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33章:材优干济

“崔二公子,你要知道,我和八皇子来要听的不是这些,而是来看望三公子的病,皇上十分担忧,我二人必须赶快回去交差。”秦浩冷硬地道,“你要知道,你和令弟身上都流着一半吕氏的血脉,也算是皇上的亲族,这件事情可不是崔府一家的事儿。”

谢芳华伸手抱住他的腰,将自己偎进他的怀里,哽咽地摇头,“还没有。”

谢芳华将钥匙在手中把玩了一圈,收了起来,也放下书,出了房门。

一群人浩浩汤汤进了落梅居。

听言躲在门口看着他家公子的表情,想着若今日来的人不是与公子交好的几位同窗,他的剑怕是早就挥过去了。听音在公子心中的地位他这些日子早看清了,接受了,更习惯了。

“那他也是北齐人”侍画面色一变,“既然如此,小姐还让他入南秦的朝中他一直在京中,京中发生这么多事儿,难保不是他暗中联合背后之人”

李猛又派人立即回临汾镇调遣一队人马,同时又派人去医馆请了几名大夫前来。

“让他们先退下过两日我上朝后,你再安置,这两日你陪我。”秦浩又吻住她,不容她反抗,进了内室,便将她放在床上,压了下来,挥手同时落下了帷幔,开始脱卢雪莹的衣服。

半个月后,秦浩热度依然不减,可是卢雪莹的葵水来了。

本来很多人都知道卢雪莹是喜欢秦铮,秦铮厌恶,推给秦浩的。都等着他们大婚后看好戏。可是这样一来,根本就看不到好戏。人家夫妻和美,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皇上早先便说过,以忠勇侯府的能力,私下里神医不知道请了多少,怕是都请遍了,这绝顶神医恐怕真是不好找。”左相接过话道。

她膝盖刚弯曲下去,皇上便摆摆手,和颜悦色地道,“华丫头免礼吧”

爱一个人,入骨溶血,便是这般吧。

郑孝扬立即重重地点头,“放心吧,我将他手拽断了,都不松开。”

谢云澜不看他,继续看着前方道,“皇后怒闯金殿,以死相逼,右相从中求情,最后被废黜皇子身份,贬到漠北无名山。恰逢无名山被毁,他趁机落脚在了漠北军营。”谢云澜又道,“两国边境多年未起纷争,今年除夕之夜却是大动干戈。但不说起因如何,只说结果,就是四皇子一己之身,平息了两国边境纷乱,立下了大功,皇上恢复其四皇子身份,应诏回京。”

“我如何相信你?毕竟只有你们在这里,四下没有别人。”孙卓又道。

京兆尹到了马车前,惊呼一声,“这是何人和老太医有仇?竟然一刀毙命?”

她注定两世都得不到父母的疼爱。

谢芳华回头瞅了他一眼,和她年岁差不多的少年冻得哆嗦地说着话。

谢芳华将早先煎好的药倒了一大碗递给他,不得不说他来得可真是时候,这药如今不热不冷,正好喝。本来她想着他既然睡了就算了,反正脑袋磕了个包而已,也不是大事儿,明早再喝药也没什么,不喝也死不了。可是人家既然追来了厨房,当然要满足他。

谢芳华往前面又递出了一截。

门房给他打开门,他往里面走,看到英亲王书房的灯亮着,不由问,“父王还没睡?”

那三个人等着她回头,等了半响,不见人家转过身,只看到一个背影,只觉得分外窈窕纤细,身穿绫罗绸缎下厨也不觉得沾染油烟气,不由更是好奇。

所以,随着皇子成年,皇上日渐变老,朝中的各府邸官员和所在的官职便敏感起来。

燕亭顿时意会,嘿嘿笑了两声,露出了解的表情,“你放心,我不会打你的听音的主意。她不过是个闷葫芦而已,也就你喜欢。我不会喜欢她的。”

郑译愣了愣,笑了笑,也移开了视线。

不多时,听言搬来了两坛酒,一群人围坐在桌案前。

“你说得对,你爹还没从宫里回来,他回来我就告诉他。”英亲王府拍拍她的手,“你回去吧大公子这一起子事儿,我懒得操心,只要你和铮儿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秦铮此时也早就惊醒,皱眉睁开眼睛,也看到了两只大毒蝎子,他脸一沉,“这可真是连一块清静的地方都没有

有一群姑子正在断断续续地哭,也有一群护卫正在从废墟中挖出老尼姑的尸体。

大长公主点头,“是啊,我昨日睡得沉,也没听到什么声音。”

大长公主拉过谢芳华的手,拍了拍。

“娘?”金燕看着大长公主,“我被入梦……”她刚想冲口而出,又立即改了,“我被梦魔,这其中定然是有人背后……”

