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109章:长篇累牍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9章:长篇累牍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桂姐你先回去,交代家里的其他人别把臣羽的事情告诉爷爷。”

“不是!”他侧头扣住她的下巴,迫她仰起头来望着自己的眼睛,“是我认识你在先,是我爱上你在先,如果不是我爸跟她爸之前的早有约定,我也不会跟她结婚。我爱你!我爱的人是你,是她破坏了我们!”

曲耀阳赞同的点了点脑袋,又指着设计图的另一处说道:“到现在你也没有同我解释一句,当天晚上你为什么会突然离开?上了我又一声不响地跑掉,是怕我跟你收钱么?”裴淼心对郭秘书没有太大的敌意,他虽然是曲耀阳总裁办公室的秘书,却未必能清楚她同那男人之间的事情。

他又接了一份国外的订单,想是出国接洽的时候顺道散散心,也许这样才能理清楚他混乱的思绪。可是,他人是去了,坐在会议室里商务洽谈还是开会,却因为满脑子都是她,根本就安生不下来。

原来是这样。

裴淼心自是不得而知,发生了那样的事后,一直叫嚣不断的夏芷柔还有没有见上曲耀阳的面,或是见了,一切早成的定局她也再无法改变。

夏芷柔笑了笑又道:“那时候我最恨的就是猪脚米线,天天吃,顿顿吃,简直油腻得不得了,可是哪曾想到,在监狱里待了这些日子,之前吃过的什么山珍海味我一样都想不起来。还就是这猪脚米线,让我特别怀念。”

她说:“耀阳这几年都不在外风流,只是有时候孤单寂寞的时候跟什么小明星见见面面吃吃饭,但时间都不会太长,又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已经够算是对得起你守候了他这么多年,你说你这曲太太在外人眼里当得多有面儿?”

“我今天早上又吐了。这几天我都是这样,你不在我身边,我睡不好吃不好,还成天地吐,有时候苦胆水都吐出来了,我一边吐还一边哭……”

他一时有些语塞,焦虑望着她,却半点答案都回答不上来。

裴淼心拉着手上的小皮箱跟着上前,“也没有什么,只是在想,希望这趟回去以后,那个城市的一切已经再与我无关。”

严雨西扬头一应“当然”,关上门去望蹲在地上收拾东西的裴淼心,过去就扑在她一边的床上,“淼心,你可记住了,在这千万别告诉别人你真名,不然以后回到a市你想再抬起头来做人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那一拉一扯,前头的曲耀阳正好回过头来。

“在到这里来之前,臣羽同我说过,曲耀阳曾经告诉过他,军军不是你们的孩子,也是臣羽帮忙,把孩子暂时送到国外,避免国内的新闻波及。”

走过去将其中一张纸捡起来看时,上面是已经成型的一副设计作品,设计的每一个细节处都被她用箭头标明,包括用什么材质什么方法制作,她全都进行了标明。还有旁边的一本杂志,不像是国内的什么杂志,到像是国外的名流专访,且全是英版面。

“那里太乱了,不好意思,我刚才一直在画画,画得过了时间才想起来要做饭,所以……我马上就过来收……”裴淼心从厨房里边端了盘菜出来,刚往餐桌上一放,就看到站在茶几旁边拿着画稿的曲耀阳。

于是裴淼心提着手中的东西,直步进了酒店以后,直接就搭乘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去换鞋。

他有力的大手紧紧箍住她的手臂,这一记拉扯直接将她重新撞回怀里。

那一天似乎也像现在这般下过一场大雨,大雨过后的学府大道尽头就是栽了茂密梧桐的临街长椅。

当初他认识聂皖瑜那姑娘的时候,就隐隐觉得这是个藏得极深的女孩子。

……

她下车,付钱,提行李,等到换领完登机牌后才对电话里的苏晓说:“如果这次我再回来,我会先结婚。苏晓,我犯错误了,我跟一个早就应该断得一干二净的男人上床了,可是我知道我错了。我不知道人这一生到底有几次机会跟过去的错误告别,可是我真的已经尽力了,我也不想再给自己机会回头,因为回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最终只是害人害己罢了。”

