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114章:豪言壮语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4章:豪言壮语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弘治皇帝眯着眼:“朕看,王不仕这个股东局的构思,就很不错,朕宁可让股东局,来掺和着铁路的建造,也不愿让都察院来,他们懂个什么?按照规矩,朕是这里的大股东吧?”

未来,这大规模的人口,将一路向西,他们需带着大量的给养和武器,翻山越岭,越过千里的荒漠和平原,这可能对于女真人和蒙古人而言,早就习以为常,他们吃的了这个苦头。

邓健朝王不仕眨了眨眼:“我家少爷说了,可以抵押,贷款,有多少,给多少。”

弘治皇帝不禁道:“这么长的铁路线,朝廷有这么多银子?”

方继藩拜下:“儿臣遵旨。”

弘治皇帝没有刻意定下调子,先进行大规模的廷议讨论,看看百官之中,有没有可以切实事情的良方,之后,再缩小讨论范围,进行部议,这个部议,是内阁召各部的部堂,进行更具体的讨论。最后,内阁出了结果,再和皇帝进行磋商。

大逆不道和忠心耿耿,只在这一线之间。

朱厚照吸吸鼻子:“老方,老方他……”

一下子,这寝殿里,安静了下来。

也字出口,一脚飞出。

这显然,是奇耻大辱。

朱厚照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萧敬的嘴,张的比鸡蛋大,可是没发出声音。

“大漠和辽东诸部,而今已经不足为患了,未来大明之患,在大食,在佛朗机,受天可汗之号,会盟诸部,是先安内,使我大明北境无忧,方可对付这些心腹大患。”

到了月底,浩浩荡荡的队伍便启程。

这一路上,看着朱厚照乖乖的随扈在自己左右,一脸莫名乖巧的模样,让弘治皇帝心里,多了几分安慰。

不得不说,大漠诸部的马屁,算是拍对了地方。

方继藩越想,越是头疼。

王不仕面上的肌肉抽了抽……

带着墨镜,能让自己心里产生安慰。

这墨镜,和自己的眼睛度数相仿……

他愉快的从袖里,掏出几副墨镜来:“儿臣随身带着三款,这一副,叫蛤蟆镜……”取了两个夸张镜面的墨镜,方继藩随手戴上,笑嘻嘻的道:“陛下且看,是不是十分适合儿臣的气质?”

深吸一口气。

“他的那个眼镜,竟是黑色的。”

弘治皇帝将提笔的朱笔搁下,不禁感慨,真是令人操心啊。

一见到王不仕出来,众人齐声道:“老爷。”

那近视眼镜,也才一二两银子,你这一染黑,就敢百倍的价格?

方继藩道:“那么儿臣告辞了。对了,陛下,儿臣……这事,还需太子殿下一道帮衬,能否容请太子殿下随儿臣一道告辞。”

方继藩道:“你到了王家,什么也不必管,就恢复你的本色就可以了。其他的事,不用担心。”

时代变了,玩法也变了。

要给父子二人,足够的时间沟通交流嘛,自己凑个啥热闹呢,自己急急忙忙去了,指不定会给他们的沟通造成障碍。

等他磨磨蹭蹭的到了奉天殿,果然,父子之间摩擦出来的火花已渐渐冷却下来。

朱厚照遍体鳞伤,瞪大着眼睛,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方继藩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的脸色。

“少爷说的太对了。”邓健擦拭着眼睛:“少爷这是深谋远虑,一语中的,得让他们花银子,不然百姓们没法活了。”

弘治皇帝拉起脸来:“顺便,将这个欺天灭祖的混账给朕吊起来,你这混账,朕一再对你纵容,谁晓得,你不思改正,反而是一错再错,朕还没死呢,列祖列宗们传下来的社稷,也还在呐,容得了你这混账在此大放厥词,如此放肆诋毁,来……吊起来,朕今日不打死你,朕便愧对祖宗,愧对先人!”