谢云澜和谢芳华轻装简行,纵马驰出小镇,径直向丽云庵而去。

英亲王妃将手递给谢芳华,谢芳华顿了一下,一手拿着篮子,一手上前轻轻扶了她。

...回到御书房,见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从今日起,李沐清监国,郑孝扬掌管兵部粮草,英亲王、左相、永康侯共同辅政,朕要去漠北。 不准抗旨。”

郑孝扬见李沐清点头,也跟着点了点头。

郑孝扬得意地哼哼了两声。

半个时辰后,小泉子气喘吁吁地带着李沐清和郑孝扬进了皇宫。

“没想到秦铮这个混账连你也瞒着。还有华丫头,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给我们捎句话回来?”英亲王妃有些生气,“这两个孩子,真是不像话。”

半个时辰后,上了山路。

秦铮看了他一眼,冷笑,“你在这军营里坐镇,竟然还让人悄无声息死了?是不是有点儿可笑?”

“这些案子,你确定都交给我破?”秦铮又挑眉。

秦钰看了谢芳华一眼,道,“你的身边有个神医,除了会医毒之术,还比仵作都会验尸,聪明果敢,心智超群。这些案子就算给别人,别人破不了,恐怕也要请你和她帮忙。请不动你,只能是停滞不前。可是这些案子容不得停滞不前,必须破了。尤其是如今还死了刑部的韩大人。若是案子破不了,这些事情发生在军营,那么三十万军心不稳,日夜恐慌,再有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间房间陈设简单,屋中有些清凉,虽然打扫得干净,但显然是好久不曾有人住过。

“好!”谢芳华点头。

小童点点头,“是的,不止我亲眼所见,院子里的小厮们也是亲眼所见。若不是我一直没离开公子,我还以为公子已经换了一个人了。”

谢芳华道,“就是让背后之人疯狂出手,只有他们出手,我们就除之后快。”顿了顿,她道,“这里是南秦京城,是世代秦氏皇朝盘踞的地盘,也是谢氏盘踞的地盘,难道还怕了区区背后扎根的北齐暗桩和背后算计之人就算他们再厉害能在重重围困下,做什么”

“我既然接手谢氏暗探,就会重新整顿。”谢芳华道,“几百年来,北齐顺着丝线,

秦铮听罢,气忽然消了,笑道,“我倒觉得这桩事儿你没做错,他是该有个女人了。”

秦铮哼了一声,“你以为呢”

秦钰伸手往上拢了拢外衣的领子,慢慢地道,“小气什么不就是一件衣服朕为你的女人没少操心,穿她亲手做的一件衣服你也舍不得难道将来你的孩子出生,不让他管我叫叔叔了你能撇开关系”

秦钰忽然道,“小泉子,你说朕是不是很没用”

马车顺着秦铮的意思,没直接回英亲王府,而是来到了右相府。

秦铮扬眉,看着右相夫人,慢悠悠地道,“夫人怎么这么激动我与右相府无怨无仇,闹腾什么自然是为了看车。”

郑诚咳嗽了一声,“叔叔多年未来京了,顺便来看看。”

秦铮“哦”了一声,“我听说今日右相府极为热闹,最出彩的当属荥阳郑氏的大公子了,今日护弟贤良敦厚的名声怕是传出京外了,假以时日,天下颂扬。怎么不见他”

李沐清这时走上前来,上上下下扫了秦铮一眼,对他询问,“刚从皇宫出来”

李沐清笑了一声,“那辆车不如就送你了。”

英亲王妃伸手握住谢芳华的手。

谢芳华揉揉眉心,看了一眼窗外,雨下了小了,夜风吹打着窗子,由窗棂的空隙飘进来,室内也有几分寒凉,她道,“救月落,也许是月娘自己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毕竟是她的亲弟弟,也许是言宸传出的消息,毕竟她带着天机阁的人出现,天机阁一直以来,除了在京中的人外,外面的人我都是交给言宸的,另外,平阳城是云澜哥哥的地盘,他盘踞平阳城多年,也许是他,从他那里得到的消息,不想出手,所以,安排了月娘。”

秦钰轻哼一声,“今日的药按时喝了吗身体可有不适”

“一切进展顺利,卷宗重新做了整理,京中人口重新清洗登记,那一百三十二人也在做进一步的彻查。三日的时间应该够了。”秦钰道,“毕竟,京城是最大的后方,是我南秦王室的根基之地,再不能重蹈覆辙,在天子脚下,被动至斯。”

“你这些时日,已经够累了。”谢芳华无奈地道,“我又不是瓷娃娃,哪就不经风雨了”

