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88章:生拽死拖

是啊,一旦朝廷实施改土归流,这就和削藩一样,那些土司们怎么会甘心,肯定要联合起来发动更大的叛乱。

方继藩的手,便行云流水般的在小香香的香tun轻轻一拧,小香香吓得花枝乱颤,眼眶一红,泪水啪嗒要落下来。

也好在现在府中的人都乱做一团,没有察觉出这位方大少爷有什么异样。

原来是因为自己病,所以父亲才冒险加急用兵,难怪回来的这样早。

“少爷……少爷……”邓健兴高采烈地迎上去。

到了奉天殿,弘治皇帝才坐定,就立即召了刘健等人觐见。

刘健立马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起来。

…………

“可是父皇……这个世上,并非是所有人都是懂行的行家,玉佩这样的东西,若是遇到不识货的人,在他们眼里,就显得廉价了。最好的办法,就是穿金戴银,如此才可让人知道自己的身家。”

他深深的看了方继藩一眼,这意味深长的眼神,方继藩是懂的。

这算咋回事?

可是对皇帝作弊,这是找死,你求着皇帝别耍赖和作弊都来不及,若是被陛下查出一点端倪,这作坊便算是没了。

弘治皇帝看着得意洋洋的朱厚照。

朱厚照一愣:“……”

战战兢兢的,扶着门框,进了公房。

哪怕是这一场赌局输了。

卖出的数目,竟没有上个月的一半。

“陛下……陛下……”刘健担心的不禁道。

只是可惜……此时他没有胆子开口。

弘治皇帝顿时心里遗憾起来。

弘治皇帝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人。

这洛阳城南门的守将,乃是新军新兵营的大队官杨霞,杨霞见有新军的同袍竟出现在城下,一开始还有些发懵,杨霞曾是勇士营出身,此后才到了新军做了教官,最后升任为了大队官,而城下来的人,口称自己是新军第一营第二大队的队官,这个人,杨霞是认得的,只听了他的名字,便在城头大吼一声:“你是赵津?不可能,赵津怎是你这模样。”

瞬间,洛阳人在得知了这噩耗之后,立即就明白,那传闻是真的。

正因如此,整个洛阳城里,堪称是众志成城,即便是衍圣公府,在无数读书人的呼吁之下,也不得不下了学旨,抨击了楚国皇帝的行为。

他心里只是一声叹息,大抵已明白陈凯之的意思了:“蜀国上下,无一对蜀王敢怒不敢言,蜀王勾结了胡人,与蜀人并无一分关系,这都是蜀王刚愎自用,陛下能够明鉴,臣与数百万蜀国臣民,欢欣不胜。”

张煌言摇摇头:“不答应是对的,眼下,我看这大陈完了,何必还要趟这趟浑水呢,若是几日之前,老夫还得跟着慕娘娘死守下去,可现在不同了啊,大楚皇帝派了使者进城,只要洛阳降了,便可秋毫无犯,由此可见,大楚皇帝也有仁慈之心,若是此时,让人知道,我们张家派出了壮力,去协助守城,到时楚军进了城,这就多了一条罪状了。下次若顺天府的人还来,就和他们说,家里人手不足,只有一些妇孺和老仆,实是无能为力。”

陈凯之先问起他,是否收殓了这位杨大人的尸骨,无疑是表达了对这个忠臣的关心,那么,这就形同于,将杨义与大楚皇帝项正对立了起来,在楚国,还是有忠臣的,并不是什么人,都和项正一般昏聩无耻。

呼……

当然,众人似乎也心知,楚国国君,乃是他们自己弑杀的,谁都逃不了这个责任,若是楚国的社稷不亡,只要存在一日,将来楚国皇太子登基,或者是任何人继承了项正的大位,他们都是楚国的乱臣贼子。

项正厉声道:“是谁在吵闹,是谁在吵闹,好大的胆子,去将梁萧叫来,将梁萧叫来。”

人群之中,有人厉声道:“不杀项贼,还待何时?他们污我们为乱贼,可真正的大贼,正是项正,此贼勾结胡人,要教我等父母兄弟无立锥之地,胡人杀了我们多少人,胡人与我们的仇恨,难道大家忘了吗?勾结胡人者,即为我等死敌,杀!”

项正已气得发抖,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的丞相,居然敢说出这些话,这是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士气,这杨义……疯了。

回家……可以回家了……

他目光疯狂的在账中的将军们脸上逡巡,而将军们,却一个个大气不敢出,依旧还是面无血色。乌压压的骑兵,一路行来,那马蹄溅起地上的泥泞,战马疯了似得打着响鼻,显是筋疲力尽。

有人大呼道:“陈军怎么会来,陈军从哪里来的?他们……他们是自关外回来的陈军!”

吴燕随即行了个礼:“臣代大越皇帝,多谢陛下。”

好在他虽不同意,可陛下既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也无可奈何。

项正只笑了笑,不予置评,却是看向杨义:“杨卿家有何高见呢?”

晏先生听罢,哑然一笑,忙是点头:“陛下说的也有道理。”

又何至于,一个海外杨氏,可以兴风作浪?

这岂不是到了天下无人可敌的地步了?

