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21章:渭川千亩

既然对方刚刚没有对杜星晴下手,那么他也就不用担心天网的人对杜星晴下手了。不过也不排出这么对方给自己心理上留下的一个阴影。所以,在走之前,他已经给暗组的人打了电话。让对方过来接手,保护杜星晴的安全。

“是!”两名保镖架起躺在地上的薛莹走进了房。

这一点,就是景炎也不知。

于是……在顾千城的“鼓吹”下,秦殿下和暗卫一起,开始艰难的挖路之旅。

他和景炎都是大秦皇室后人,他们就是再恨这个国家,也会谨记先祖打江山多么不易,就是再恨也不会毁了这个国家,不会背叛这个国家。

他虽然骄纵,可却有小聪明,知道这个时候只有他,可以状着年纪小跟过去,回来告诉父亲。

看在自己疏忽的份上,顾千城主动上前,一脸笑容的道:“殿下,你来了。”

要知道,秦云楚会有今天,说起来还是和顾府有关。秦云楚以前从不去花街柳巷,自从在顾府被吓了一次后,那方面有点不行,才开始寻花问柳,惹上这风流病。

“你不知道?”秦寂言以为顾千城逗他玩,更不爽了。

顾千城心中的小人,此时正狂笑捶桌。

这样的事发生一次后,景炎就直接把他的亲信全部打杀,一个不留,所以他去景园找顾千城,也只能带几个官差,而拿不出更多的人。

“顾千城?又是她?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司徒公公的解释合情合理,可老皇帝心里仍旧有芥蒂,他总觉得寂言与顾千城之间不一般。

五皇子在两位兄第献礼后,送上自己手抄的经书。

这并不是夸大其词而是确有其实,一个喷嚏足也能让风向与气流受到影响,而那一刹那的影响,就足已引起雪山崩踏。

就算他用武力坐上皇位,天下人不会同意,文武大臣也不会接受。更不用说,他不是顾千城,他要兵变,言倾不会帮他,顾承欢不会帮他,封似锦不会帮他,秦寂言也不会对他手软。

轻轻叹了口气,顾千城也没有什么可以伤心,只是感慨一句罢了。毕竟,和以前那个小可怜相比,她宁可做现在这个随时会被人利用的人……

早知道当时就该吃了,现在好了……

想不崇拜都难。

说完,就先一步离开,留下秦寂言一个人坐在那里捡棋子。

不过,顾千城几乎可以想到,就算老太爷说了,这份功劳也不会落在承欢和言倾身上,老太爷怕是要用别的法子取得这份功劳了。

“孙儿不敢。”秦寂言木然的低头,眼中没有一丝情绪。

贤惠这种词能用在男人身上吗?就在长生门的人,想着要如何才能阻止秦寂言和大军离开,保住北岭秘密时,秦寂言已有所行动了。

“得罪长生门,你们会后悔的。”倪月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将腰间的腰带解开,挥向蜂拥而上的士兵,一瞬间柔软的腰带,如同水蛇一般挥向上前的士兵。

收拾整齐后,秦寂言才施施然的走出来,“朕去御书房,记住,发生天大的事也不能不告而别。”招呼不打一声就消失的事,做一次就好了。

小孩儿一个人骑着马,把大腿都磨破了,站在陵园外小脸煞白煞白的,也不知是被马吓坏了,还是被陵园的阴森吓坏了。

虽然也是破了案,可和他们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三则是不准粮草,直接攻打西胡,到西胡抢粮草。

“皇爷爷看不明白我再正常不过,在皇爷爷眼中,我不过是一个宠物,你高兴的时候夸夸我,你心里觉得对不起我父王的时候,你就赏我一点东西,平时……我是饿了,还是被人欺负了,你从来都不会管我。”这些话,秦寂言以前从来不说,因为他知道说出来除了惹太上皇不高兴外,什么好处都捞不着。

皇上给先太子、太子妃拟的谥号绝不简单。而之前,皇上那么轻易,就同意现在不立千城为后,除了顺势而为外,必然也是为了这一出。

秦寂言所拟的谥号,有许多是先太子不曾做过的事,而且与太上皇对先太子的评论相背,这个谥号一出,太上皇怕是先会气炸。

封大人见秦寂言心意已决,只得领命退下。

圣旨念完,众朝臣已不知说什么了,一个个面面相觑,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用这种方法抗拒秦寂言颁发的圣旨。

“圣上,这……追封的旨意是不是太过了?”有老实敦厚的大臣,冒出头。

“行动。”领头的暗卫手一扬,就从油纸布里取出一个火药包,引线一点,啪吱啪吱的火花闪过,却因为寒风太冷冽,也就没有传到天牢官差的耳朵里去。

“救人要紧。”暗卫进来后,没有看任何人,而是直接冲进最里面的那一间牢房,低声响了一句:“殿下。”

