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36章:品头题足

“时辰,你怎样”林逸神情凝重,问出一句。

当然,有他在,他是绝对不会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的。

不得不说,夜无痕的确够阴险,给他出了一个难题,若早知这样,他还不如一进来,就选中了,到时候,他可以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直接的带她离开。

只是,夜无痕对于她的恨意,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慢慢的说道,“对了,本王知道,你很想嫁出去,那本王就成全了你。”

其它的人,都是纷纷的愣住,一时间根本就反应不过来,这王妃一会儿就好好安顿这个女子,一会儿又说要打掉她肚子里的孩子,王妃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呀?

不忍看到他的自责的样子,不由的低声劝道,“这怎么能是你的错呢?怪就只能怪那人太狡猾,太狠。”

只是,他在那样的情况下,得知了她怀孕,不但丝毫都没有怀疑她,而且竟然还对她说出刚刚那样的话。

但是,另一方面,却更是恰到好处的解释了凤阑绝与蓝城之间的关系。

上官云端便先去太上皇的寝宫,陪了他一会,然后去看了看皇后跟凤忆希。

若是那女子的出现,就是为了让她误会,那她自然不会上她的当。

当然,她到底想要睹什么,也只有她自己心中知道了。

若是皇上在这个时候,派兵去杀了桐城的百姓,不但镇压不住那些百姓,只怕会让全凤月国的百姓心凉,到时候,只怕会引起更大的暴乱。

“哦,原来是岚儿捐了一百万两,难怪,难怪,也就是说,那些百姓只捐了十几万两。”刚要翻开帐本的皇上听到蓝岚的话,手便微微的顿住,双眸转向蓝岚,一脸欣喜的说道。

那个女人,竟然这般的一口回绝了她,真是太可恶了。

这个皇上,根本就没有一点身为国君的样子,不管百姓的死活,只知道自己享乐,这种时候,为了一个公主竟然这般的浪费。

毕竟,上官云端离着她还是有些距离的,而因为身份的原因,上官云端的桌子又比她的矮了一些,所以,她的身子,此刻正微微的向前倾着。

三天后,迎亲的队伍果真如期到了。

而且就算真的被发现了,他还是要跟着,他就不信,她还不回家了。

“那是你定的,本王可没答应。”夜无痕的眼角都没有抬一下,说出的话,更是让皇上气结。

“各位夫人,请先在大厅等一下,奴婢去通知小姐……通知王妃。”月儿小心地说道,想到小姐睡到现在还没有起来,不由的暗暗着急。

“皇兄,你还愣着干嘛,我告诉你呀,现在的凤忆希跟两年前可不同的,所以,这件事,你最好是事先跟她说一下,免的又像上一次在大殿是那样,遭到她的拒绝,到时候,事情只怕就不好收场了。”蓝岚看到蓝魅辰有些犹豫的样子,不由的再次急声说道。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两年前,不理会她的心情与处境,毅然的悔婚,今天,竟然又不顾她的意思,再次的来正式的提亲?

或者,这两年的时候,她对他的爱真的已经变了。

他无法接受她这样的拒绝,而且还是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或者说,在他的心中,是害怕,她真的如同她自己说的那样,已经真的将他忘记了。