二人被提上来,亦是被乱枪打死,辅兵们上前,将他们吊起,这里,早已排列了数百根木桩子,一具具尸首便被悬在木桩上,陈凯之再留下了一营人马,接着,下令回师。

何秀口里反反复复的念叨着,可他心,已是彻底的凉了,出关十五年,这十五年来,一次次的为胡人谋划,可谁料到,最终却成了今日这光景,原以为的荣华富贵,现在却是朝夕不保。

陈凯之便吁了口气道:“朕还听说,你敏锐的察觉到,胡人不该和我们决战,因而一直在劝说,胡人不要立即进兵,可最终的结果,想来令你现在悲痛欲绝吧?”

他依旧还能听到叫骂,听到无数的哀嚎,这无数的声音交织一起,突然,有一双靴子蹒跚的踩过了他的手,他身子仿佛打了个激灵,于是,双目猛然的张开,眼前……几乎已经没有站着的人,只有带火的旌旗,已烧掉了半边,斜插在泥地上,那无数的尸首连绵,自己的身下,俱都是鲜红的积水,一个胡兵在地上挣扎着,哀嚎着,顺着另一个方向爬过。

甚至有被削掉了半个脑袋的人,发出了最后的怒吼,朝着最近的人直接扑过去,将人扑倒,直至彻底没了呼吸,那双手却依旧将人箍着,无论如何,也不肯撒手放开。

在这种情况之下,只有刺刀,才是最值得信赖的伙伴。

可随着这意大利炮的疯狂扫射,一排排的骑兵倒下,而后头的骑兵,却又争先恐后的杀到。

胡兵挥舞着刀,疯了一般的跃入壕沟。

可现在……这一个个高呼着不退的人,明明他们的人数不及后头蜂拥驰援的胡人,在这一段缺口,即便是投入了有限的预备队,却也远不是蜂拥而入的胡人人数之多。

啪,这是熟练的不能再熟练的声音,其实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射中,而接下来,只需要将火铳抽回壕沟里,装填弹药之后,继续射击罢了。

可问题在于,在这炮火轰鸣,子弹乱飞,弓箭如蝗,战马川流不息的战场之上,自己根本无从有效的下令勇士们退下来。

第一营第一大队的阵地上,这近三千的人马,几乎所有的家底俱都抬了出来。

大汗举刀的动作,被后头的亲卫和骑兵看了个清楚,这这白狼一族,头狼亲自冲锋陷阵的标志,头狼亲自作战,足以使所有人激动的眼睛发红,激动的发出怒吼。

这种大吼,在一般情况之下,其实是很难让人做到镇定的。

这时,突然竹哨声响了,这是斥候们的竹哨,竹哨短促而尖锐,一下子,壕沟中的无数官兵纷纷探出头去,无数颗脑袋和眼睛,顿时看到了前方数里之外烟尘滚滚。

马蹄在轰鸣,这千军万马所发出来的震撼蹄声,一次次敲击着大地,以至壕沟里无数的土屑哗啦啦的落下,一个个官兵顿时满是土腥。

莫说是士卒,便是将军和武官们,也俱都是垂头丧气的样子。

赫连大汗勒了马,迎着朝霞,露出了狞然之色,他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赫连大松:“看到了吗,歼灭了这支汉军,汉即无人了。继续征集各个草场的牧人,要凝聚一切的力量,不要让他们一个人活着逃出去。西凉人为何至今还未到?”

兴奋的胡人首领们个个嗷嗷叫起来,一个个激动的满脸通红,有人也跟着拔出了刀,将刀在空中挥舞。

他们当然会毫不犹豫的起兵,立即侵吞大陈的疆土,一则兼并大陈,壮大自己,二则,也防止胡人深入大陈的境内。

王翔叹了口气,看向随军参谋部的诸参谋官:“立即草拟出可能的计划吧,要针对胡人的特点,研拟出最合适的战法,无论如何,也要给敌人一个重创。”

何秀心里想,这些喝醉的胡人,还是少惹为妙,他忙是想要折身避开,可那胡人却不肯放他走,勒马疾行着挡了他的去路,其他武士也纷纷勒马而来,哈哈大笑。

何秀心知这几个喝醉的武士其实是认得自己的,可故意找自己难堪,不过是借着酒意撒泼而已,此时如何分辨,也没有用。

陈凯之和其他人不同,他很明白,兵贵精不贵多的道理,从前的所谓百万雄兵,好看倒是好看,听起来也是唬人的很,可实际呢,面对寻常的叛乱倒也罢了,真正遭遇到了关外的铁骑,根本就无法抵挡,而且,一旦有军队崩溃,就会引发诸军的崩溃,人数越多,到了兵败如山倒的时候,伤害反而越多。

在大是大非面前,这种人永远只有自己的私欲,没有大爱。

若是能借此机会,兼并各国,实是再好不过的事,毕竟各国都是汉人,倘若用战争的方法,不知要死多少人,还不如凭借着极高的声望,促成此事。

虽然条件有限,一个大堂里,数百上千人席地而坐,人挨着人,点了蜡烛和油灯,只有教习被围在中间,基本靠吼着教学。

可又怎么样呢?

晏先生面对忧色。

最后的目光,定格在了胡人身边的一个汉人身上。

这消息一出,送至洛阳,顿时天下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