“不去!”谢芳华摇头,她没心情。

金燕又低头挑选,不一会儿,又看中了一支朱钗,询问了谢芳华意见,谢芳华点头,她让掌柜的给收了起来。

看过了首饰,又走到胭脂水粉处,金燕挑了七八盒,谢芳华也选了两盒。

    谢芳华无意识地点点头,向外走去。

    谢芳华看着他的模样是不会说的了,她脑中想着到底是什么病使得浑身气息乱窜,倒像是练功走火入魔。但又像是中了某种毒。一时间,她猜测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谢芳华还没再反驳,此时风梨已经二人拿了一只空碗来到。春花顿时上前一步,夺过空碗,用手指甲划破了手臂,鲜血滴在了碗里。

    谢云澜本来昏迷着,但血刚到唇边,他猛地皱眉,头一偏,躲开了,此时也醒来,眼睛睁开的一瞬间是红紫色的,极其锋利,沙哑地怒喊了一声,“赵柯,你竟然敢……”话音未落,他便看到了谢芳华,顿时住了口。

听言立即应声,跑颠颠地去了。

秦铮歪在谢芳华早先坐的那把椅子上,见二人进屋,没什么情绪地摆手,“都扔了吧!今日不煮酒了,睡觉。”

“这下面的方盒是王妃命兰妈妈给你选出的两套首饰,也命我一并带来了。”翠荷掀开衣物,露出下面的一个精致的方盒,她轻轻打开,里面珠翠首饰光华宝鉴。

“荥阳郑氏太远了。”大长公主道,“郑孝纯是敏夫人和右相夫人看中的,她们二人眼光毒辣,相中的人自然错不了。我便没细问。”

英亲王妃点了点头,与谢芳华一起随右相进了屋。

右相夫人一听急了,“容貌好坏对女人来说,有着天大的干系,你若是不好好诊治,这一辈子就毁了。”话落,她一改早先的怒气,求谢芳华,“小王妃,别听她的,快帮她诊治,若是能恢复她容貌,你的大恩右相府永远铭记。”

谢芳华对金燕点点头,金燕与她一起走了出去。

右相说他不是为了南秦皇室帝王,是为了谢英和崔玉婉,敬佩那二人大义,也是事实。

谢芳华惊异地看着她,“没想到你答应荥阳郑氏是为了这个打算。”

谢芳华看着她身影走远,烈日打在她的身上,她后背挺得笔直,脚步稳重,一步一步,隐隐透出骨子里的决心和坚毅。直到她走得没了影,她才收回视线,没急着离开,慢慢地坐下身。

出来怕是就难了

谢墨含求之不得,对秦钰说了一声,见他没有不满,含笑点头,他也出了荣福堂。

侍画、侍墨拿着鱼去了厨房。

谢芳华听得清楚,脚步猛地一顿。

谢芳华一直知道皇上肯定不会放过清河崔氏这一块肥肉,但是却没想到他大笔一挥却布了一个这么大的局。出手迅速果断。先是提拔了母族吕氏的吕奕封为安平将军,然后又派崔意芝去迎四皇子秦钰,将吕氏和崔氏借由崔二老爷续娶的夫人和她的儿子崔意芝给串连了起来。以此拢住吕氏、崔氏。

秦铮冷笑了一声,“观音庙的妙音还真成真观音了。”

不多时,谢芳华穿戴妥当了,回转身,见他也已经打理好,往日鲜衣华服,凭地有一股张扬。今日月白织锦,致尊贵。她咳嗽了一声,移开眼睛,见他没打有出去的打算,则绕过他向外走去。

“想休息几天就休息几天。”秦铮道。

水来。”

不多时,秦铮便将谢芳华一头青丝绾在了头顶,拢起了高高的云鬓,然后,他打开梳妆台上的匣子,从里面挑选了两件首饰,给她戴上,之后,看了一眼镜子中的她道,“好了。”

秦铮撬开她的贝齿,吻她,呼吸微微浊重,“别胡思乱想了,你再这样乱想下去,那些苦药汤子都白喝了。身子什么时候能养好?”

“嗯?”谢芳华看着他,“为何?”

谢芳华想了想,对他道,“我的确身体不适,不便进宫,推了吧。”

“滑脉,即脉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谢芳华解释,“你慢慢地依照我说的,仔细地感觉,是不是这样?”

秦铮敏感地感觉到她依偎依靠的温暖的柔软的动作,脚步猛地一顿。

英亲王点点头,看着秦铮和谢芳华,眼中有感慨,亦有喜庆之色。

大婚,礼成,从今日起,从这一刻起,他们就是夫妻了

“好”程铭的声音最为高,紧接着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