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79章:守正不移

“滕青山!” 五人都有些吃惊。

“当然,这六种灵果,效果也略有不同!比如紫冰心,你吃下后。丹田达到极限,但同时,内劲也会受到影响,蕴含冰寒冷气。”诸葛元洪详细说道,“而朱果,你吃下后,就会令内劲中,蕴含炽热火气!”

一个放『荡』不羁、潇洒闯天下的刀客。

“一定,那我兄弟就告辞了。秦狼兄,后会有期!”那两名模样相似的壮汉都拱手道。

“娘——”

滕青山点头:“那麻烦师叔了。”

旁边的严戈,也是第一统领麾下的一位都统。

三道身影从大殿外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一袭月白『色』长袍,披散着长发的诸葛元洪。在他身后二人,一个是头发花白的老者,穿着朴素布衣。而另外一人,目光似电,气势凌厉,看年纪应该只是中年人。

“青山大哥,等到了二十一那天,咱们可就是师兄弟啦。”诸葛云笑嘻嘻说道,“嗯,我先在这提前喊一声,四师兄!”

“青山,一些秘籍分为‘天级’‘地级’‘人级’三大层次,人级密典你也都知道了,是后天高手们修炼的。”诸葛元洪说道,“而地级密典,就是蕴含突破先天的办法。有不少先天强者才能修习的。而‘天级密典’,当然更加神妙。”

可现在看来,五行枪法威力显然极大。

“惹了女人啊!唉!”滕青山坐在桌子旁,瞥了一眼旁边的关绿,心底暗叹,“不就赢了一次?我都已经保留不少实力了。也没让你输得很难看,现在总是对我冷着脸。”滕青山无奈的很。

滕青山在水里洗了一下,而后,便咬了一口黑火灵根。

这可就是接近一千五百万两银子!

一前一后,二人速度相差无几。

“滕青山!”银发老者似笑非笑看着滕青山,“老夫早听过你的大名,可看起来,在后天强者中,你的轻功,绝对能排前十啊。”

呼!

“哈哈,真是可惜。一个很有前途的后起之秀,就这么死了。”银发老者嘴角翘起,笑容邪异。

最重要一个原因是,先天强者的‘先天真元’极为强,能轻易离体,并蕴含强大攻击力,可轻易杀死后天武者。即使再厉害的后天武者,也挡不住。

滕青山和那银发老者‘王陨’二人,却都发出了猛烈的攻击!

那黑火灵果也是稳稳得到了。

正当杜九心底美滋滋的时候,“锵!”一枚石子撞击秃顶老者‘杜九’的手中短刀上,杜九笑容陡然凝滞了。

甚至于,没几个人能靠眼睛看清那颗石子轨迹!

劲气四『射』!

“不!”光头壮汉忍不住喊道,他连用厚背砍刀格挡。

唯有这个叫‘王陨’的银发老者,又飞过来!

在场的武者有几个过去亲眼看过岩浆?

竟然又迅速地飞窜向浆湖湖边方向,手中长刀也迅即拨开众多暗器。

尸骨无存!

当这消息完全传播开,就决定了一件事情。

汩汩~~

秃顶老者脸『色』顿时难看了。

一路下滑,气温不断的提升,硫磺炽热气息越加浓。

“水气应该是白雾,你小子骗谁呢?是不是想耍手段?”滕青虎喝道,精瘦汉子连惶恐道,“各位大人,我可不敢骗你们,这真的是白雾!是因为太热了,这里才会出现水雾的。”

滕青山也发现,温度越加的热。

峡谷中虽然算热,可还不算离谱,现在已经有些夸张了。

滕青山看着前方那一条炽热泛红的火热岩浆,岩浆『液』体缓缓流动,同时还时而泛着泡泡,那可怕的温度甚至于令杜洪他们都鼓动体内的内劲。

“快,仔细说说。”冀鸿大喜。

“这人,我也不认识。”冀鸿疑『惑』说道。

又一个新冒出的强者,击败了《地榜》高手。这令围观的武者们很是兴奋,那‘华赤柱’的大名,将会很快传遍天下。而众多武者们心中也羡慕华赤柱,同时也渴望自己哪天也能如此。

对诸葛元洪,这老者还是心怀惧意的。

可许多武者就这样,见风就是雨,他们是唯恐天下不『乱』。

说完,关绿便走开了。

火焰山范围太广,滕青山他们在沿着山脚回住处的时候,遇到了同样下山的冀鸿等一群人。

“你们还是滚远点。”淡漠的声音从那汉子嘴里响起。

“不但击败,还杀了!这个滕青山,下一版的《地榜》,估计就要有他名字了。”

“归元宗的各位好汉,不知道,你们哪位是滕青山?”那秃头青年拱手说道。

“是,统领大人。”滕青山应道,忽然瞥向冀鸿身后的时候,滕青山一怔,他目光锁定在一名穿着重甲的虎背熊腰的男子脸上,那黑甲军精英高手,也疑『惑』看着滕青山。

铁衣门老巢就在楚郡,占据地利,而且高手如云。

“宗主!”

