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74章:心慕笔追

“无月阁的人也都已经全部出动了。”李逸风的眸子微闪了一下,然后也轻声说道,他的势力本来差不多就都在北尊王朝,所以要调动人也比较的方便。

现在,听到月无双说出这样的话,心中便认定了,这驸马肯定是月无双了。

百姓等到大小姐等人离开后,一个个脸上都多了几分兴奋。

北尊大帝微愣了一下,他的心中其实同样的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是,花断尘拿出的那些证据,说的那些话,却又让他不得不相信。

但是,依晰可以辩出,那应该是一个手印。

“恩?当年驸马去世,她突然发病,太医为她检查过,说她刺激过度,当时,她非要闹着进宫,说要回家,当时朕也没有多想,只是见她可怜,便准她回宫了,而后来,她竟然假装生病,在皇宫中暗结势力,想要让她的儿子做皇上,而每次若是有事情败露,她便突然发疯,蒙混过去,朕当时心心念念的都是找灵儿的事情,所以,便也没有去管她,只是让人看着她,毕竟,她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遂再次说道,“我也知道,你一直只把我当朋友,你的心中爱的人也不是我,所以,对于这件事情,我真的是很抱歉。”

北尊大帝此刻的脸上是从来没有过的沉重,眉头紧蹙,很显然,这一次,是真的连他都为难了。

“这就是夜无恒的狡猾之处,他说服不动唐将军,但是骗一个刚满十六岁的小女孩那是绝对的没问题了。”北尊大帝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夜无绝与夜无恒最大的差别就是,夜无绝做事,太过正直,而夜无恒却向来阴险,不择手段的。

“恩,独尘道长的确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北尊大帝也是微微的点头,望向孟千寻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赞赏,这丫头的反应还真是够快的。

“怎么?我有说错吗?而且,逸风还自创了无月阁,势力,财富,更是鲜少有人能及。”孟冰对上他一脸的狠绝,却只是微微一笑,现在对他没有了以前的感情,自然也就不会再顾及任何事情,更不可能会怕他了。

李逸风的唇角微微的扯动了一下,没有想到孟冰发起威来,倒是挺厉害的,像只小野猫似的。

隐在暗处的人,微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李逸风这直接的就谈到成亲的事情了,而且,他竟然自己说快了。

行了,听到这些,已经足够了,他现在也可以回去,去跟老爷汇报了,相信老爷听了一定会十分的开心的。

蓝宁辰越想越气,越想火越大,望向他们的眸子中,也是满满的狠绝,狠不得直接的扑上去把他们两个人给直接的撕裂了。

所以,这件事情,要暂时的满着父亲才行,生怕秦敏儿到时候说露了嘴,于是,他特意的提醒着秦敏儿,“关于逸风没有去参加招亲大选的这件事,先不要告诉父亲,免的他生气。”

秦敏儿说的皇上指的自然是当今已经当上了皇浦王朝的皇上的皇浦拓。

若是连他都不能参加,那就没有几个人可以参加了。

“是她,只有她,一直就只有她。”李逸风的唇角的笑慢慢的扯动,只是此刻却让人感觉到不到半点的笑意,反而有着一种让人心醉的心痛。

那就是,若是对方不是同样的爱他,或者是对方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他只怕会痛苦一生。

而且,他爱的越深,那么他就痛的越深。

男人的习惯跟女人可是相差太多,你若是让一个男人,突然的去装女人,他能够表现出这样的姿态吗?

“花公子,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书房外,那个男人似乎也有些急了,望向花断尘的眸子中多了几分疑惑,声音也微微的提高了些许,而身子也更是用力的挣扎着,想要挣开花断尘。

“花公子,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你以为我是清令馆的,你就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吗?你以为我是清令馆的人,就连一点自己的自由都没有,就要必须的任人摆布吗?你以为我是清令馆的人,就可以随便的强迫我吗?”不跳字。那个男人听到此刻花断尘的话,脸色突然的一沉,声音也一下子冷了下来,好声音中,更带着明显的怒意。

