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9章:八纮同轨

可怕的力量,就要磨灭了掌控者的脑袋,可惜,那一条长河突然崩溃,莫名的溃散开来。

盘古之威,恐怖如斯!

当然,有他在,他是绝对不会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的。

为什么这个傻子运气这么好呀,竟然会让王爷这般的纵容她。

“呵呵。”夜无痕轻笑出声,那笑声中隐着几分无奈,却更多了几分纵容,望向上官云端时,微微的摇了摇头,然后才慢慢地说道,“没想到,这事传的倒是挺快,竟然都传到绝王的耳中了,只是事实并非传言的那般,只不过是云儿吃醋,耍小性子,生气回了将军府,本王这几天正想着去接云儿回府,休书之中,实属荒诞。”

“我只问你鸾儿是怎么死的,其它的事情,我自己心中清楚。”上官傲天再次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冷硬,还带着几分怒意,他自然明白老夫人想要说什么。

“是不是你做的,你自己心中最清楚,我一旦查清了,不管是谁,我都绝不留情。”上官傲天望向二夫人时,没有丝毫的情意,有的只是冷冽与狠绝,他一定要为鸾儿报仇。

上官凌雨的身子也是忍不住的轻颤,是怕,却是更是恨,这夜无痕实在是太狠了,竟然要把她送去那种地方,她不去,死都不去。

蓝魅辰听到她的拒绝,明显的愣了一下,似乎也有些意外,一双眸子深处似乎快速的隐过了什么,唇微动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走,大家快点进宫,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二皇子算着时间,认定自己的人这个时候肯定都已经离开了,所以自然也就不必害怕了,便连连招呼着大家进宫。

脑中突然闪过的想法,让他的身子再次猛然的僵滞,若真是那样,他一定会将害她的那个人碎尸万段。

“然后呢?”虽然在这黑暗中,夜无痕,仍就感觉到他此刻的沉重与严肃,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是,他仍就想要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只有这样,才能够想办法救她。

随即一双眸子再次的望向凤阑绝,转变了话语,沉声道,“这么多年,你总应该对我有些了解的吧,我自己做过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抵赖的。”

竟然奢望他能够了解她,然后相信她?

不过,此刻上官云端正被人群包围着,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异样,没有发觉他们,而那些百姓的高涨的热情,快要把那些她带来记钱,收钱的人挤扁了。

“不行,我们要保护王妃的安全。”侍卫微愣了一下,连连说道。

说起这件事,他就忍不住的懊恼,都已经成亲这么久了,但是他们还没有洞房。

上官云端虽然还有些不适应这个称呼,但是,却也明白,这就是她以后的身份,她虽然来自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但是如今已经来到了这儿,就要习惯这儿的生活。

但是她却等了凤阑绝五年,而且,她说,凤阑绝答应了她,很快就会回去?

“你不必在这儿费尽心机的挑拨我们的关系,我们之间若是连这点信任都没有,今天就不会走在一起。”上官云端的脸色微沉,望向她的轿子时,眸子中也多了几分冷意。

“呵呵。”只是,上官云端却是突然的轻笑出声,一张脸上,都是满满的笑意,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活。

但是蓝岚却不一样,蓝城的城主一直十分的疼爱,从小就给她请了师傅,教她诗词歌赋,蓝城的城主的书房中更是什么书都有,平时,蓝岚也看了很多。

那侍卫,很快便拿着一本书走了回来,严大人这次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他原先带了那本,一起递到了皇上的面前。

难道?她真的是南宫雪?真的是吗?

上官云端快速的换上了特意让南宫雪为她准备的丫头的衣服,出了房间,到了她与南宫雪早就定好的地方。

当上官云端与那年轻男子走到大门处时,管家转身,望向那年轻男子,然后再扫向上官云端,眉头微蹙,眸子中明显的有些不解,但是很显然是南宫雪早就吩咐好了的,遂略略提高了声音说道,“大牛呀,今天接你妹子回去,后天记得让她回来呀,小姐这边可是要用人服侍。”

“王妃,先进宫吧。”隐快速的闪到上官云端的身边,低声提醒道。

皇上听到皇后的话,连连附和着说道,心中暗暗想着,只是能够让凤阑绝与上官云端保持一定的距离,凤阑绝就不能帮她。

她明白,凤阑绝虽然问她,但是也算是答应了,毕竟她若真的去那边写答案,就更能证明。更能让他们无话可说。

众人先前只是注意这整体的绚丽,只到她的话后,便都特别的去注意那上面的图案。

老夫人的脸色微沉,隐隐的有些尴尬,而双眸望再次望向上官云端时,似乎带着几分异常的担心。

“是,多谢公主。”老夫人微微的直起身,只是脸色却是愈加的难看了,此刻公主越是大度,便越是显出她刚刚的无礼。

“你爱了这么久,而且爱的那般的执着,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秦思柔思索了片刻,再次说道,“你是在逃避自己的感情吗?还是心中恨着他,想要报复他?”

整个将军府忙成了一团,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凤阑绝的确是跟过来了,其实,他可以让隐来跟踪她的,隐跟踪人的能力是无人能及,但是他心底里,却不想别人搀和进她的事情中,那怕是他最信任的隐。

只是依琴与流萧却是纷纷愕然,看来主子对这儿倒是很熟悉,竟然连人家的后门都知道。

阁院虽然有些偏僻,但是环境却是很美,而且极为的幽静。院中栽满了菊花,只是现在还是夏日,菊花不曾开。

“为什么不可能,我爱你,你的心中明明也是爱着我的,为什么不可以?”叶寒突然的伸了手,紧紧的抓住她,急声质问道。

太上皇仍就让人寻找着当年的心上人,凤阑绝也一直派人去找她的爹娘的消息。

蓝魅辰先前看到她神情间的防备时,心中便多了几分懊恼,再看到她竟然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明显的是想要躲开,脸色不由的一沉,身子却也快速的一闪,闪到了她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两年前,我们的婚事就已经定了,就算中间有些误会,耽搁了两年,但是今天本王是正式来提亲的,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嫁给谁?”蓝魅辰此刻似乎完全的被她激怒了,此刻似乎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意了。

“这,这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就突然死了。”苏月情一脸惊愕,略带轻颤的喊道。

上官云端的身子猛然的僵滞,难道?所有的人都目不转睛的望着上官云端,等待着她的反应。

也就是因为如此,当皇后发誓说会把东西给她时,她才答应了皇后。

月儿扶着上官凌雨刚要踏过门槛时,李妈气喘嘘嘘的跑了过来,直直地跑到了上官傲天的面前,急急的喊道,“老爷。”

上官傲天自己明白其中的道理,双眸微闪,双手略带轻颤的接过了那链子,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门外正坐在马背上的凤阑绝。

“不是进宫行刺的?那他们这是?”丞相大人也微怔了一下,随即再次问道,望向那几个人时,眸子中多了几分疑惑,只是双眸微转,恰恰看到二皇子的异样时,脸色微微的一沉。

而皇上的脸色也愈加的难堪。

“那么本太皇问你们,你们是如何知道国库所在的?”太上皇的的眸子微微的眯起,望向他们时,多了几分逼人的寒气,更有着一股似乎可以穿过一切的穿透力。

若是雨儿真的能够被绝王选中,那可是前所未有的荣幸呀,到时候,上官家的地位就非同小可,不要说是在夜阑国,就是在整个天下,都没有人敢小瞧上官家了。

马车很快便到了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