飞赢快速的向前,紧紧的扣住了侍卫意欲扶上脸的手。

此刻,他的声音比起平时,更多了几分冰冷,想要害他,就要负出代价。

上官凌雨只怕就是认准了这一点,所以才在这个柜子下面挖了这个洞。

这上官凌雨真够毒的,给她下了毒,已经让她的全身不能动弹了,还点了她的穴道,让她不能动,不能说话,分明是想把她活活的饿死在这儿。

这是当年他送给鸾儿的,而且是他亲自给鸾儿戴上的,她回来的时候,在鸾儿的身上并没有发现这根链子,原本以为,已经不见的,没有想到。

王府书房中。

“现在关键不是你相不相信她的问题,而是你应该怎么做的问题。你不做,怎么知道不可能?”秦思柔再次微微的白了他一眼,有些郁闷地说道。

“喂,你的男人去抢亲,你看我做什么?难不成还想让我帮你拦住你的男人?”叶寒眉角微挑,略带嘲讽地说道,只是眸子深处,似乎隐隐的闪过了什么。

哼,原本,她还不想去的,但是听了老夫人的话后,她倒是偏偏要去,怎么着,也去看看这人中龙凤是什么样子,双眸微抬,对上老夫人脸上的嘲讽,上官云端微微一笑,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配不配由我说了算,说不定绝王最后选的人恰恰就是我呢?”

虽然此刻她是对上官凌雨说的,却是明显的故意说给上官云端听的。

原本坐在另一边的几组人,也都听到了上官凌雨的话,也都纷纷的惊住,脸上纷纷漫过担心。

夜无痕直直地望向叶寒,眸子微微的眯起,似乎真的想要把叶寒给扔了出去。

“你?你们?”凤阑锐此刻也意识到了自己目前的情况,知道这一次,自己只怕是逃不过了,脸色猛然的一沉,一脸阴狠的望向凤阑绝,狠声道,“凤阑绝,你够狠。”

而凤阑锐的性格便愈加的孤僻。当年,凤阑锐已经有十五岁了,所以,太上皇便给了他一个王府,让他搬出了皇宫。

毕竟刚刚所有的人,都被她的举动惊滞,凤阑锐这个时候逃走,是完全有可能的。

守在外面的侍卫,听到太上皇的命令,也纷纷的向前,围向凤阑锐。

像夜无痕这样的人,如何容认身边的人的背叛?

而且,二夫人的意思明显是想让他去玷污了娘亲的,但是,他为了二夫人,为了对自己感情的忠诚,竟然没有起丝毫的邪念。

这么多年,他真的累了,人累,心更累,或者说,心已经死了吧。

那个男人微僵了一下,唇角却似乎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望向她手中的匕首,喃喃低语道,“这把匕首是我送你防身的,没有想到,竟然用在我的身上,好,真好,终于可以结束了。”

所谓的墙头草两边倒,只怕就是他这个样子的,刚刚还一心向着丞相,如今夜无痕来的,便立刻倒向夜无痕了,毕竟丞相再大也大不过王爷。

上官云端也是暗暗惊滞,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哼,绝王要本相拿出证据,她是傻子可是众所皆知的事实,这事实摆在眼前呢,还需要什么证据。”丞相却仍就清楚此刻的凤阑绝的可怕,还正在暗暗得意着呢。

凤阑绝却没有给他半点回旋的余地,一口回绝了他的求和。

上官云端微愣,却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很显然是想这次机会除去丞相,想要为她的爹爹出口气。

“对他,我需要有什么计划?我的计划,哪一次,在他的面前不成了泡沫。”女子红唇微动,再次慢慢的开口,这次的声音中似乎多几分自嘲,不过却随即一脸骄傲地说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他知道,这个世上,只有我才配的上他。”

更重要的是,主子对绝王的一片痴心,从见到绝王的第一眼,便发誓一定要嫁给绝王,只是绝王却一直都避着主子。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让她离开。

“恭喜,恭喜,一切正常,没有想到凤阑绝动作还真够快的。”叶寒直起身,先应该是对上官云端恭喜,然后还不忘记戏谑两句。

果然,皇后听到他的话,微愣了一下,不过,却随即再次笑道,“呵呵,那是自然,若是他不赶回来,本宫这个做母后的都不会放过他。”

上官傲天一脸的担心与着急,转向夜无痕,急声道,“王爷,云儿思想简单,是绝对不会杀人的。”

上官云端径自上了床,慢幽幽的躺了下来,只是手中的匕首,却一直都抵在南宫雪的脖子上。

她亦是如此,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棋逢对手的较量才是真正的较量。

她与他见面时,毕竟是晚上,看的不太清楚,而她一直都蒙着面纱的,只露出眼睛,南宫雪的眼睛与她又有几分相似。这个迷雾弹应该可以用,当然,她还需要做一些必不可少的铺垫。