几个暗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默契的决定,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今天发生的事告诉秦殿下,他们就当作什么也知,先把顾姑娘送回京城再说。

说完,不等顾千城反应过来,就跑去砸第二座,第三座殿……

这笔银子,对于顾家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

蜘蛛女在前面引路,“圣女,这里我曾经到过,原本两座山都有阵法保护,没有人带着,外面的人进不来,我倒是知道原来的路,只是现在山塌了,也不知原来的路还能不能走。”

顾千城满头黑线,深知自己说错话了,朝秦寂言傻笑一下,秦寂言被她看得没了脾气。

顾夫人与顾承志,也被女尼扎了针,两人慢慢地恢复了过来,只是脸色像是白纸一样难看,身子止不住的哆嗦,想要指责虚庾庵的尼姑,却说不出话来。

“有你这句话,我便没有后顾之忧。”秦寂言语气轻柔,可目光坚定,“千城,……”正想再说什么,可马车却猛地往前一栽,嘎吱一声了停下来。

顾千城扶着封老爷子,惊慌失措的哭喊道:“老爷子你没事吧?您千万别吓我呀,您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封大人和似锦交待,老爷子,老爷子,你快醒醒呀。”

“醒过来?”太上皇冷笑一声,“顾千城,朕一直都知道寂言器重你,朕今天到要看看,没有封老爷子帮你,你说你要怎么阻拦朕出宫。”

可是,子车能想到的问题,秦寂言会想不到吗?

他一直在想要如何安排风遥。凤家有凤于谦在,风遥就不可能再领兵权,之前他想过让风遥掌锦衣卫,可还是觉得不够,锦衣卫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机制,风遥在锦衣卫也发挥不出多大的价值。

或者说,子车一直在防备秦寂言染指暗风楼。要不是这样的话,子车也不会等到现在才说出暗风楼与暗风剑的事。

又怕秦寂言一出事,他手中的兵马会暴乱,不管不顾的杀过来,毕竟和秦寂言的命相比,这一城的百姓都不算什么。

别说秦殿下这方的人,就连赵王身边的幕僚亦是一脸不安,“王爷,这么做我们的名声可就坏了。”

赵王不知,他口中不死也残的唐万斤,此时正完好无事的躺在营帐里,一脸厌恶的吃着顾千城的所说的补血大餐。

“我相信自己的判断。”顾千城毫不犹豫,将手按下,根本不听长生门的人劝说。

仔细看,会发现这把刀,就是封老爷子送给顾千城的那一套,被顾千城命名为柳叶刀的飞刀。

右手挥空,顾千城左手上不知何时又多出一把小刀,在两个打手后退的睡间,顾千城左手往前,将刀子捅向对方,只可惜距离太远,只是划破了对方的衣服……

真得好不甘心。

结果,不知是顾千城太用力,还是风遥坐的位置太好,顾千城明明没用多大的力气,风遥却因为这一脚而滚了下去,因为他身侧是一个斜坡……

重重的一咬唇,闻到了嘴里的血腥味,顾千城才回过神,带着无法宣泄的愤怒与杀意,再次回到被烧成废墟的别院。

顾千城知道,自己用这种诡异的手法,将这马安抚下来,定会引起众人的怀疑,可她此时没有别的选择,秦寂言不送她回去,她就得自己回去,骑马是最好的选择。

秦寂言想不通,索性便不想,凤于谦过几天就要去军中历练,焦向笛这段时间,一直在准备科考一事,三人许久不曾碰面,秦寂言便借着为凤于谦饯行的由头,把两人叫来小聚。

凤于谦一脸得意,焦向笛却气得咬牙:“你这是什么鬼主意,要娶妻也轮不到我,殿下年龄也不小了,皇上前段时间还在催殿下早日大婚,殿下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妻?”焦向笛揍了凤于谦一拳,便看向秦寂言……

摄政王眼带精光,笑咪咪的看着秦寂言,好似自己只说了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

“你确定你没事?”秦寂言很怀疑……

秦寂言连忙问起正事,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

就这么一抱,她发现秦殿下居然——有反应了。

“怎能不顾忌你。”要是不顾忌顾千城,他在了解江南的情况后,就不会贸然潜入,而是会等,等凤于谦带兵过来。

“这有什么关系?”秦寂言当然也忌讳大年初一死人,可前提是死的人与顾千城无关,要是死的人会影响顾千城,别说大年初一,就是大年三十他也不在乎。

“还有下次?”啪……秦寂言又打了一巴掌,虽然隔着衣服,可那清脆的巴掌声,还是叫人讨厌。顾千城咬着唇,委屈的道:“能不能不打屁股?”