云来客栈的小二,还有一些过路歇息的商人、武者,看到这训练有素的骑兵队伍,都有些惊讶。这全身连马匹都罩着重甲,奔腾速度还能这么快,行动一致,这样的骑兵队伍绝非一般家族所能培养出来。

滕青山笑着点头,询问道:“那大金庄,这这两天发生了大事?”

“不可能空『穴』来风,能传成这样,或许,还真有一个黑『色』怪物。”滕青山说道,此刻,他脑海中回忆起老家‘大延山’中的那头蛟龙,这个世上,连蛟龙都有。那一个能瞬间吞掉人的黑『色』怪物,也不一定没有。

一间堂屋内,朱崇石坐在主位上,酒意已经散去不少。

其中范氏兄弟,扮作普通行脚商人,带着四箱货物赶往楚郡。

道路曲折,比如滕青山他们从江宁郡赶到楚郡,近两千里路。

……

他轻微的走两步,而后一翻身,翻入了一家庭院中。

嘶喊声仿佛奔雷一般响彻在整个金家庄上空。

“这头妖兽,在妖兽中,只能算是一般,如果人多,还是能抓住的。真是可惜了,嗯,禀报师门,那妖兽肯定是生活在火焰山里!”靳涛拼命追着,可是他只看到,他和远处黑影距离越来越远,很快,那黑影便消失在他视野范围内。靳涛只能泄气地停下,

在族长身侧的一位汉子急了,大喝一声:“你们这群武者!我金家庄面临大灾祸!请各位帮忙,可各位杀不了妖兽,还在这谈笑,你们还有……”

滕青山低头一看,这是一个看起来才六七岁的孩童。

“秦狼兄,你认识那妖兽是什么妖兽吗?”段侯询问道,“我也知道很多妖兽,可就不认识这种妖兽。”

那赤鳞兽,吃了黑火灵果,才变成连先天强者也忌惮的妖兽。

……

的确……

只听得一声爆响,前方就是一片血雾。

“青山,你杀了孟田,那,你也是《地榜》高手了啊。相信新的《地榜》,就有你的名字了!”朱崇石赞道,旁边的杜洪也惊喜道:“都统大人,你现在年纪轻,能名列《地榜》,那也能名列《潜龙榜》啊,同时名列两榜,那,哈哈……你可是咱们归元宗第一个啊。”

可他们都只是穿着软甲,怎么斗?

孟田迅疾的在屋顶上飞奔,滕青山也闪电般在后面追着。

锵!

扬州十三郡的南星郡,郡城之中,留风楼的红牌姑娘‘绿衣’所在的楼阁内。

身体淬炼到他这等体质,就是放在一般火焰上烤,滕青山都没事。

“到时候,青山兄弟你可得在我那好好歇息,这次,是真的全亏了兄弟你啊。”朱崇石满心感激。

“他娘地,这徐阳郡的蚊子,比咱们江宁郡的,怎么好像要狠不少啊。”滕青虎猛地一拍自己脸,拍死一只蚊子。夏天还要夜里赶路,最痛苦的就是蚊子太多。

滕青山整个人一跃而起,直接跃上二楼。

滕青山只感到,整个人都被这刀光给压制住了,如同陷入冰窟一般。

那大当家一窒。

其实……

“快,拦住他,杀了他!”大当家此刻已经想要后退,同时他身侧的几名精英高手已经挥舞起铁链。

“啊,我!”大当家想要说话,可抓着喉咙却说不清。

“哼!”滕青山将这大当家朝旁边一扔,那大当家连退两三步才站稳。

这是黑甲军的好处!

“狼,等我们离开组织,我们一定要生一对孩子,一男一女。”

“小猫……”滕青山喃喃道。

这也是朱崇石为什么会停留在江宁郡城的缘故。

“五,五万两银子?”大当家结结巴巴道。

车队这一方心情轻松,谈笑风生。可是马贼这边就『乱』了,普通马贼们惊恐不已,就刚才那么一会儿,就被滕青山杀了两百多名马贼。还有大当家身旁最精英的四名马贼,连还手之力都没就死了。

“快点,一盏茶快到了。”滕青山冷漠道,“这里东西,加起来只能算三十三万两银子!”

