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78章:逆耳忠言

然后话锋一转反问道:“既然袁世凯按兵不动,那我们也不动。告诉王虎和李智龙,在同北洋军控制区的边境线上摆出一副进攻架势,但不要真的发动进攻,然后看袁世凯的反应。”

很快,谢元蔚便被众人拉了出去。洞房里重新安静下来。俞婉慌乱跳动的心,也终于平静了一些。

俞婉是俞家的女儿,他是谢家的子孙。俞太后和谢皇后势同水火,俞家和谢家自然立场不同。

盛鸿视若未见,又道:“我今晚就在这处营帐里稍歇片刻。楚将军不妨也在此歇下。”

谢明曦揶揄地瞥了盛鸿一眼。

那一脸的情真意切,令在座嫔妃不得不暗赞一声。

永宁郡主心气又平缓一些,目光又落在一脸看好戏的谢云曦身上:“云娘!你这些日子,也别四处乱跑了。在云水阁里安生待着,每日读书练字。”

“老臣奏请皇上,早日下圣旨,行皇后册封礼。”

她忽然发现,她已经很久没仔细看过俞太后了。

……

六公主和谢明曦落子俱是飞快,没有片刻停顿,没有皱眉苦思,你来我往,如针尖麦芒,毫不相让。

六公主既有意再比,谢明曦自不会退却。很快,第三局对弈开始。

这一局,到底谁输谁赢?

众人对此情形也习惯了。反正,全京城能和高官勋贵们平起平坐的女子,也只顾山长一人而已。便是心里有些不自在,面上也绝不流露半分。

陆阁老笑着打圆场:“李二小姐曾是莲池书院的学生。山长自是见过李公子了。”

方若梦等了许久,只得伸手为自己掀落盖头,目光落在酒醉未醒的新婚夫婿身上。盛鸿先抱过吃饱喝足舔着小嘴的女儿,爱怜地亲了一亲:“宝贝阿萝,爹一天都没见你了,快让爹亲上一口。”

怎么可能……世间男子,谁不重子嗣?谁不更喜儿子?

独身至今,她并未后悔。唯一的遗憾,便是此生孑然一人,无儿无女。也永远无法真正体会到做母亲的滋味。

哼!

众皇子皆去赴宴,三皇子也未例外。

李湘如知道后,也没放在心上。

长夜漫漫,夫妻夜话,闺房之乐,不必多提。

廉夫子不喜多言,扯了扯嘴角,简短地说道:“不得懈怠!继续努力!”

不管众官员心中如何揣度作想,此时此刻,无人出声质疑四皇子说话是否属实。

谢明曦素来从容自若,有着远胜同龄少女的镇定冷静。难得有这般窘迫的时候。

谢明曦不欲出风头,并未张口。

“殿下已在谢姑娘的院子里用了早饭,直接去上朝了。”安公公满面陪笑:“请四皇子妃自行用膳,不必等殿下了。”

俞光正死了女儿,又死了嫡亲的外孙,美梦尽数破碎,也只能继续“养病”了。傍晚,李府。

谢明曦!

谢明曦摇摇头,然后担忧不已地低声道:“母亲这般生气,不知会想什么法子来对付女儿。女儿自己吃些苦头不算什么,只怕连累了父亲。”

谢钧以逃命一般的速度,领着谢明曦回了谢府。衣物行李皆未来不及收拾,只将几个丫鬟带了回府。

李湘如:“……”

受了羞辱受了委屈的人是她!

为何要她隐忍退让?

“不必了。”谢明曦眸光微闪:“我去椒房殿,陪母后用膳。”

谢老太爷一张老脸火辣辣地,只想找个地洞先钻进去。

穆家同样瞒了几日消息,直至淮南王府一案结了案,穆夫人才将此事告诉穆梓琪。

廉姝媛平日便少言,今日上朝领圣旨,更是谨慎,并未得意忘形,恭敬应道:“末将岂敢和先祖父比肩。”

一众少女俱掩嘴而笑。

“爱女之心”四个字,有意无意地加重了一些。

不过,若能顺理成章将谢明曦留下,也是好事一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谢明曦定难翻出风浪……

她的心,被沉没在寒冰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这个少女,正是大病初愈的盛锦月。

盛鸿点点头,夫妻相拥无言。

“萧氏,你也别借着梅太妃之事来试探哀家了。哀家今日就明白地告诉你,谁说情都没用。梅太妃不能离宫,哀家要留下她说话解闷。”

俞皇后淡淡一笑:“你们都是妯娌,知晓也无妨。谢氏已有了身孕,只是时日尚短,不宜宣扬声张。从今日起,本宫免了她进宫请安,让她在府中安心养胎。”

四皇子和她同房的次数确实极少,寥寥可数。不过,每个月也有那么一两回……四皇子自是也希望她这个正妻早日有喜。奈何她就是一直没怀上身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