也不知道着夜究竟是怎么了,格外的漫长,格外的让人口干。浓烈的酒精和饭桌上够筹交错的呛人烟味都让他觉得心乱无比,这夜里他早已累得不行,想要躺下好好休息。可是上楼了下来,下来了又上去,如此反反复复,恰到现在,他只想喝水。

裴淼心提着睡裙裙摆靠近,刚刚伸手准备将窗户拉关上,却正好看到小花园的外面,道路的两边,一点红红的星火,在那燃了又灭。

……

他一说这事她就不高兴地用力甩开他的手,认真吃东西的时候脸色全变,沉静得好像之前的亲昵还是她的笑声,全部都是他的一场幻觉。

她无心人似的弯了红唇,更凑近他一分,“我怎么没好好说话了?而且,你的夏芷柔还怀着孩子在房间里等着你!怎么,你喜欢让她独守空房?还是想让她尝尝曾经我过的生活?也对,小西同我说过,男人其实都是一样,家里的永远不如外面的,所以现在,你还是快回去吧!”

“我站不站在这里似乎同你没有多大关系吧!”

奔进客房洗手间里用挂在一边墙壁上的风筒将自己的头发和衬衫吹干,旋身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听着主卧里的动静,想他大抵还是在冲澡收拾当中。

聂皖瑜的言下之意,曲耀阳纵是个傻瓜也听明白了。

曲市长冷冷看向曲耀阳一喝,“总之这事儿我现在就这么定了,皖瑜她必须是我们家的大儿媳妇!”

夏芷柔还看到一则报纸上刊登了一张当年她上学时的照片。照片里的她长发飘飘,一身纯白色连身长裙,这本来是当年曲耀阳最爱她的装扮,可是那照片旁边的附注却忒的让她恼火。那附注上写的是“野鸡扮清纯,实则为小三”。

她慌忙上前抓住曲母,“妈,真的请你相信我好不好,那些报纸上说的东西都编的,那些全部都不是真的……”

一听要验军军的dna什么的,夏芷柔就知道收养孩子的事情可能再包不住了。若是从前她可能会害怕,可是现在她肚子里怀的这个却真真是曲耀阳的孩子,她还有一个王牌在手,她不怕验什么dna的。

梁冠东手上拿这只酒杯,一派老谋深算的样子,“曲总,没想到你们家是这样的相亲相爱,刚才真是让梁某刮目相看。”

“如果早知道你过得不好,我应该早点回来,早一点回来了就好。”

这一下曲耀阳似乎没有拒绝,只是抬了抬有些沉重的眼皮后才道:“也好,反正我今天不想回家,就去你那吧!”

他脱下了身上的衬衫,那从腰腹一直盘亘到他尾骨以下的疮疤却看得裴淼心一怔。

“芷柔她从来都不是二奶,她是我的女人!难道你的小姐妹儿没有告诉过你,我们就要离婚了么?我离婚之后芷柔就会进门,到时候她才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曲母连受打击,早就已经受不住地往后倒退了两步,却被身后陪同而来的陈妈赶紧扶住。

他忍不住轻咳了一声才道:“你醒了,是不是我们在外面说话的声音吵到你?”

“闷到是不会觉得很闷,我只是觉得,吃饭这么一件简单的小事都被你这样复杂化了,也难怪你会经常觉得胃疼。”

“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一边待着去。”万晓柔怒瞪完陈妈,又去看曲母,“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怎么想的,你现在特后悔当初赶裴淼心出去,让我进门吧!可是就算她现在做了你的儿媳妇,她也帮不了你。你从前到现在对她就没安过什么好心,我要是她,早巴不得谁赶紧把你弄死了得了,就算她知道了我威胁你,她也绝对不会帮你的,你省省吧!”

裴淼心苦笑,“那说不定只要你恢复记忆,想起从前的事情,对她,你或多或少还是存有眷恋和感情,只是现在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罢了……啊!”

芽芽到是已经睡着,正兀自蜷缩在裴淼心的旁边,可儿子思羽,正一边吮着自己的大拇指,一边在他妈妈的怀里眨巴着眼睛到处乱瞄。

背后是曲耀阳嗔怪的声音:“谁是你的二嫂,臣羽是我的弟弟,你还唤他二哥,这到底算是什么关系?”

……

他宠溺一笑,捏了捏她的脸蛋,“想什么呢?从上车开始你就一直走神,怎么,不喜欢刚才的那位聂小姐,觉得她跟我哥不配?”

