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41章:无私有弊

“拿酒来。”

太子、东陵子洛和西陵天磊连忙站了起来,夜叶也愣住,不由自主坐直,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不能接受九皇叔出现的事实,夜叶和太子更是慌乱不安,眼神闪烁。

“我们……”那开口说话的书生面色通红,硬是咬牙道:“众生皆平等,九皇叔也是人,学生诚心求见,九皇叔又何顾不见?莫不是怕了?”

“两天后。”九皇叔调用黑骑时,并没有隐瞒凤轻尘。

啪啪啪……的打在曲惜花身上,很快就变成一截一截,落在地上,瞬间就腐烂了。

呃,完全看不出,这刺客有什么特色,随便从死牢拉一个犯人出来,做这样的打扮,都是刺客。

“洛王殿下英武不凡,大厉害了。”

风头被凤轻尘抢了,明微公主亦不生气,反倒出声替凤轻尘解围:“安平,凤姑娘双亲早逝,礼仪方面不了解也是正常,你就别为难凤姑娘了,你要担心凤姑娘礼仪不合,去北陵会丢东陵的脸,不如让凤姑娘进宫,请嬷嬷好好调.教一番。”

“我想,凤离王不许凤离嫡女嫁给皇上,应该有别的原因。”九皇叔不认为,只凭这一个原因,就能让凤离王阻止嫡女嫁给皇上。

不知是靠近玉华兰芝的原因还是什么,接下来的路上,半点危险都没有,九皇叔一路往前走,直到来到一个山洞前才停下。

头儿一听立马命人带火把进去,屋内亮堂堂的,只是一间寻常书房,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

“啊……”凤轻尘本能的按了一下,随即笑道:“一点小伤,不碍事。”

“白痴。”九皇叔听完后,只说了两个字,凤轻尘被噎的半天不敢说话,虽然她很问想,白痴说谁。

明微公主算是先生的半个弟子,也算是他的小师妹,可这个小师妹却是害死他师父的凶手之一。

南陵锦凡接过,打开一看,通体玉色的玉华兰芝,正静静地躺在玉盒里。

“小姐?”秋雨心疼的上前,却被苏绾打发了:“不用管我,去办事。”

“是。”秋雨噙着泪,退了下去,只留下苏绾一个痛得打滚。

凤轻尘出了静秋园,便与孙正道等告别了,王业安排了人送她回去,哪知还没走就遇到九皇叔。

“风小姐,九皇叔有请。”来人是上次和王锦凌车夫抢人的太监,颇为紧张地盯着凤轻尘,生怕她又说不。

真当自己不爱说话就好欺负,叔眼眸一抬头,冷声说道:“无妨,本王不着急。暄宫主和凌少主有话慢慢说,本王觉得挺有意思的,师叔只是天穹堡的少主,师侄却是玄家门派的一宫之主,到时候你们是要走江湖礼节,还是走师门之礼?”

一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分开前玄月宫主邀请暄少奇一同上山,李玄月一听也来了精神,却不想暄少奇拒绝。

他的书房里是苏府守卫最严的地方,除了他以外,也只有打扫之人,每天可以进去半个时辰。

不过,西陵瑶华还是小看了凤轻尘,一个婚前失贞的戏码,不仅没有逼死凤轻尘,还把凤轻尘的利爪给逼了出来。

“文清,我没有得选择,动手吧,我扛得住,死不了!”算算时间,他只有四个时辰,他等不及!

那假扮鬼王的男人,立刻站了起来,将位置让给敏夫人。敏夫人顿了一步,立刻有人上前,将椅子擦拭一番,又换上新垫子,敏夫人这才雍容华贵的坐下。

“真矫情。”凤轻尘忍不住1;148471591054062翻了个白眼。

人群散得差不多时,凤轻尘才敢开口说话:“我今天才知道,请大公子出来吃饭就是一个错误,我应该请你去我家吃的。”

好在王锦凌这些年,已经习惯了九皇叔这冷血冷情的样子,在九皇叔杀人般的眼神下,王锦凌依旧谈笑自如,完全不受影响。

孙正道连忙上前:“轻尘呀,我和云海是老朋友,你要是帮得上就尽量帮一下,就算看在我的面子上行不行?”

