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84章:发屋求狸

“你相信运数?”秦铮拿掉她的手。

一时间剑影翻花,衣袂纷飞,二人招式都极快,令人眼花缭乱。

英亲王妃早已经收拾妥当,见二人来到,笑着说,“我也有好些日子没进宫了,今日跟你们一起进宫。皇上给了我一个好儿媳妇儿,我不去谢谢怎么行?”

------题外话------

“回小姐,有轻歌公子,皇上录用了,轻歌公子入的是翰林院。”侍画道,“左相甚是夸了一番轻歌公子,觉得他十分有才华。”

“当年,他是与我一起,从京城地界进入的无名山队伍,言宸则是在临近边境地界,这很能说明问题。”谢芳华道,“轻歌定然不是北齐人。”

燕岚皱眉,“和我还不能说?你答应了谁?你若是不说,我以后不当你是姐妹了,你再有什么事情,也别找我,我有什么话,也不和你说了。”

英亲王一噎,没了反驳的话。

“英亲王,你还有何话说?”忠勇侯眼睛喷火地看着英亲王。

“华丫头气色还和以前一样不好朕听闻你刚从谢氏米粮老夫人处出来”皇帝打量谢芳华,发现她看起来依旧弱不禁风,面色发白,跟大病的时候看起来没太多不同,“谢氏米粮的老夫人故去了”

“这些年,谢氏老夫人久病不出府,华丫头你也闭门不出,我听吴权说老夫人临终要见你一面。朕甚是讶异啊她孙子孙女可不少,怎地独独想见你了”皇帝仿佛没因为谢芳华刚刚的比喻有何不快。

“可是上面……打得开吗?”郑孝扬问。

郑孝扬见识了早先二人心意相通时玉指环发生的罕见之事,此时对于谢芳华肯定能摧毁这玄铁囚牢,自然不怀疑,立即上前一

云水顿时恼怒,“你脑子锈了?为什么不与秦钰合作?”

谢云澜对秦钰道了声谢,扔给了言轻一匹马缰绳,自己翻身上马。

“情况就是我本来要去西山军营,路过此地,发现了孙太医的马车,车夫和他均死在车中。”谢芳华三言两语说罢,道,“现场丝毫没破坏,刘大人带了仵作来了吧?”

他自小离开双亲,可曾想家?

“听音?你过来做什么?公子想吃夜宵了?”听言见谢芳华来了,立即问。

左相虽然不如他夫人热情,但也是面带笑容,以岳丈的身份和气地和秦浩叙话。

“属下觉得,应该是来自皇上和皇后。”窗外人道,“但是似乎也与王妃和咱们一样,蛛丝马迹不曾查到,皇上怕是会对听音姑娘心中会有想法,皇后也是。”

谢芳华看着他,燕亭他们又来?做什么?

哪怕是皇子,或者是宗室王爷、郡王等皇亲,更甚至是朝中各官员子弟。

“喂,秦铮兄,你的听音可真是了不得,她听到这三个人的身份,连个表情都没有。”燕亭走进小厨房,站在谢芳华身边,侧头打量她半响,敬佩地道。

谢芳华一边写药方一边点头,“只要保养得宜,还是能怀上的。”

刘侧妃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

“这可怎么办?”程铭声音急了,“快,快叫大夫!这里怎么会有毒蝎子?”

“嗯,咬到了!”秦倾声音有些低。

“光天化日之下?这些人拦截刺杀我们,你若是要王法,那么去找他们要去?”秦铮变了陌生至极的音,冷笑一声,拉着谢芳华绕过五人。

金燕见大长公主话语凌厉,只能住了口,看向谢芳华。

“回公主,准确。”二人齐齐回话。

忠勇侯府钟鸣鼎食,前世给谢芳华请的女教习虽然不如宫里皇上给公主请的教习有名,但也是学艺高绝。她对琴棋书画这些东西本身就有天分,不像是侍弄花草,半丝天分也无。所以,这些东西早就融入了她骨子里,虽然放置了多年,拿起来也不难。

听言端来饭菜,摆在桌案上,秦铮洗手,坐在了桌前。

小泉子知道他摇头,再劝也没用,只得拿了把扇子,给他打着,虽然过了中秋,秋老虎还是有些热的。

“我们回京时,他们答应过我们,会平安地带着孩子回来。王妃放心吧。”李沐清道。

李沐清又点了点头。

秦钰听罢,眉头紧紧地皱起。

“因为他和衣而睡,里衣上的褶皱不全是睡觉压的,而是淋了雨。因为昨夜下的雨大,他不曾踏出房门,否则,就不会仅仅是沾了些雨,染了些潮气了。我猜测,他半夜应该是打开过窗子,时间不太长,风夹着雨顺着窗子吹进来,他身上穿的上好的锦衣沾了些雨气水汽,染了湿潮,才是如今这皱皱巴巴的样子,尤其是衣服摸着手感发涩。”谢芳华道。

青岩立即应声,“是”

“小姐,这整座山林院落都怪怪的感觉,也许您根本就不该答应他来这里。属下二人怕是一旦有什么事情,护不住您。”春花忧心地道。

赵柯摇摇头,“我进去看看公子!”

她曲音落,有十八人从暗中现身,齐齐见礼,“拜见小姐。”

两盏茶后,所有的卷宗全部烧毁,只余下满室的草灰味和一盆的灰烬。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他。

不多时,右相府的管家得到消息匆匆跑来,来到之后,连忙给二人见礼,“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您二人可是有事情”

谢芳华握住她的手,“我们也能查出来,荥阳郑氏和北齐暗桩不能一拖再拖地步解决。齐言轻立为太子,接手朝政,站稳脚跟后,定然会立即出兵的。必须要赶在他前面做好一切。”

“您将兰姨叫进来。”谢芳华道,“再吩咐个您信得过的人,守着门。”

她沉默片刻,低声问,“你确定”

“是。”春兰慢慢地松开谢芳华,转身去了。

最后,秦钰终于看不惯了,一把夺了她的纸笔,温怒道,“这种事情,是一日两日能做得成的吗你再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朕看不如把你关去暗牢养着,你就真听话了。”

谢芳华揉额头,想着以后她还是不要在秦钰身边待着了,比秦铮还婆妈,以后秦铮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算了。总好过被这么个已经渐渐有了皇上架子和脾气的人管着好。

玉宝楼的伙计不识得从来没登门的谢芳华,但可是识得秦铮和金燕,见秦铮牵着谢芳华的手,也顿时就猜出了谢芳华的身份,连忙毕恭毕敬地将三人热情地请了进去。

秦铮听了弯起嘴角。

实在难得一见!

谢芳华失笑,“那这回你可要抓住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