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111章:让枣推梨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1章:让枣推梨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这家伙,孔武有力,前几日,还和一个自称是大漠力士的人摔跤,结果轻轻松松,就将对方打趴下。

口里道:“陛下洪恩浩荡,儿臣铭记于心,陛下对正卿的良苦用心,正卿若是知道,还不知多高兴呢。”

王不仕:“……”

“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陛下若是下了决心,这还是银子的事吗?”

人是最容易生出效仿之心的。

卧槽……

其实,对于真正的统领草原诸部,大家也没有什么经验。

张懋等人进来之后,纳头便拜,道:“陛下,今日陛下扬威大漠,这定是祖宗显灵啊。”

“竟然是他……”弘治皇帝脸色冷然。

紧接着,这寝殿的门打开。

可在这天坛之上……却是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说着,他气定神闲,朝‘皇帝’走去。

而就在此刻,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匕首……竟是凝在了半空。

敢情这大明的皇帝,一个比一个狠哪。

做宦官有什么用,努力了一辈子,不还是人的出气筒,给人背黑锅的吗?

…………

萧敬道:“咱有一件事,忘了做。”

他已经一宿未睡了,听到外头,是汉人士兵的操练声,他整个人,松懈不下。

天家之事,自己不掺和才好。

他心里有点狐疑。

方继藩将他的要伸到口里的蚕豆打下来。

至于身高,可以特制一个千层底的鞋,这样人可以显高一些。

方继藩不禁道:“这什么话,看不起为师?”

天可汗的称号,对于任何天子而言,都具有极大的诱惑力。

不得不说,大漠诸部的马屁,算是拍对了地方。

任何一个皇帝,都有好大喜功的一面,这一点,自不必待言,自己这老丈人,当然也不能免俗,别看他啥事都风淡云轻,方继藩还能不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

只不过……到了现在,却已式微了,莫斯科公国已经崛起,这数十年来,他们屡屡和莫斯科公国交战,结果却是屡战屡败,甚至被驱逐出了乌拉尔山脉。

数十辆马车,到了西山交易中心,齐刷刷的壮汉,一字排开。

“原来是他!”

此次,需筹款三千万两纹银,每两银子,作价一股,现在放出来的,乃是两千万两股,据说,宫中采买了三百万两,也就是说,当下,还有一千七百万股。

弘治皇帝面上一冷:“继藩,你也当朕是瞎子吗?”

…………

他现在突然发现,墨镜也有墨镜的好处,这一身行头穿出来,很别扭呀,戴了墨镜就不同了,就好像身上多了一层保护色,至少,不至于如此面红耳赤。

“三十两银子一两……”

王不仕也算是服气了,正要匆匆上车,这时,却听身后道:“老爷,老爷……”

那近视眼镜,也才一二两银子,你这一染黑,就敢百倍的价格?

要给父子二人,足够的时间沟通交流嘛,自己凑个啥热闹呢,自己急急忙忙去了,指不定会给他们的沟通造成障碍。

弘治皇帝心里瞬间舒服了些,可面上依旧是一副肃然,从嘴角里冷哼出声:“那么,若是太子大不敬呢。”

哪怕是新学开始渐渐崭露头角,甚至连皇帝都认同这些主张。

现在你方继藩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什么意思?

方继藩不由解释道。

弘治皇帝搜肠刮肚的想了很久,依旧对于这个陌生的名字,全无任何的印象。

社会形态改变了。

于是,弘治皇帝沉默片刻,道:“方继藩,最近在做什么?”

干爷爷的恩情,赛过咱的亲爷爷。

“我方继藩满门忠良,到了我这一辈,更是以天下为己任,忠心皇上,保境安民,你视金钱如浮云,我方继藩视金钱如粪土。”

王不仕一愣,一脸的茫然不解。

可在此时,他们却激动起来,纷纷拜倒在地。

现在……一切都的得到了证实。

弘治皇帝微笑:“这样说来,朕若是买一些,一定不会赔本?”