这有可能是那个女人的金蝉脱壳,也有可能是她的调虎离山,当然也有可能她真的是南宫家的小姐,只是吩咐丫头出去买东西。

众人听到那个女人的话,这才又记起了上官云端曾经被休的事情,再次望向上官云端时,又都多了几分犹豫,一个曾经过嫁过人,而且还是被休了的女人,的确是配不上他们的绝王。

众人纷纷的沉默不语,这里面很多是已经嫁了人的,在这种以男人为尊的社会中。

她的眸子再次望向上官云端时,多了几分明显的狠绝,都是这个女人,若不是这个女人的出现,绝就不会这般的对她。不过,她在瞪了上官云端一眼后,双眸便快速的垂下,更快的隐去了眸子中的阴冷。

只是,蓝岚听到凤忆希的话,再看到凤阑绝的表情,脸色却是更加的难看了几分,大约也知道凤阑绝猜到了她的心思,不由的暗暗懊恼。

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女人。“先进宫。”上官云端被自己脑中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来不及多想,便急急的喊道,此刻,比起那皇位的问题,她更担心太上皇的安危。

“要不要问一下他们?”叶寒微微的靠近上官云端的轿子边,低声问道,毕竟他们是得到了旨意的,或者知道一些什么。

“不必了。”上官云端的眉头微微的轻蹙,望了那几个轿子一眼,低声回道,那几个大臣,都不是一品大臣,不是朝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而且,很显然,他们都是最迟得到消息的,所以这么晚了才急急的赶来。

“本王妃也不能进?”上官云端惊滞,只感觉心突然的揪起,心底的害怕,也忍不住快速的漫开。

从这种种的迹象来看,今天要立的新皇,肯定不会是凤阑绝,若不是凤阑绝,那就绝对不会是太上皇的本意。

直到他四十岁那年,才在朝中大臣的紧逼下,不得不选其它的女子进宫,在四十二岁下,终于有了一个皇子,就是当今的皇上。

不过,从这个皇子生下后,皇宫中,便再没有传出喜讯,再没有那个妃子为太上皇添个皇子,甚至连个公主也没有。

凤阑绝看到太上皇的表情,惊住,皇爷爷这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所以,已经没有人什么事,能够让他惊讶的了。

而他不知怎么被呛道了,突然的咳了起来,上官云端本能的便伸出手去为他顺气,只是他毕竟年纪大了,因为那控制不住的咳,脸微微的涨红,咳的更加的厉害。

“这,这怎么可能,跟绝儿没关系的,刚刚那个女孩只不过是要为太上皇顺顺气,不可能会杀了太上皇的,太上皇早就重病,那经的住那样的咳,应该是。”皇后听到二皇子的话,脸上多了几分着急,连连说道。

皇上的眸子微微的一眯,似乎终于下了决心,唇微动,沉声道,“来人,先将这个女人押……”

而且身边也没有带太多的侍卫,只有隐与素容跟在身边。

丞相让人来请王爷,定然是为了这皇位的问题,丞相大人也不敢太过明显,不敢亲自来王府,但是王爷竟然就这么把丞相大人回绝了吗?

“规矩?!规矩是死的,人也是死的吗?”凤阑绝唇角微动,缓缓的开口,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前方,脸上略略带笑,但是说出的话,却是带着几分让人轻颤的冰冷。

“请问李公子看的什么书?”上官云端神色未变,再次紧跟着问道,对李玉的话,似乎没有丝毫的怀疑与质疑。

那人为何,一开始没有动手杀她,反而要这么的麻烦呢?

