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127章:孤军奋战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7章:孤军奋战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李建山护着钟凡水手慢慢后退。钟凡更是说道:“我说这家伙怎么能如此幸运地从野兽中逃脱呢,原来如此。”

李建山见状满脸愕然,竟忘了趁此机会逃出蜂群的包围。

朝阳带着轻轻的风洒落在a市的每个角落。夏洛去给龙忆雪买了早餐后便换了衣服出了校园……人还没有到门口,龙忆雪嚷嚷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二人的声音远远的掠去,沈颢从一旁的柳树后面走了出来,看着远去的背影黯然了眸光。

龙尧宸深深的看着夏以沫,在转身离开的那刻,他心里所有的情绪一下子迸发了出来,这么多天以来,他努力的以对她最小的伤害来完成着他的责任,他没日没夜的随时注意着一切,对于她,他半点儿都不敢懈怠。

“少奶奶,早餐准备好了,你吃点儿吧?”

夏以沫刚刚踏上楼梯,底下就传来兰姨的声音,她看去,兰姨不同于前些天,今天竟是带着笑容。

“纪小暖,站住——”

许笑笑艰难的吞咽了下,喘息着说道:“我勒个去了……”她起了身看着一脸始终还噙着茫然,仿佛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样的纪小暖问道,“我说小暖……我不过就回家过了个周末,这怎么就变的我措手不及了。”之前只是听安饶说了下,可是,今天见夏洛的样子,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啊?

夏洛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喃喃说道:“暖暖,我想多了吗?”

沉默,又是沉默!

夏以沫手攥了下衣服,看看有些荒凉的凤凰山,就在龙尧宸把什么东西揣到衣服里的时候,她不经思考的就说道:“阿宸,不如……不如我们回去吧?”

夏以沫的唇在哆嗦,她瞪着一双眼睛看着龙尧宸,敲门声还在没有规律的传来,她看了眼门,随即乞求的看着龙尧宸。

再次皱眉,夏以沫不在理会这个石头到底为什么会变色,看了看外面细雨蒙蒙的天气,她响起昨天大雨中的情形,抿了抿唇,又把电话找了回来……

*

“龙家的人什么时间简单了?”段震气恼的指着段少洹,“我布置了十多年,眼看今年一切顺利,可是,临了呢?龙梓熠被龙潇澈带走,龙尧宸又是个难啃的骨头,龙天霖更不是个省油的灯!三天后的议会,你是不是想要被赶出国会?”

龙尧宸轻倪了她一眼,上前,在床边坐下,冷冷的说道:“出去!”

夏以沫轻轻点了点头,看看左右,见桌子上有专门给病人用的留言簿,顺手拿了过来,写道:很紧张!我本来不抱希望了,可是,早上他说会有特效药的时候,我又有了期待……如果不成功,我会比之前还要失落。

惊讶归惊讶,夏以沫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了看街尾,说道:“南街也陪你来过了,算是也还了你的曲子了,现在……我们可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说到最后,夏以沫的脸一热,本被冷风吹的微红的脸颊上更是染上了窘迫的红润,她咬了咬唇垂了眸,被雪冻的通红的手不安的搅动着,心里更是腹诽着自己的狗腿。

前方的车里,夏以沫趴在龙尧宸的身上,没有了刚刚的紧张,她胳膊也疼,背后也疼,好像比训练时候受的伤要疼多了,而且,这会儿在龙尧宸的身上趴着,好像更疼了。

“小熠不用紧张,你现在还小,”凌微笑笑着看着有点儿紧张的乐乐,又是心疼,又是满足,真想上前抱一抱,轻一亲,“虽然学校对从幼稚园的教育就抓的很紧,但是,我相信,你一定没有问题的。”

“行了,你们就知道哈拉俊男,也不想想,他夺了spark的爱人,还有脸堂而皇之的开记者会?”

夏以沫听完,脚步不稳的向后退了步,整个脸色顿时如纸一样的惨白,那样子就和瞬间被抽空了血液一般,整个身体都好像空了,凌微笑急忙扶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体,也是一脸的担忧和不可置信,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她更加能够体会孩子因为母体的原因而得了永远无法根除的病根的痛苦。

不同于夏以沫和凌微笑担心的问题,三个男人都有一个共识,那个肿瘤因为维c超标会变的很棘手,有可能乐乐没有办法做颅内手术。

经理一听,顿时暴跳:“他妈的,你不是故意的就能挽救吗?老子杀了人也说不是故意的可不可以?”