弘治皇帝厉声道:“啰嗦什么,快去。”

交易中心。

到了次日一早,竟涨到了一两六钱,照着这趋势,怕还要涨。

在成化年间的时候,成化皇帝多疑,因而在东厂之上,设立了西厂,打听的,就是妖言惑众之事,只是……这西厂借此机会,不断膨胀,弘治皇帝登基,却将这西厂给撤销了。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这西厂,只是一个称呼,叫什么都可以,哪怕是叫内厂,叫外厂都可以。”

这倒并非是因为,王莽的新政,有多残酷,而是因为,这新政,十之八九,是一拍脑门决定的,他根本没有一群,真正去解决问题的团队,也没有一个调节社会矛盾,以及解决矛盾的方法。

而在此时,朱厚照道:“大舅哥,给他将东西背上。”

这降落伞,乃是方继藩的新玩意,配合着飞球使用,效果更佳。

这个时代,虽然有朝廷亏空,或是地方官府卯吃寅粮的问题,可这毕竟,还很原始,而似这般,大举借贷的,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贵人显然有些震怒。

…………

王细作躬身回答道:“这是一群强盗,一群疯子,他们残暴,无礼,是一群恬不知耻的异教徒。不过……他们的舰船,却大多,没有配备足够的火力,他们的火炮,粗制滥造,他们的水兵,衣衫褴褛,面黄肌瘦……是的,阁下,他们不堪一击,而且……他们的行政体系,宛如一只臃肿的泥足巨人,看似庞大,实则,却只以皇帝为中枢,谁控制了他们的皇帝,谁就可以令他们屈服。”

感觉这一刻,魔鬼虽然在自己身体里流失,可自己的生命,似乎也在流失。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想要银子了,这才想起了为师,你们这几个师兄弟啊,没一个省油的灯。”

反而在宫里,更能静下心来,好好的读书学习了。

奏报送到的乃是兵部。

兵部尚书马文升一看,则立即命人,送入宫中。

陈列显得不安,忙是磕头:“陛下,王先生所说的白令海峡,实是艰难啊……”

等方继藩出了宫,想到王文玉的处境,现在……也不知生死。

听到罢黜……

罢黜不是致仕啊。

方继藩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继续道:“你们是什么东西,也高攀的上我这徒孙?”

当他听到自己的女儿,竟医治好了太皇太后,他突然恍惚起来。

刘焱和刘文华二人,自是滔滔大哭,他们知道,自己最后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梁储决定……不谢了。

一群女子,便如男子一般,开始当差,给予她们足够养活自己的俸禄,还授予了官职。

弘治皇帝心情格外的好,陪了皇祖母半宿,这皇祖母一再说着要知恩图报的话。

经张皇后提醒,弘治皇帝方知梁如莹有一个未婚的夫婿。

不可能,不可能的,梁储就在此,他若是站出来揭破,那么自己就是欺君大罪。

必须得让她们有足够的体力,才能应付各种复杂的局面。

人死了,大家能哀悼一下,这人又活过来……还要故作愁态,这实在是考验到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了。

弘治皇帝便抬着头,不禁道:“朕是左右为难,只是徒呼奈何啊,朕若是言而无信,天家威严,荡然无存。朕若是违逆祖宗之法,此例一开,只恐后世子孙效尤,无功不封爵,异姓不封王,这是我朝定律,就怕开了这个先河啊。”

弘治皇帝打起精神,却见萧敬在一旁抿嘴而笑。

朱厚照瞪大眼睛:“父皇怎么就知道,他们不会信口开河?要是他们信口开河呢?”

弘治皇帝扫视了御医们一眼。

梁如莹听罢,却显得有些不乐。

呸,咱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只是他清瘦了许多,这些日子,一直忧心忡忡,茶不思饭不想,这日子,实是煎熬。

刘文华也不知,何故突然在半夜三更,有人寻上门,紧接着,说是皇上让他清早入宫觐见,他忙是询问,而宦官自是晓得规矩的,不该说的,不能说,而且传旨的宦官,在东厂里当值,是里头下了一个条子,让他紧急去办事,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顿时他心里美滋滋的,就好像吃了糖果一般整个人都飘了起来。

刘焱点头,显得很满意。

哎呀……自己到底何德何能,居然能蒙陛下如此厚爱啊。

却还见这些女医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这……明显是一群来捣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