“我哥其实并没有向我表示过会同聂小姐结婚,可我刚才,还是那样说了。其实我是故意那样说的,也许我当时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又也许我潜意识里就希望他再次结婚,尽快结婚。因为也只有那样,我才会觉得自己安心一点。而不是像现在,觉得自己一切的幸福好像都是偷来的。我不只偷了你,还偷了芽芽,我现在所有的一切好像都是场梦一样。”

“那结果呢?”大学毕业到现在的第一份工作,裴淼心自然是紧张得不行。

她才走两步就被他拽住手臂,“这里没人要和你做戏,粽子呢,不吃吗?”

她喉头有些哽咽,“不吃了,我刚才好饱,已经吃不下去。”

她知道这里不属于自己,就像某个男人,永远也不会属于她。

他也会红眼睛?

两个人推了房门出来,刚准备从走廊上离开,突地听到尽头那间房门里“咚”的一声。

那是裴淼心第二次听那个叫汤蜜的小女人哭得肝肠寸断的声音。

她总以为那年她跟他在北京,易琛搂着哭得就快背过气去的汤蜜……她以为他会决定重新回到这个有着他易家一切的城市。

曲耀阳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又去看曲母,“妈,我以为这些日子,你与她应该相处得不错。”

小家伙似乎正在跟她怄气,又仗着有奶奶撑腰,撅着小嘴犟了半天,还是点了下头道:“嗯。”

曲家一群人,从主桌走到大门外边都耗了半天,曲婉婉与护工一左一右搀扶着爷爷往外走时,正好遇上厉家的人过来同他们打招呼。

曲婉婉走后,曲耀阳才拿着车钥匙寻到停车场,准备开车回去。

曲耀阳定了定神,按下车窗,对上站在车外面的人。

她虽不大情愿,但还是将电话翻出来接起,是平日里与她往来密切的何太太。

拽在手中的电话就这样被挂断了,日光朦胧映照里,又重回了一室安静。

“唉,我听说婉婉你家那位从月前毕业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工作是吧?”

幸亏幸亏,他们所有人还不至于难堪了去。

“那这是臣羽买回来给你的地方?”

裴淼心张开双手抱了抱母亲,“我知道您跟爸爸在外边辛苦,可我还是这样不省心,一点出息都没有,没办法帮你们承担些什么,还总这样折腾你们。”

他拧了眉,“是不是要那么早?我现在正开车回去,梳洗完再折腾一下时间就差不多了,我那地儿离爷爷奶奶住的地儿远,你让我七点怎么过去?”

“裴淼心你别任性!”

“不是我要去惹他!他现在整个人浑身都不对劲,他到现在还想着那姓裴的小狐狸精!可是跟他结婚的人是我!曲家的大少奶奶是我!我们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找了那么多的新闻记者,把当年我要跟他结婚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不就是不想给那小狐狸精后退的机会么!可你看看他现在对我的样子,他其实早就不待见我了!妈,你看他怎么对我!”

夏芷柔的眉眼闪烁,她跟曲耀阳家里头的事情,她从不与外头的人说,只一怒目,“怎么没有!谁要跟你说这个事情!”“是么,那就谢谢曲总裁了,现在你可以离开了,我要换衣服,请你不要再待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谢谢。”裴淼心的声音里尽是颤抖的意味。

他想说的话明明不是那些,也不是为了激怒她或是让她觉得难堪。

曲耀阳刚做了一个准备追上楼梯的动作,眼角余光里正好瞥到微微挑着眉望过来的陆离。

曲耀阳气不打一处来,曲母则委屈了半天,索性直接哭了起来。

曲母两眼一抹黑,差点就晕了过去。

“我到并非想要再找人帮他,我这个弟弟,从小比我跟臣羽都要幸运,含着金汤勺出世,闯了祸也有人为他善后,又有我爸妈无条件地那样宠着,确实是给他养成了一些不好的毛病。”

“是、是的,曲先生,还有我父亲前年住院开刀的费用,也是您给免的。关于这点,阿成一直十分感激,也一直、一直在找机会,想要报答先生您。”

此刻,吴曦媛的手机正好响了,几声过后她接起来,张嘴就说了几句日语,且十分的流畅。

可那螺丝肉只有那么一丁点,吃不到一会她就开始不耐烦,说:“你快点,嘴里又没有了。”

