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71章:舍邪归正

龙不敢相信陈晴风竟然真的把她给放了。要知道,她可是严重威胁到对方生命安全的人之一,对方在抓到她的情况下,不动一根汗毛就将她给放了。对方的脑袋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秦寂言和顾千城梳洗过后,又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这才看得出人样。

“那只能带上了。”做戏要做全套,既然秦寂言开了头,他们就不能中途放弃。

“嗷唬……”仍旧是虎啸,却不像之前那般气势凛凛,而是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悲哀。

面对老虎吃人的眼神,风遥半点不惧,在对方没有动静前,风遥丢掉手中的刀,先一步扑向它,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而那把匕首直击猛虎的腹部……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长生门的人并不多,更是极少在外走动。我也是听师父说起一点,可师父对长生们十分忌讳,并不敢说长生门的事。”季诺摇头,露出一脸苦相:“殿下,我真得没有骗你。我要知道长生门的事,长生门也不会放过我。”

暗卫各自嘀咕,丝毫不知秦殿下就在一旁看着他们,然后……

这该死的默契!

“本宫能不来吗?”秦殿下开口,眼神却没有从书移开,翻过一页,又继续看了起来,好像书上的内容有多么吸引人一样。

“唔唔唔……我不像姑娘,你抱的是男人呀!”顾千城被捏得没法呼吸,要他松开,可秦寂言任顾千城怎么挣扎都不放手,直到顾千城憋得脸颊通红,这才松开手。

据她所知,秦云楚那几个弟弟都不是省油的灯,秦云楚也就是命好,是赵王府的嫡长子,赵王才会请立他为太子,要论才能,秦云楚根本没法和他的弟弟们比……

顾千城没法相信,秦殿下居然为了这种小事,而不高兴?

顾千城抬头看着高高的雪峰,还有那连绵起伏的雪山,问道:“支灵川是不是经常发生雪崩?”

“我们现在也是这么办?”顾千城停下来喘口气,转身问向秦殿下。

“是不安全,而且也不一定能碰到殿下。”顾千城在窗边停下,看着屋外漆黑的夜空,心里越发的烦躁和不安。

“我们现在就是逃难道,一路上要杀我们的人太多,侨装前往会安全一些。”秦寂言说话间,已将身上的衣服脱下,连中衣也不放过,只留下贴身的衣服。

顾千城停下脚步,张目结舌地看着秦寂言:“这人也太厉害了吧?刑部有多少案宗?”

一拳挥出去,直接打在对方的鼻子酸,这伤不致命,可鼻子那一刹那的酸痛,能让人瞬间失去战斗力,而就是这么一个时间,足够顾千城再次出招。

龙宝想了想,重重点头,“父皇,你要记得来找宝宝哦,不要丢下宝宝一个人。嗯……宝宝会害怕。”为了证明自己真的会害怕,龙宝很用力的瘪嘴,以表现自己的委屈。

没有让秦寂言等太久,猪头六带了一批打手过来,这批人一出现就围在秦寂言身后,与船头的人一起,将秦寂言团团包围住。

“你……太可怕了!”顾千城承认,她从来都不了解景炎,以前不了解,现在更陌生。

大秦上下说不定都当他是死人了。

暗卫装死外加装傻的样子实在好笑,顾千城很想忍,可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手下的人有大才。”

而结果如秦寂言所预料的一样,季诺虽然野心勃勃,可这次他确实是什么也不知情,完全是被长生门的人利用了。

简直是做梦。

凭她的身份,落到秦殿下手里也许还有一条活路,可要就此跑了,放任北岭的秘密曝光而什么都不做,长生门的人一定不会放过她。

秦寂言抬手道:“你们都下去吧。”

封老爷子和顾老太爷都是人精,秦寂言虽然没有说,可他们都知道,秦寂言是让他们去看着太上皇,别让他在登基大典上捣乱。

大秦来使沉着应道:“这是贵国太后的意思,还是贵国皇帝陛下的意思?”