“好啊,只要你有那个能耐。”秦寂言应的爽快,极尽蔑视之意。

秦寂言点点头,转身欲走,可就在此时,一个小土丘悄无声息的朝凤云霁的棺木移动。

“蠢货。”老太爷一脸失望的看着顾家大老爷,忍不住叹息。

猪头六在外面绕了几圈,没有发现异常,终于安心了,“兄弟们,走……回寨子,好酒好吃摆上来,我们压压惊。”

“不好了,不好了,朝廷的兵马上山了。”

小雪貂压根没有功夫理会顾千城,小眼睛被金珠吸引了,好多,好多玩具呀!

秦殿下大方的许诺,可是……

“我们快点,在皇宫里他们不好动手,可并不表示出了宫,他们还不会动手。”难保北齐太后反应过来,拿下他或者顾千城,好交换乌于稚。

秦寂言要是不同意,他也不敢和原计划一样,强掳秦王……有顾千城放话,顾承欢就知道,除非他真得要死了,不然一定不会有来救他!

“能证明什么?证明我不是靠家中庇荫?”言将想到自己在军中,听到最多的就是他有一个好父亲,他有一个好出身。无数人在他背后说,如果他没有一个好的出身,他绝对没有今天的成就。

要知道,上次一战,他们还没有打过瘾,赵王就跑了。

“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她十五六岁时,没有这样的心机,也没有这样的本事。

顾千城一看,就知秦殿下傲娇了,笑着道:“知道你能厉害,怎么可以拿他们和你比,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的。”顾千城将手中的山楂汁递到秦寂言面前,“来,奖励你的。”

“殿下,你实在太好太、大度了,呜呜呜,我以后再也不犯了。”顾千城长松了口气,为了哄住秦寂言,顾千城大出血,扑上前,搂住秦寂言的脖子,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响亮的吻。

顾千城知道,承意回来肯定要先去老太爷那,她并不着急,安心地在院子里等着,本以为要等上一段时间,却不想不过半个时辰,顾承意就来了。

秦寂言在老皇帝眼中是孤身去江南,他不可能回京城把亲兵带走,除了暗卫外秦寂言只把子车带走了。

北齐人少,有老天爷的因素在,可更多是人为。无论是大秦还是西胡,都不会允许北齐马兵众多。

京城就这么点大,很多事放在台面下的事皇上不知,可这些人却多少会知道一些。就算不知也没有关系,捏造罪名,含沙射影会不会?

他知道人无完人,可这些人作为大秦的官员,作为大秦的栋梁之材,他们背后不堪的一面,着实是让他开了眼见。

“臣惶恐,肯请圣上恕罪。”众大臣齐齐跪下,心有不安。

“小姐,这是……”孙妈妈指着床板下的木盒,一脸诧异。

他就喜欢听话、受教又不聪明的孩子。

老爷子连自己亲生孙子的人生都不干涉,又怎么会干涉顾千城的人生。

“可是不对呀,真要是有大人物来,怎么没有禁军开道,这身后跟的就十来个官差,这哪里是迎接大人物?”

“凭什么?你又没有给我好处,我为什么要让朝廷少收你的银子?”顾千城说得直白,君亦安气得更狠了,“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她给的中风药不是好处吗?

现在,少要药王谷的银子,就是要得罪能到分银子的人,这种事顾千城是不会做的,至于旁人会不会做,那就与她无关了。

赵王年纪渐涨长,常年征战身上有许多暗疾,这一次受伤将诸多暗疾引发,需得调理很长一段时间。

“嗯。以疲对逸,我们撑不了几天。”这三天,他们连睡觉都无法安稳,每每刚合上眼,就会被刺客惊醒。

面对顾千城,他的自制力真得是越来越差了,也许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他和顾千城之间已没有什么障碍,他很快就能娶她,所以也就不再克制自己的感情。

有一份足够了!秦寂言可以在景炎面前,嚣张的说他输了,可他却无法说自己赢了。

明明该是狼狈逃跑的那一个,可秦寂言却没有一丝紧张,半躺在小舟上,惬意的看着不远处的火海……

顾千城起身欲走,顾承欢飞快地攥住她的衣摆,“姐姐,不要去查。我说,我全说……”

顾承欢不是一个没有成算的人,相反他很细心,奈何他这次遇到专门找他麻烦的人。

“小的明白。”这事不用吩咐大管家也会办,“要不要告诉老太爷?”