夏以沫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昏迷不醒的乐乐,因为已经过了凌晨,龙潇澈和凌微笑先回了酒店,龙尧宸和夏以沫在医院里等着乐乐苏醒。

龙天霖眸光一直凝视着视频器,上面的人物不停闪过,当看到有可疑的时候,他都会特别记录后在针对这个人去查,也根据今天接触过果汁的人的身份背景和有可能成为弱点的事件扩张范围的查着……在他眼皮子底下对乐乐动手,这简直对他来说是不能对自己原谅的错误。

*

*

阿湛轻柔的笑了,那样的笑就像烙印一样刻在了她的心里……就像那刻他的吻深深的烙在了她的记忆里。

`照片,两个雪人!

是啊,终于可以离开了……本来应该开心的,可是,为什么,心里却失落的不得了?

夏以沫红着眼眶瞪着龙尧宸,心里知道龙尧宸看穿了她刚刚是假装的,她紧紧的凝着龙尧宸,见他还是没有反应,抿了唇转身往刚刚堆了半个身子的雪人走去……

“切,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居然是发霉的面包。”抢到莫忻然手里的孩子一脸嫌弃的看着手里发霉的面包。

莫忻然几次扑了而空,那四个人却笑得极其开心,“哈哈……看看,这幅狗样子。”

“是他!”夏以沫看清楚了舞台上的男人,一时忘记场合的惊呼出声,本来她的声音并不大,但是,由于spark的出现,是很多人除了听wing演奏会外附加的期待,所有人在本来就该安静的现场更是变的没有呼吸,所以,她这一声浅呼却显的有些格外突兀。

龙潇澈知道凌微笑看懂了他的意思,薄唇浅扬了个淡淡的弧度,墨瞳深处全然都是一直未减的宠溺。

音乐时而激荡,时而透着悲怆的哀鸣,每一个音符都仿佛震撼了人心,就像一个小锤在每个人的心间时而轻时而重的落下,那样的感官的刺激让所有人都深深的凝视在台子上的两个人,仿佛,此刻他们眼底看到的不仅仅是两个操控着音乐的人,而是沉浸在乐海里,向往自由,却又仿佛被折翼了的天使,悲恸之余又在和命运奋力抵抗着,那种渴望自由,却又被自己的枷锁牢牢禁锢的悲愤……他们两个人完全的从音乐中透知给了所有人……

音乐渐渐激昂起来,透着无法挽回的悲怆,小麦的脸色已然陷入痛苦之中,苏沐风亦是如此,此刻的两个人,都被对方的音乐拉入了一个没有办法走出来的漩涡,可是,却又甘之若饴的沉沦下去,两个人仿佛较劲般,又好似惺惺相惜,又好像彼此同情……就这样,直到最后一个音符的收尾……

话落,好像怕被拒绝一样,夏以沫急忙说道:“我不会耽误你很多时间的!”

冷冽没有应声,只是凝眸看着手机上的报道……整个事件知道的人都能看出,那是在说莫忻然父母辈的事情,只是,他到关键的时候卡住了。

**

但,齐亚岛不同,这里表面看上前一片祥和,可是,暗地里,却是个极为乱的地方,在这里,只要你有钱,人口买卖都是常事……

阿宸:

夏以沫听了,这才发现女孩的眼睛虽然大,但是,却空洞的没有光泽,灰蒙蒙的,“你,你看不见……对不起,要是我看路了,也就不会和你撞到了。”

“我喜欢!”

开门见山,从不迂回,龙尧宸一向如此。

蓝影偷偷的倪了眼从挂了电话就安静的不正常的龙天霖,内心轻叹,娇媚的杏眸更是闪过一丝忧伤,少主现在一定很难过吧……就算每每都表现的无所谓,但是,他心里的伤痛,又有谁知道?

“哦!”乐乐看着夏以沫点头后,又看向一旁的龙尧宸,“龙爸爸,妈咪的眼睛为什么发炎?是因为之前看不到乐乐吗?”

夏以沫的脸不停变换着颜色,她握紧了叉子,完全对乐乐的问题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夏以沫和龙尧宸朝着声音来处看去,就见曾月挽着顾浩然的臂弯朝他们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