在这个世界,就这样,强者就会受到尊重。

“哈哈,滕都统,为了等你,酒壶都热了三遍了。”那杨柯揶揄笑道,“不过总算见到咱们黑甲军最年轻的都统了!可惜啊……现在时间不早了,否则,我定要和你喝个痛快!”

“成了都统,青山兄弟你不请客?”

“滕都统!”一名黑甲军军士跑过来,恭敬道,“统领大人有令,让都统大人你接受都统的物品、住宅。都统大人,您只需跟属下走就是。”

“这没问题。”诸葛云爽快道,“青雨她是你妹妹,你是咱们黑甲军都统!是咱们归元宗内部人,这点小事算什么?”

滕青山心里是很乐意好好闯『荡』一番的,至于自己妹妹小雨,在不久前,青雨已经加入了归元宗。不得不承认青雨的天赋很不错,修炼内劲秘籍仅仅七天,体内便产生内劲。虽然无法和一些当天就能练出内劲的天才比,可毕竟青雨十四岁了。

而滕青虎见状,咧咧嘴转头看向门外。

可在其他郡,得看你黑甲军来多少人。如果人少,人家可不在乎一起灭了你。只要手脚干净点,不留下把柄就成。

诸葛元洪淡笑道:“我那位好友‘朱童’的九儿子,拜托我一件事情。”

这个价格,请归元宗高手,并不算高。

“有都统又怎么样,不就后天高手?”独眼汉子道。

黑甲军每一名骑兵,都可以说是移动的堡垒,不管是士兵还是马匹,都穿着重甲。其次,普通军士的战马都是价值千两白银的乌纹马。在马贼团伙中,一般就是团伙首领才能骑这等马。

“青山兄弟。”那朱崇石笑着走来,“我看,那些马贼估计认为你们是普通的重骑兵,没认出来,你们是黑甲军啊。哈哈……如果认出来,就这么点人,怎么敢过来抢掠。”

旁边的一名护卫笑道:“吴老,你别担心,这个地方大家都知道马贼经常埋伏,有准备了。即使有马贼打咱们主意,也不会选那地方吧。”

《烈火五式》中的‘火上浇油’以及‘火中取栗’,这两招,滕青虎算是有了小成。

“青山兄弟,哈哈……上次,我和我弟弟,就说你前途无量,看,这才多久。你就已经是都统了!如果不嫌弃,叫我一声兄弟就是!”华丰城城主‘桂庆’笑着说道,滕青山对这桂庆城主是很有好感的,至少对方没有丝毫傲气。

“驾!”“驾!”

可知道刘三爷事迹的,谁不知道白马帮刘三爷手段狠辣?

“下马!”杜洪喝道,一片重甲铁片撞击声,五百军士尽皆下马。

这喊声迅速的传遍整个滕家庄,连在家正在烧菜煮饭的袁兰和青雨,一听到这喊声,直接扔下了锅铲,连饭菜都不管了,飞速的朝练武场奔去。跑在路上还问:“我家青山真回来了?”

“嗯,我好想哥哥。”青雨仰头看着她的哥哥,她从小就是在滕青山宠爱下长大,这突然和滕青山有近半年没见面,她真的不习惯。

这李二,是某大商行的一个小头目,一般滕家庄购买矿石等,都是和李二购买。旁边滕云龙笑道:“青山,这消息还是李二他刚刚告诉我们的,刚才一笔生意,这李二可仅仅收了我们八成银子,其他两成可都免了。”

滕青山五人都心热起来。

“青山谨记。”滕青山躬身。

田单话音一落,其他三人眉头一皱。

“规矩不能坏!”滕青山命令道,“从明天开始,我营的五十名伍长,开始比试,最终获胜的那位,就是百夫长!”

如果不让表哥练习《莽牛大力诀》,想内家拳达到‘宗师境界’,恐怕再给滕青虎二十年,都不一定成。这宗师境界太难。

“这……”白崎一愣,随即道,“成亲!”

整整三天,将紫金矿区搜了个遍,都没查出秘密通道,内贼也难找。滕青山立即开始查问那些开采紫金的矿工。能积累十斤紫金,绝非一个人开采的紫金能积累够的。所以,滕青山第一步就是——

原来,偷盗紫金出去的方法,不止一种。

董延眼眸中掠过一丝森冷之『色』,右手袖中突然冒出一个黑『色』长管状物体,他猛地一按这黑『色』长管其中一个凹槽。

“大哥,不怪你!刚才你根本来不及救二胖,我也是只能看着。”大胖痛苦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