顾千城大步往外走,对跟在身后的大管家道:“准备马车,我要去六扇门。”

既然可以肯定顾千城中了择子,子车哪里还敢把老管家给丢了。

暗卫上前,在子车身上点了几下,力竭而昏迷不醒的子车,立刻惊醒。而他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握紧手中的刀,朝面前的人出手。不过,在看清面前的人后,子车生生止住了攻势。

秦寂言不是不懂世事的天真皇子,他很清楚人贩子是什么,更清楚落到人贩子手里的人有多惨。

是的,长生门的人仗着武功高强,并不把皇城普通守卫放在眼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直接杀进京城,杀进君亦安住的地方,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君亦安带走了。

“长老有令,命你带人去炎灵城协助我门中人完成任务。”长生门的人知道君亦安对秦寂言的惧怕,自是不会告诉她,她要去拦截的人,是秦寂言与顾千城。

收到君亦安信函的人,有九成都应了下来,就算不是自己亲自前来帮忙,也派来手中得利助手帮君亦安一马。

“祖父,父亲,你们陪了我大半天也累了,你们先去休息,等太医来再过来就好了。”顾承欢体贴的开口。

“太医呢?怎么还没有来?”顾千城问道。

“小的这就去。”大管家松了口气,转身欲走,却被顾千城叫住,“慢着。大管家,你可知承欢因何受伤?”

顾千城发现秦寂言不自然的停顿,只当他为大事忧愁,并没有多想。这个时候说功成名就的事还早,顾千城自然的转移话题,把话题继续扯到神女塔的案子上。

“把人带回去好好问清楚,本王不希望再有一次。”

半个月,正值北齐对景炎发起猛烈攻击之际,长生门的人悄然出现,趁战乱将倪月带走了!

半个时辰后,结果出来了,圣后请秦寂言一行人登岛。

毕竟是孤身一人,而且还睡在树上,顾千城睡得并不安稳,天不亮就醒了,而且全身酸痛到不行,胃一阵阵抽痛,显然是饿得不行。

简单的收拾好自己,稍稍恢复了力气,顾千城便开始设陷阱逮猎物了。

秦寂言理都不理唐万斤,端起手边的药茶,慢慢的饮着,眉眼间少了往日的冰冷与杀气,多了几丝脉脉温情。

他夫人,就是这么有魅力!

“小二怕出事,把掌柜请来,合将门撞开,就发现木森躺在床上,进去一看才发现木森早就死了,尸体都冰冷了。”

“战场上确实不安全。”秦寂言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两人在设想,那些干尸是怎么放进去的?

一路上,顾千城想了许多可能,可最终又被自己推翻了,直到抵达城门口,顾千城也没有想出,把完整的尸体塞进坛子里的办法。

小神女像的眼睛雕刻得同样活灵活现,能让看得人痴迷,可却没有神女像那种蛊惑人心的催眠力量。

看样子了,他费些力气救人也是有好处的。

封似锦只看了一眼,便收回眼神,垂眸道:“过不了两天,朝臣就会上折子,请皇上立后,采选秀女充盈后宫。”

一干大臣看到这一幕,有不少人酸溜溜的道:“封大人可真是能干,之前得太上皇重用,现在又得皇上信任,真正是叫我等羡慕不已。”

秦寂言这个时候离京,绝对是冒险的行为。要不是周王与荣王世子被抓,他们的势力被制住,秦寂言这次说什么,也不可能丢下这一摊事离京南下。

明显,老管家手上还有可用之人。

“娘娘着了人家的道,这伤很严重,怕是要毁了。”顾千城虽然不喜欢顾贵妃,可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顾贵妃现在倒了,对她没有什么好处。

“她自己亲口承认的,要不是这样,本王也不会想到,她居然会是杀人凶手。”秦寂言靠在椅子上,右手撑着脑袋,显然也是头痛了。

三神汤和辟秽丹还算冷门,苏合香丸就没有什么,这东西药店就有卖,有解郁醒脑的功效。

这也是为了核对尸首,以防被人调包。

解剖比杀人血腥多了,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

顾千城尽到了提醒的义务,秦寂言不领情,那就不是她的事了。顾千城拿刀,从胸部切开,尽量不伤及肺腑,至于刀口、方位什么的……

“啊……快跑呀,快跑呀。”

“咳咳……”顾千城轻咳两声,见秦寂言仍旧没有反应,笑着打趣道:“圣上这是怎么了?嫌我没有给你了行礼吗?”

顾老太爷的反应,完全在顾千城的意料中,顾千城并不失落,一脸淡然地站在原地。顾老太爷满意地点了点头:“千城,你回去好好休息,等身体养好了,再来给祖父请安。”

其中的猫腻老太爷自是知晓,只是顾千城没有咄咄逼人,他自是不会主动问起。

要有的话,他们也不用喝蛇血了。

被秦寂言这么一提醒,顾千城也想到了,惊讶的道:“那株草?”两色相互交缠在一起,虽然不是什么龙草凤花,但要是能结果,叫它龙凤果也算合理。

武家那群女人确实十分想呆在京城,可顾千城不认为,武毅也如此。

凭他手上这些人,别说赢得此战,就是能平安离开都是难事。

就好比,丢下大军离开的人是他,顾千城并没有做什么,所有的后果他会一力承担,与顾千城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