上官云端也完全明白凤阑绝的意思,心中也暗暗多了几分赞赏,这倒真是一个箭双雕的好主意。

毕竟,接下来,有些事情,还需要这个丫头来配合,若是她怕成这个样子,这整个计划就无法进行。

“先前,在宴会上,有人要害我的事,你知道吗?”上官云端知道,要想让这丫头配合,必须要让她知道实情。

“是呀,欣儿姐姐说的对,这样子怎么能参加选亲呀,要不还是让她回去换件衣服再来吧。”另一个女子‘好心’的建议。

但是那个宫女却显然并不想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再次开口道,“上官小姐,我是奉命行事,请上官小姐不要让我为难,皇上与上官将军等人都已经在大厅等着了。”

她说奉命行事,但是她却知道,绝对不会是奉了皇后的命令,因为皇后此刻根本就没那心思管她的事。

当然,上官云端不知道的是,某人早就做了最全面的准备,不管她发生任何的意外,都会轻易的解决。

所以,任何人都可以不去,独独她不能不去。

既然不能躲避,那就坦然的去面对,这是她一惯的风格。

“禀报皇上,皇后,刚刚上官小姐的衣服不小心弄破了,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只是还不等皇上开口,那‘宫女’便沉声说道,却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可见,她对上官傲天的爱。

“王爷,能不能帮我一个忙。”上官云端再次望向夜无痕,脸上带着更多了几分沉痛。

“王爷,二王爷趁王爷不在京城的这段日子,已经联合一些朝中的大臣,向皇上进谏,要皇上立他为太子,而且也在京城外做了部署,若是一旦让他成功了,王爷以后的处境只怕会。”隐此刻也顾及不了太多了,再次急急的劝道。

凤阑绝对上南宫雪的眸子……

连连的吩咐下人取来了上等的好琴。

虽然她一直喜欢着夜无痕,但是这绝王可是全天下所有女子做梦都想嫁的人,更重要的是,这绝王还没娶王妃,甚至听说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若她真的能够嫁给绝王,那么……

此刻的他,已经不是一个危险可能形容的,站在他身边的凤忆希身子不受控制的轻颤。“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她怎么都想不到,上官云端竟然被找到了,还没有死,而且还好好的活着,甚至此刻还被凤阑绝抱在怀里。

虽然他一直最爱着云儿,但是心中也一直疼着雨儿的,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而且雨儿从小就十分的聪明,也十分努力,样样做的都很好。

老夫人望向上官云端时,眸子也多了几分恨意,只是,碍着绝王的面子,她自然不敢说什么,只是转向上官傲天,沉声道,“傲儿,雨儿的脸被毁成这样,难道你也不管,难道你还想纵容,不处置。”

“娘亲,雨儿竟然瞒天过海,想要替云儿出嫁,而且还给云儿下毒,想要置云儿于死地,这样的罪行,够不够。”上官傲天也怒了,她们一来,不问清事情的真相,便都纷纷的指责云儿,对云儿真的太不公平了。而且,当绝王从将军府中,找出云儿的时候,她们就应该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二夫人听到夜无痕的话,再次的惊住,脸上更多了几分害怕,隐隐的似乎带着几分绝望,谁都知道夜无痕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能够改变的。

“继续去找,挖地三尺,也要将她给本王找出来?”夜无痕双眸微眯,冰冷的声音中隐着几分咬牙切齿的狠绝。

夜无痕眉头微蹙,双眸愈加的阴沉了几分。

称呼虽然还算尊重,但是那声音中却带着几分不难辩出的嘲讽,一个丫头,都敢来嘲笑她,哼,看来,她平时的确是太好欺负了点。

“好,好,月儿马上去准备吃的。”月儿终究还是抵不过自家小姐,连连的答应着,便出了门,去准备去了。

原本那些看热闹的人,都纷纷的惊住,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她,若是说,前面的刚刚蓝岚背过一遍,她算是又熟悉了一遍,但是这个地方的,蓝岚刚刚可是背错了很多,她竟然一点都没有错?

