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128章:非我族类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8章:非我族类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大长公主道,“前些天,送燕儿来的时候,因天气晴好,没这么难走。其实还有别的庵堂,比丽云庵要好,但是她想要找个清静的地方,就选择了丽云庵。路不好走,去丽云庵的闲杂人也少。”

侍画、侍墨等人看着嚷嚷人潮和不绝于耳的议论声,都偷眼看谢芳华。

谢芳华身子忽然颤了起来。

谢芳华听着谢云澜对她打趣,闭上眼睛,嘟囔道,“累!”

她身上似乎有很多的秘密……

“哦?”谢芳华看着他。

谢芳华伸手去挡。

品妍欷歔,“我们的剑招在小王爷的手里,怕是过不了十招。”

听言眼珠子滚动了数圈,之后埋头大口吃别的菜,也没言声。

今日不过是擦了脸,还有屁股没擦,接下来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是一个极其隽秀仪表出众的年轻男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秦浩惊艳怔愣了片刻后,蹙眉,“夫人,你带来的这些陪嫁”

又过三四日,卢雪莹的葵水过了,也拿秦浩没办法了,只能由了他。

但愿上天能真的厚待他们。

郑孝扬刚要偏头避开不看,可刚转了一半的头,忽然睁大眼睛,只见两人交握的食指玉指环的玉面镶嵌的灵石顿时溢出数道彩色霞光。

骑在马上,言轻将谢芳华给他的那个玉瓶子打开,倒出一颗药丸,塞进了云水的嘴里。

言轻接过马缰绳,带着昏迷的云水,上了马。

玉灼见他不乱动,还算懂事儿,便躲回车前避雨。

谢芳华淡淡看了刘岸一眼,没答话,转头对那两名仵作问,“你们确定你们验尸准确?”

“你既然没喝,与我一起喝,我就喝。”秦铮道。

对于在暗市抹白了她的身份之事,应该是言宸在她被秦铮劫入英亲王府之后做的。因为她被秦铮要在身边,四周的视线霎时对她聚来,她哑女的身份不止引人注目,她的背景来历更会被人所查,若想不被人查到蛛丝马迹,只能全部都抹去,这虽然最引人怀疑,但也最有效。可是她没想到连皇上、皇后也惊动了来查她。

“英亲王府有隐卫,嫡子有隐卫营,可以私属监管,听音只碍着我,不碍着皇权,皇叔有什么不信的?”秦铮声音平静,“就算他不信,他目前也没有过多的经历去更深地查她,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儿,比如秦钰,比如雪灾。”

那三人不说话,但心里却也是认同燕亭的话了。

所以,他能跟监察御史的长子和翰林大学士的次子一同走动来这里看秦铮也不稀奇。

“你放得干柴太多了,拿出来!”秦铮道。

燕亭“啊”地叫了一声,捂住眼睛,滚出了老远。

谢芳华走出落梅居,走向后园子秦铮每日练剑的院落。

秦铮对她面色端详半响,才纳闷道,“容貌的确很一般啊,为何外面的人都将你传得跟天仙似的呢?”

秦倾兴奋地看了半响,忽然想起什么,垂下头,叹了口气,黯然地道,“本来四哥与我说好,今年大雪的时候,他要给我抓一只活的小白狐回宫将养,但是如今他却去了漠北。”

春兰见她来到,立即上前,“小王妃,王妃如今在里面,奴婢带您进屋。”

英亲王妃自然是相信谢芳华的医术的,恼怒地看了刘侧妃一眼,“当初永康侯夫人都一脚迈进鬼门关,差点儿没命了,孙太医都救不了,是华丫头出手给她救回来,保住了母子平安的。你若是不相信她的医术?还能找谁来?”

“咱们出去说”英亲王妃握住谢芳华的手,走出房门。

不多时,来到一处偌大的药铺门前。

郑译看了一眼秦倾,对程铭低声道,“他刚刚看到柳妃身边的人了。你想想,柳妃什么的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一定是等着拦截刺杀四皇子的。他是担心四皇子。所以,才烦躁。”

秦倾想起是偷偷溜出京城的,而面前这两个人看起来的确不好惹,若是动起手来。除了几个人身边各自带着的护卫外,他们五个人没有一个是武功好手。没准真会吃亏。他哼了一声,“便宜你了,别叫我下次再看到你杀人?”话落,他挥手撤回了护卫。

秦倾见被人一下子道出了他的身份,面色顿时大变,“你……你是说?你竟然知道我?”

“房屋倒塌,应是有很大的声音的。”谢芳华道。

谢芳华点头,“嗯,还在睡着,我没吵醒她们。”

燕岚凑近谢芳华,小声问,“怎么回事儿?昨夜咱们刚说这老庵主有问题,她就被房屋倒塌砸死了,这其中,肯定有阴谋。”

丽云庵死了老庵主,开始忙着设灵堂装棺,断断续续的哭声直到谢芳华等人离开丽云庵之后,才彻底听不见。

那人上前几步,看清了腰牌,连忙见礼,“原来真的是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小王妃恕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秦铮进得房门,就见谢芳华悠闲地坐在桌前喝茶,他挑了挑眉,“学得心得如何?”

谢芳华敛了神色,点点头。

御书房静下来后,秦钰坐回了软榻上,闭上眼睛,有些疲惫。

她笑着对秦钰道,“这两个孩子虽然有心隐瞒,但也是情有可原。如今他们毕竟是在朝中有着举足轻重的身份,若是传出去,因为这个打了他们二人,可就是笑话了。有损皇上英明。皇上若是有什么气,跟我一样,都给秦铮和华丫头攒着。待他们回来后,找他们算账。”

秦钰脸色发寒地看着二人,“你们回京时,就已经知道了?”

路走进内院,谢芳华再没见到一个人。

谢云澜点点头,“是!”

春花、秋月拿着暖炉和暖水袋悄悄进屋,将暖炉放在屋地上,将暖水袋轻轻掀开谢芳华的被子,放入了里面。

谢芳华抱住暖水袋,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二人出了房门,也不敢住去别处房间,谨慎地选择住在了谢芳华房间外的画堂。

“西山大营三十万兵马,全调出来,将整个皇城围住。”谢芳华想了想道,“既然我们要出手,就要除个干净,杀个彻底,铲个不留余地。就先将南秦京城的水搅起来,我安排谢氏暗探,你安排月落带着隐卫,一个为引,一个助杀,来个瓮中捉鳖。看看能抓几条鱼,现在立刻动手,不给他们喘息之机。”

小泉子这回不再接话了。

秦钰揉揉眉心,沉默片刻,“罢了,你看着办吧。”

秦钰转回身,向太后宫走去,“去太后宫里坐坐,先皇去了,太后也寂寞。”

秦铮和谢芳华出了皇宫,上了马车,秦铮对外吩咐,“去右相府。”

秦铮挑眉,不客气不给面子地说,“荥阳郑氏没人了吗怎么一把年纪了还来京操劳”

右相府门口一众人面面相耽。谢芳华喝了一杯水,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英亲王妃一怔,“是啊,这么多花呢,若说金玉兰娇贵,它也不是最娇贵的。”

她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完整了。

英亲王妃点点头,将名册递给他,“你去点名,看看府中的所有人,都到齐了吗”

“那你觉得最可能的一种猜测呢”秦钰看着她。

朝中一下子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年轻而有朝气的官员使得朝中风气霎时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