曲臣羽激动起来,一边用力吻着她双唇,一边在暗夜里睁大了眼睛看着她所有的反应。

可是她不要。

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看来,她真该听了年婷的建议,重新为自己换一辆新车。

轻吼一声用力甩开他的掣肘,她红着眼睛冲他怒吼:“你就是成心的!这所有一切其实早就是你计划好的!在你眼里我们所有人都是傻瓜,只有你!只有你自以为像神一样操纵着我们所有的人,把我们当成傻瓜一样愚弄和伤害,让我们像白痴一样落进你的圈套任你宰割,你无耻!”

曲耀阳皱眉站在原地,听着阳台边上的聂父一声冷哼,被转过身去,似沉痛到了极致。

吴曦媛镇定回神,片刻之后才道:“我懂你的意思了,曲总的初衷可能是好的,可是董事会里毕竟人多,那些人也不全都与曲总是一条心,谁也把不准那些人会对‘玉奇’打什么主意,毕竟每个人的出发点与利益点都不同。而这,也是你想要加入董事会的原因。”

“你是担心现任高定部的主管eric会生异心?”

“芽芽,刚才还在房子里的时候,你麻麻不是跟你巴巴已经商量好了,她也跟你说好了吗,今天你要跟巴巴还有姑姑在一起过,我们会带你去看跟玩好多好有趣的东西,还会吃好多又漂亮又好吃得不得了的东西。还有,我是你巴巴的妹妹,也就是你的姑姑,你应该叫我‘姑姑’,不是‘姨姨’,知道吗?”

这一句话就跟点燃了火药似的,空气中自然蔓延一声“吱——”。

再不敢在这鬼地方待,能跑多远跑多远,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惹了曲耀阳的不快,这会子他把火药拿到自己跟前烧,还是走为上策。

她弄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发了脾气,还是突然忆起他替自己掏了住院费的事情。

裴淼心低头翻着,折腾了半天,还是无辜抬头,“我、我好像就没有拿钥匙……”

“你跟郭秘书是怎么回事?”

曲耀阳抬眸看了这憔悴的小女人一眼,默不作声将车开上了环城高速,过了段时间后,才行驶在烟雨朦朦的主城街道上。

看到裴淼心一直安静靠在窗边没有接话,曲耀阳又道:“可是,那些过去的人和事我们已无力追回,剩下的日子,我要你只看着我一个人,能做到吗?”

裴淼心哈哈笑了半天才问卡通熊道:“可是大叔,你这样不热吗?我还是帮你把头套摘了罢!”

裴淼心的手挽在他的手臂里,连忙摇头,“我不饿,没关系。”最重要的是他也一天没吃了,她更担心他的身体。

曲臣羽喜滋滋地看着她,又伸手揽了揽她,偷偷在她耳边夸她今天漂亮。

曲母适时闭嘴不再吭声,却到底因为什么事情彻底和曲市长翻了脸面,所以从前再能假装恩爱牵手人前,这一刻却无论如何都不愿了,他俩就是撕破了脸。

等到曲臣羽绕完一圈发现姗姗来迟的曲耀阳时,这才赶忙牵着裴淼心的手过了来,“哥,这一杯,我跟淼淼一起敬你,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们的照顾,还有上回她在家里昏倒,也是多亏了你送她到医院里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这个,跟这个,这些全部都是冷的,裴淼心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浪费粮食?之前给我煮方便面都舍不得放午餐肉跟鸡蛋,可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做这一桌子的菜到底是想怎样?告诉我你在你‘老板’的公司工作得很开心很快乐,他除了正常的工资收入以外还有其他的零花给你,所以你现在很满足很快乐!你做这一桌子的菜,不就是想告诉我这些吗?”

裴淼心正尴尬,不知道如何同芽芽解释,身后一道身影忽闪,是曲耀阳。

曲耀阳固执着向前迈步,身后“咚”的发出一声。

医院走廊上“咚咚咚”的脚步声,是急寻而来的曲子恒,一进门就问:“妈怎么样了?”

“我是会做好我自己的!可是你呢?大哥,你又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曲耀阳被弟弟的问题弄得一怔,还是向后退了一步,放开对他的掣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