秦寂言还是很给凤于谦面子,人前从不叫他小将军。

即使隔着厚厚的衣服,秦殿下也很满足,双手不规矩的在顾千城腰间捏了一把,吓得顾千城手一抖,差点一刀戳进秦寂言的伤口里。

凤于谦站在外面,看着一盆盆血水端出来,手心冰冷,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

“大人。”北齐人不管其他人死活,手中的刀连连砍向牢房上的铁链。

至于另外两个忍者?他们的忍术并没有多高明,只是会闪躲罢了,两个暗卫对上他们虽不至于取他们性命,可也能将他们死死缠住,无法上前帮忙。

“是。”暗卫示意亲兵留下来保护顾千城,他们负责解决忍者。

顾老太爷犹豫再三,将自己最后的私藏全部卖了,凑了五十多万两。顾老太爷让顾家二爷出一点,又让顾承志代表大房出几万两,可是……

他以前没有上要发过做皇帝,但他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那他就会尽力做就好。就算成不了青史留名圣君,也要尽一个皇帝该尽的责任,让百官拥戴,不让百姓失望。

“想当爷的长辈,你们胆子还真不小。”他的爷爷老老实实的在寺庙里静养,可没精力玩这些花样。

狼牙山易守难关,山上到处是洞,横七竖八都是路,他就不信朝廷的人能找到他们的老巢。

“嗯……记住,朕要灭了他们的老巢。”秦寂言连看都不看一眼,只抱着顾千城往船舱里走……

“半壁江山虽然夸张了点可也差不多,我太外祖姓柴,当年柴家手握大秦三分之一的兵马,可谓是权倾朝野。皇爷爷能坐上皇位,和柴家的支持有莫大的关系,当年要没有柴家的支持,他根本坐不上皇位。”

“卑职,卑职……”其他人比总捕快还不如,不仅前言不搭后语,东一句、西一句。不过,好歹是把事情交待了清楚。

也就是说,除了今天一直在六扇门的十几个捕快,再无其他人知晓秦寂言和顾千城可能会来的事。而知晓此事的人全部跪在大厅,一一交待自己的行踪,而且每个人都能为自己找到证人。

“呵呵……”顾千城听罢,冷笑,“暴露了吧!”

顾千城这话明摆着就是威胁太上皇。封大人和封似锦有多么孝顺,全大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是让那两位得知自家父亲、爷爷,因被太上皇罚跪而出事,绝对会和太上皇死磕到底,到时候太上皇就是推翻了秦寂言,想要收拢政权也不容易。

这话一出,大理寺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即立了案,派人去顾家宣人来问话……暗一带着任务而来,现在任务完成一半,他自然要带着未完的任务赶回去。

马蹄声很响,秦寂言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行踪,很快就被大军发现了。

封似锦的挣扎与犹豫他看在眼里,可那又如何?

“周王叔,朕之前对自己的亲人,从来没有赶尽杀绝过。”秦寂言并没有接过周王的话,而是说了一句是而非尔的话。然而就是这句话,叫周王脸色微变,小心又谨慎的问了一句:“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留下这句话,秦寂言转身就走……跛脚男人压根就没有想到,顾千城会提前醒来,他毫无防备的端起鱼汤送到顾千城嘴边,结果……

“朕相信各位的能力。”

“如果是九道石门,他们能算得出来吗?”十位数的计算,还有庞大的公式与算法,顾千城不是怀疑他们的能力,实在是……太难了。

顾千城默默望天,已不指望自己能算出开门的数字。术业有专攻,计算不是她的长处,她只需要记住这些数字就行了。

“小心。”两个打手,看顾千城动作利落,一点也不像花架子,一时间有些踌躇,不敢上前……

顾千梦死死地拧着手中帕子,抿唇不语,也不离开,她要睁大眼睛看清楚,看顾千城如何收拾善后!