“这是仵作的活,你找我也没有用呀。”凤轻尘头痛,她是医生不是法医,上次在谢府兼职法医,那纯粹是被逼得好不好。

唉……出门时,孙正道特意提醒她,带好刀解剖用的刀具,她就知道没有好事。

这凤府有凤轻尘在才是凤府,不然……就什么都不是了。

这些人一个个手握重权,如果没有人替她出面,她必死无疑。

此时1;148471591054062,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892礼物,愿夫人千岁

事实也如九皇叔所说的那般,九皇叔并没有拿凤轻尘怎么样,只是希望两个人能一起过年,怎么说,这也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过得第一个新年。

这事没多少人知道才是,看王锦凌那副:你什么时候在江南买地,我怎么不知道的样子,就明了。

“九皇叔,你,你怎么才来。”

“我快要死了。”司小丞倒在地上,再也不想爬起来。

奶宝这话,是告诉雪狼,但更多是告诉翟小明他们几个,让他们不要绝望。

她身边的暗卫是苏文清和蓝九卿的人,而苏文清与蓝九卿又是九皇叔的人,她的一举一动,又怎么逃得过九皇叔耳目。

如果,如果他没有暂时失去自由,他根本不会把什么暄少奇放在眼中,他会光明正大的来凤府,高傲的像暄少奇宣布:凤轻尘是本王的女人。

身为护国大将军,他绝对无法接受自己变成活死人,凤轻尘给鬼将一个痛快,对鬼将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可显然……

下一个,云潇。

同一时刻,南陵锦凡和西陵天磊也收到凤轻尘三天后过府的消息,两人带着邪笑,几乎问时向夜叶:“你1;148471591054062的礼物可备好了,到时候可别拿不出称手的礼。”

“皇上,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玄月宫有两个神秘人出现,那两个神秘人一出现,神机营就暴发内乱。”九皇叔很好心的坑了玄月宫一把。

“凤轻尘,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这里不需要大夫,不要再有下一次。”东陵九站在凤轻尘的面前,看了一眼凤轻尘的身上的东西了,皱了皱眉,却一句话也没有问。

南陵锦凡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夏太傅没有看到,只继续骂道:“我东陵的女子再不济,也比你们南陵的女子好,至少不会像你们南陵的女子,妖媚祸国。”

只可惜这病来得晚了一点,要是在兽苑时发病,她就不用去驯马了。

这就是自己人的好处!

“这样呀。”凤轻尘连连点头,一副沉思的样子,王业明显向着她,再加上只是腹部绞痛,有孙太医在苏绾死不了。

苏绾的贴身侍女想到苏绾受得苦,又想到因为凤轻尘,苏绾九皇叔的路变得异常艰难,气不打一处来,这语气当然也好不起来了。

“杀手联盟一向是由六大杀手组织的头头负责,这么说来,那六大杀手组织是想要合并了。”

“殿下?你的殿下是何人?”九皇叔这才发现,这香味并不会让他不适,但是,这香味却沾在他的衣服上,久久不散,一走近便能闻到他身上的女儿香。

三人吐槽了皇上几句,便商量明天为八皇子医治的事。商量的是人谷主和郭神医,凤轻尘只负责旁听。

“没死,现在让开,别妨碍我。”凤轻尘头也不回,仔细检查着面前的“尸体”。

凤轻尘的话,是对仵作的一种挑衅,这仵作当然不满了!

苏文清咬牙上前,就准备拉开凤轻尘。

凤轻尘,一个无依无靠的前官家小姐,和苏家公子相比,当然是苏家公子重要了,这点眼力,官差还是有的,不然怎么混下去。

“这人,还真是习惯性的命令自己。”室内因为蓝九卿的到来,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凤轻尘秀眉微皱。

刚换好就听到脚步声,下人恭敬的站在门外:“凤小姐,世子爷来了,说是有急事找你。”

好在,得到自己身子的人是九皇叔,是自己喜欢的人,这样一想,凤轻尘心里又舒服多了,清白失在九皇叔手里,总比落在西陵天磊那样的手里好吧。

一大清早长吁短叹的不好,凤轻尘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让佟珏与佟瑶进来。

“无妨,今天比试的是医术,本就要带一套备用的衣服进宫。”医术的比试对凤轻尘来说也是工作,工作时就应该穿工作服。

她和九皇叔到底有没有夫妻之实还不好说,九皇叔弄得声势浩大,反倒有做假的嫌疑,她刚好利用这个机会,把这潭水搅得再浑一些。

“我们去看看。”她这么从狩猎区出来,就是为了看热闹,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

换句话说,狼族不承认新任凤离王的身份,更不会和以前一样,拿狼族的力量守护凤离王、保护凤离王。

既然是病毒,按原理来说,只要将体内的病毒排出,就能恢复正常。凤轻尘现在没有办法医治,可并不表示她以后不能,就算她一个人不行,谷主、郭神医、赤神医和她联合会诊,至少有五成以上的把握。

谷主把玉华兰芝递过来时,凤轻尘并没有接,而是反手挡了回去:“谷主,郭神医,玉华兰芝的奇效我虽然知晓,但我并不会配药,这玉华兰芝在手上实在浪费,你们二位要是不嫌弃,就收下吧,让玉华兰芝的奇效,能全部发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