不过,他在说出此话时,眉头似乎下意识的微蹙了一下。

“呜。”受到如此沉重的一击,花断尘不由的痛呼出声,而他身上的毒本来就已经慢慢的散去,此刻再受到这样的一击,便已经清醒了过来。

孟千寻心中冷笑,这个男人说起慌来,倒是顺的很呢,而且一点都看不出心虚的样子,什么时候,他竟然变成这样了。

北尊大帝望了他一眼,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了孟千寻,突然唇角微微的扯出了一丝轻笑,很柔,很轻,带着几分淡然,却又带着几分亲切。

而且,世上那有那么巧的事情,她就那么巧的跟梦家五小姐长的一模一样。

不过,此刻被他那般紧紧的扣在怀里,她的脸上却并没有任何的慌张,甚至不见丝毫的害怕,唇角反而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

“打开给他看。”北尊大帝再次冷冷的说道,那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狠绝,冰冷刺骨,让人忍不住胆颤心惊。

“快,快把皇上放平了。”李灵儿连连吩咐着那个侍卫,当时李逸风曾经说过,若是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定要把皇上放平了,好让皇上可以舒服的呼吸。

此刻,所有的人注意力都在皇上的身上,就连先前进来的侍卫,此刻也正照顾着皇上,此刻,似乎也只有面前的这个侍卫宿羽。

所以,自然不甘心就那么死了。

花断尘揽着孟千寻的腰的手,终于完全的松开,然后便快速的伸向夜无绝递过来的那张圣旨,又快,又狠的抓了过去大小姐的贴身高手。

成亲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可是一辈子的事情,父亲怎么可以这么逼他?

这小子,他根本就不着急,这么多年,他就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对那个女人特别的感兴趣,更不要说是想娶哪个女人了。

“所以,才要你快点娶个媳妇回来,娶个媳妇回来,那就是你自己的了,就是亲的。”李老夫人听到他这话,倒也不恼,也不急,反而再次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想都别想。”李赢的眸子微眯,冷声打断了他的话,这样的想法,他连想都不能想。

至于那个凤阑国的三皇子,他与他见过面,那时候,她说,那个三皇子是她现在所爱的人。

夜无绝自然也感觉到了她的轻笑,似乎微愣了一下,然后,便再次快速的俯下身,用他的唇再次的狠狠的压住了她的吻。

“想本王吗?”他的齿仍就轻压着她的耳垂,却仍就不死心的问道,声音略带着几分含糊。

“不错,天下优秀的男人多的是,这次来参加招亲的男人更是不计其数,足够你选的了重生红楼之环有空间。”心中的醋意,让夜无绝有些冲动,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懊恼与怒火,揽着她的身子的手,更是不断的用力,似乎想要将她糅进他的身体里,那样,就不怕她再离开了。

孟千寻愣住,这个男人,此刻是不是太过冲动了、

更何况,那些都不重要的了。

只不过,他就是不相信,就是认定了她的心中一定还有他,只所以那么说,是故意气他的。

“好了,我们也不要再这儿待着了,免的被人发现了,引人怀疑。”段红的眸子望了一下四周,虽然她选的这个地方相对的十分的隐蔽,但是却也怕有人突然过来,发现了他们。

“我现在去给你雇顶轿子。”下了山后,花断尘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有些急声说道,“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他觉的,此刻自己受着这火,真是太委屈了。

这招亲大选的事情还没有结束了,他怎么可能去进宫提亲呀。

有那样的女人投怀送抱,他或者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拒绝吧。

原本站在他身边的白容也是不由的惊住,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有这样的举动,他这算是什么,以死来威胁吗?

“花公子,这些花是送给我的吗?”不跳字。只是,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众人再次的彻底的愣住,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的是太过自做多情了。

那些大臣们,对这个公主,还都没有完全的认可呢。

朝中大臣那么多,难免会有一些图谋不轨的。

尽力的不让父皇担心,不会父皇着急,否则父皇的病不但不能养好,只怕会加重。

而且孟千寻知道,若他不是有把握,也不会这么说,更何况,她也是相信李逸风的医术的。

也是,皇上是何等英明之人,他竟然把朝中之事交给公主来处理,那么便说明,公主肯定是有那个能力的我和系统是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