爬上树,顾千城将自己绑在树上,好歹睡了一个安稳觉。

两人说话间,那汉子已经套马的绳子解开,那马嘶鸣一声,从地上爬上了起来,精气十足在原地踏了两步。

“殿下,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前不是让你去六部学习吗?怎么就变成了领六扇门的差事?”凤于谦得到消息后,就一直在为秦寂言担心。

他已经回不去了,他只能闷着头往有走,不管对错。

而且,就算这些人无法成为他们的助力,也不能让那些隐世杀手,成为秦寂言的助力。

倪月知道秦寂言不喜欢拐弯抹角,一进来就将自己的来意说明。

“皇上,我只有这个条件。”倪月抬头看着秦寂言,沉静的眸子无言的诉说自己的坚定。

锦衣卫首领不知老皇帝这是何意,但此举对顾千城和秦寂言有利,锦衣卫首领想也不想就应下。

离别还要丢个难题给她,封似锦真有够不君子的。

景炎桃花眼一挑:“你在为封似锦的事烦心?”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

秦寂言本想从秋离嘴里,问出他父亲的骸骨在哪,却不想秋离那么没用,一粒假的解药就了结了他的性命。

“是。”随身的侍卫,并不敢这么不靠谱,命人端了一箱用面粉做成的丸子,送到长生门的人手里,“圣后要的,忠心蛊的解药。”

顺利拿到活火山的地图,秦寂言毫不迟疑,下令水师按航线行走。

“南边也有!”

“啊……”一声惨叫,藏在土丘下的死士,生生被劈成两截,可就是这样风遥还不满意!

五皇子于月前,被皇上的人带走,现在下落不明,生死也不知。顾贵妃不知何事冲撞了皇上,虽然妃位保住了,可同样被皇上禁足,不许外出,也不许见外人。

“大小姐累了,已经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暗卫一路跟紧猪头六,看到猪头六带人不断的来绕圈子,钻山洞,有好几次暗卫差点跟丢了。

所谓的拼了,不过是拖延时间,给寨子里的女人和孩子争取逃跑的时间。

至于身后的向导?

一人一貂踏入寺庙,小雪貂越发的兴奋了,小脑袋探来探去,一副很忙的样子。

小雪貂狠狠心,不再理会。

小雪貂已经放弃了它的小玩具,对向导的行动没有一丝感觉,懒懒得窝在顾千城的怀里。

“追了本王一路,不是恶意难不成是善意?”秦寂言从容而立,没有出手的打算,明显是知道对方没有恶意。

“是的,我家公子想请殿下一叙,不知殿下可否赏脸?”来人问得小心翼翼,就怕秦寂言不同意,因为……

没有错,承欢几个人想以受伤为由,赖掉今晚洗衣服的活,可结果却被顾千城一人一脚踹到水边。

待到人散去后,暗卫又一次将顾千城的消息报上来,这次的消息……

顾承意原本就因自己失礼的动作羞赧,听到顾千城叫疼,连忙松手,一脸担心地看向顾千城:“千城姐姐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哪?都是承意不好,下手没个轻重。千城姐姐你打我吧。”

景炎却知道,江南这个地方他守不了多久。说这样的话与自信无关,而是实力摆在那里。

景炎不信!

“葡萄吃多了,和瘦有什么关系?”顾千城坚定地否定是她贪吃引起的,“再说了,也就你说我瘦了,我看我一点也没有瘦。”

秦寂言笑而不语……

“处罚?看在你救过我一次的份上,这次饶过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顾千城并没有直接问武毅的来意,如果武毅只是为了寻一条生路,那么有她这句话,武毅可以走了。

这就是大秦朝的官员呀!

“臣惶恐,肯请圣上恕罪。”众大臣齐齐跪下,心有不安。

“等一等!”顾夫人心中一跳,立刻转身,让抬尸的婆子先停下。

见顾千城有认真听自己的话,封老爷子很是受用,满意地点头,谦虚的道:“我也不是说你有错,毕竟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是不同的,我不能将自己的观念强加在你头上,我只是阐述自己的观点。”

“不是迎接大人物,这些大官怎么会走到城门口来了,虽然人不多,可看他们的官服,全是一二品的大员呀。身后跟的那几个,也是三品和四品的大官,他们不可能来城门口瞎逛。”