若是出了任何的岔子,弘治皇帝可就血本无归了。

方继藩忍不住要佩服弘治皇帝了。

果然……是如此。

这高塔,倒有点儿像是观星台,高塔的最上方,竟好似有一处祭坛。

“你看,在这黄金洲里,竟能发现这样的祥瑞,这足以证明,我大明经略黄金洲,乃上天的恩旨,这黄金洲,乃上天赐予皇帝陛下的礼物,大明据有此地,定当万世永昌,国祚绵长!通知所有人,立即赶路,不要逗留了。”

这世上,永远不缺的,就是聪明人,谁不知道做买卖挣银子,谁不知道当初买宅邸,就能发家致富了。

坐一辆车,空着四辆,这……

王不仕便微笑,没有拜下去,而是温和的说道:“下官来此,却是酬谢齐国公,还为齐国公,备上了一份厚礼。”

王不仕勾唇一笑:“齐国公,我这份大礼,有些不同。”

方继藩忍不住想,这话,难道不该是我说的吗?

方继藩龇牙:“你这时候送股票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方继藩抢你的钱财,你想坏我方继藩的名声?我方继藩,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拿了你这些股票,看在别人眼里,从此之后,谁还敢显露财富?”

他忙道:“这……”

这一条陆路,算是彻底的走通了。

没了……

这……陛下望之不似人君,像股民呀,头上都好像飘着一点绿。

弘治皇帝却还沉浸在这喜悦之中,玩股票的人,十之八九就是如此,一旦股票暴涨,就开始不将银子当银子看了。

这不是找死吗?

刘瑾乃是东宫的人,怎么可能……让他握有特务刺探之权?

刘瑾磕头如捣蒜:“谢太子殿下,谢干爷爷。”

“不。”王不仕摇头:“臣不这样认为,正因为是齐国公,齐国公的心很大,铁路局挂牌出来,这是大局,他绝不会因为区区如此,而砸了自己的盘子,所以,他必定成功。”

欧阳志是一个执行者。

没钱。

刘瑾:“……”

接着沈傲便开始努力的将他翻起,刘瑾闭上了眼睛,突然眼睛微微张开一点,身后,几个人努力将他推出藤筐。

他抽出了望远镜,望远镜下……是云层。

其实在元朝的时候,就曾有艺人,从高大的城楼里,带着最原始的降落伞雏形,从空中落地,以此来博得喝彩。

朱厚照便懊恼起来:“那你方才为何不劝劝本宫?”

贵人一头波浪似的金发,他听到了理发师的建言之后,颔首点头,碧蓝的眼睛朝理发师看了一眼。

紧接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匆匆进来,是王不仕。

梁储拂袖:“好了,送客吧。”

梁储说着,摇头,苦笑,一脸的无奈,他坐下:“你们是她的兄长,老夫……能活几年呢,将来啊……我看,你们得未雨绸缪,为你们的妹子,打算。”

他似乎觉得有些粗俗,便忙是噤声,良久,才道:“那狂风,甚至可以将人刮起来,一到了夜里,再厚实的褥子,也抵不住严寒,这一路,两千余人,就冻死冻伤了七八个,至于那所谓的黄金洲,更是遥不可及,卑下人等,自是劝说王文玉,不可再走了,再走,咱们,可都要死在那里,陛下,非是卑下畏死,只是……这根本就是一条死路啊。那王先生,手指头,都冻掉了一截,却还是固执的很,说是……一定快了……快了……就要快到了,卑下不敢隐瞒,卑下和王先生,发生了争执,最终,卑下……卑下……”

方继藩觐见,弘治皇帝看了他一眼,道:“王文玉此人,倒是赤胆忠心。”

所有人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见无人为自己说话,刘焱更是恐慌了。

却有人大笑:“哈哈哈哈………”

“梁兄……”刘焱要哭了,一双眼眸睁得老大,看着粱储。

前头没有奉天承运皇帝……

弘治皇帝脸色一愣,怎么,弄错人了?

卧槽,这……

他很懊恼,在解剖房里,为啥一定要将自己全身包裹的像粽子一样,否则,自己改捋起袖子,展现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

他取了手术刀,而此时,女医们已是吓坏了,一个个人,脸色惨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