上官云端不得不停了下来,一双眸子望向蓝岚时,却隐过几分冷笑,这个女人只怕是输不起,所以才想出这样的办法,想要干扰她吧。

这么一来,便耽搁了些许的时间,等这事解决了,众人再想起上官云端那还没背完的书。

“好。说的好。”凤阑绝也突然的开口说好,甚至重重的拍着手掌。

房间外面的女子唇微微的动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还是忍住了。

“为什么?女人向来都是脸皮薄。”凤阑绝微愣,略带疑惑的问道。

难道说,这丫头今天太过高兴了,有些忘乎所以了?此刻月儿是背对着她倒茶的,难得的是,这丫头此刻竟然没有说话,十分的安静的倒着茶。

“我想怎么样?哈哈哈。”上官凌雨突然笑出声来,只是,那笑声并不是很大,很显然,她也怕被人听到,她那笑声很快便猛然的停住,然后一脸阴狠的望着上官云端,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上官云端,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马上死的,我要让你看着我嫁给绝王,眼睁睁的看着我,嫁给原本属于你的男人,不过,从现在起,他就会属于我了。”

他显然是想要说什么,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激动,还是怎么着,你了半天,却并没有说出来。

而此刻太上皇的表情也更是复杂,更没有人明白,他此刻心中在想什么。

“这,这怎么可能,跟绝儿没关系的,刚刚那个女孩只不过是要为太上皇顺顺气,不可能会杀了太上皇的,太上皇早就重病,那经的住那样的咳,应该是。”皇后听到二皇子的话,脸上多了几分着急,连连说道。

凤阑绝的身子微动,似乎是想要做什么,只是,上官云端的手,却是突然的拉住了他,因为,他们两人离的太近,所以外人并没有看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

上官云端微愣间,他已经走到她的身了,冷冷的扫了那个宫女一眼,沉声道,“出去。”

而且刚刚还那样吻了他,难道他眼睛近视,看不到她脸上的雀斑?只是离的那么近,还看不到,只怕就不是近视的问题了吧?

“你不觉的,我现在这个样子,好像丑了一点吗?”上官云端略带试探的问道,她不相信凤阑绝会对着她这样的一张脸,一点都不失望,前几天,他还说要看到她真正的样子,现在看到这样她,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说话时,微微的抬起脸,想要望向他。

她当时并没有在意,因为靠近这个位子的下面,坐的就是丞相之女李容儿。

在认出她的那一刻,他是兴奋的,心在那一刻,不受控制的跳动着,似乎那沉睡了二十多年的心,在那一刻,突然燃烧了起来。

这个女人不是一直都十分的痴迷夜无痕,如今夜无痕让她过去,她竟然毫不理会?

只是,他的承诺还没有酝酿出来,便听到上官云端一本正经的补充道,“王爷的王妃,一个都没有。”

这一次可不能怪他,这一次不是他逼她,而是她逼他的……

“这是我做的香囊,送给绝王。”上官云端双眸微垂,望着自己手中的香囊,唇角微抽,相信任何一个人看这样的香囊都不会接,更何况是身份尊贵的他。

而更让上官云端惊愕的是,他竟然将那香囊系在了腰上。

双眸微转,再次望向那香囊时,发现似乎也并没有那么难看了。

一个个都是彻底的惊住,那样的香囊,任谁看了都会厌恶,但是人家绝王却竟然就那么理所当然的挂在腰上,而且还这般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肯定只是巧合,肯定……

“好呀,好呀,就玩这个游戏。”

而恰恰在此时,一个宫女便急急的来报,“皇后,绝王已经来了,迎亲的队伍已经来了。”

心中好奇,下意识的向房间里望去,只是,却发现王爷出来时,已经把房间的门给带上了。

“姐,你。”上官凌霜看到上官凌雨从怀中拿出的东西,惊住,呆愣愣地望着她,没有想到她竟然早就将最好的东西藏起来了。

今天不给这两个女人点教训,以后,她们就不会长记性,以为她还会像以前一样好欺负。

“娘亲,霜儿好痛,好痛呀,你要为霜儿报仇呀。”上官凌霜再次的痛叫着,是真的痛,却更带着几分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