“早就可以绾髻好不好。”虽然还没有及腰,可也不短了。

两人一怔,立刻分开,一脸严肃的上前。

“无所谓,我并不在意你的感谢,我们之间不过是一场交易。我做到我应下的事,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就成了。”顾千城端起茶杯,一脸悠哉。

“你……要什么好处,开出来。”君亦安也算是知道顾千城的脾气了。

这个时候他们动手打劫一点,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右臂的窟窿,胸膛是血淋淋的伤口,无不在告诉秦寂言,他伤得有多重。

顾千城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她只是陪着顾承欢,任承欢哭出来、抱怨出来,直到他哭够了,说够了,才将打湿的帕子递给他,“擦擦脸。然后好好睡一觉,其他的事不要想,有姐姐在。”

“主子!”暗卫反应过来,就看到一道残影从眼前消失,急切的跟上前,可走到船头却生生止住了脚步。

“很好,这件事办好了,你们药王谷就能重新建起来,长生门会给你帮助,让你的成就不亚于你的父亲。”长生门需要药王谷这么一个地方,替他们收集名贵药材,替他们赚钱、收揽势力。

秦寂言抱着顾千城,心里一片柔软。

半个月,正值北齐对景炎发起猛烈攻击之际,长生门的人悄然出现,趁战乱将倪月带走了!

心腹见景炎心不是担心顾千城的安危,而是想要博取顾千城的好感,便出了个主意,“主子,听说武家人在皇太的保护下离开了漠北,不如我们替武家人翻案,好让皇上把武家人召回来。”这也算是博取顾姑娘的好感吧?

“不可能……要给武家人翻案,就等于逼皇上承认,是他杀了太子。”当初武家人就是指责皇上谋杀太子,才被老皇帝一气之下斩杀了所有成年男丁,只留下女子与小孩,流放漠北。

“那,那……要不把顾姑娘的三叔召回来?顾姑娘的三叔在江南也算有些成绩,今年考核时好好运作一下,必然能评优,到时候就可以调回京城为官了。”心腹继续为景炎出主意,只是一个比一个烂。

“皇上,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药王谷主那人你真不能放,他医术高超,你放他自由就是放虎归山,给他时间他必然能建立一个新的药王谷。”

“皇上,你可不要忘了当初的事,小……亦安她只是药王的女儿,就能召集数十位高手帮她,要是药王重出江湖,经营十几二十年,必成气候。”

“无所谓,反正我要退位当太上皇的,名声于我无用。”只余几年寿命,秦寂言看得很开。

“好孩子,祖父知道你是个好的。这几天多陪陪你千梦姐姐,承欢不在家,也就只有你这个弟弟可以陪他了。”老太爷拍了拍顾承志的手,一脸欣慰。

没有,众捕快一点反应也没有,他们的注意力全部放在顾千城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秦殿下的到来。

秦寂言想要保存实力,等待援兵来,而西胡人则要速战速决,尽快解决秦寂言手中的兵马,免得让他等到援兵,实力大涨。

西胡的副将们吵了半天,最后也没有吵出要不要花精力抓秦寂言,而风遥也没有表态。

密室里的干尸不能移动,秦寂言只能继续留人看守,并让人把仵作要用的工具准备好,方便顾千城两日后来检查这些干尸。

小神女像的眼睛雕刻得同样活灵活现,能让看得人痴迷,可却没有神女像那种蛊惑人心的催眠力量。

“别怕,有朕在!”秦寂言揽住顾千城,坚定的道。

秦寂言看了一眼,完全没有上去的打算,“我会让人护送他们下来,我们先下山。”他们是有多大的面子,才能劳动他这个皇上亲自入鼠群去救。

圣上居然上山来救他,他何德何能,值得圣上为他冒险?

看样子了,他费些力气救人也是有好处的。

秦寂言这个时候离京,绝对是冒险的行为。要不是周王与荣王世子被抓,他们的势力被制住,秦寂言这次说什么,也不可能丢下这一摊事离京南下。

“我们走水路。”老管家当然知道顾千城的情况,他到是想走小路,可他相信不管他走哪条小路,都会被秦寂言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