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129章:言之不预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9章:言之不预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她就知道,要从景炎手上拿到火焰果不容易,幸亏她和秦寂言演了这么一出戏,不然她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拿到火焰果。

就算皇上信任凤家,不忌惮凤家,他们也会羡慕、嫉妒呀!

要死的方式有很多,一把火把一切烧干净,还提前做准备,要说出去没有动机,都没有有相信。

“让文吏代本王写封告赵王书,将本王的意思说给他听。”文字上的诱导,并不是只有赵王会,相比赵王,他这个太子的儿子,大秦的皇太孙才是真正的名正言顺。

“本殿下不拿顾千城当赌注。”秦寂言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输给景炎,可他仍不会拿顾千城冒险。

秦寂言看不到,他就是看到了也不在乎,“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要和我打一场吗?我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好孩子,快去。”封夫人拍了拍顾千城的书,一脸慈爱。

身后背一个,手上还要拎一个,秦寂言的速度肯定要慢上许多,没法像之前那样来去如电,身轻如燕,不可避讳的路上会打落雪花,踩断树枝,而这就会给追兵留下了线索。

“回去就说没有寻到,让人知道我的心意就成了,左右皇上也没有真盼着,让我带颗长生果回去。”秦寂言一点也不紧张,老皇帝的想法左右不了他的行动,他以前……

在外人眼中,江家少爷是一个温和安静的少年,附近的村民对他评价颇高,只是……

顾千城继续告状:“老爷子说,我们是顾家女得为顾家牺牲,要是现在能成为殿下你的妾侍,等到你登基也能被封妃,以后和顾贵妃一样,光耀门楣。”

“当然没有!”就算得意也是不能说的。

顾千城站起身,在屋子里来回走着,“这么等下去不是办法。”两个时辰也不见秦寂言的影子,眼下也不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顾千梦原本是很心动的,可听到林琳的介绍,眼神黯淡了下来,脸色也有几分不自然……

顾千城骂顾千梦的同时,也在责怪自己,她明明知道顾千梦不省心,却还放任她一个人,要是她多照看顾千梦一点就好了。

顾千城反应比他们更快,不仅灵敏的避开了他们的攻击,反手还给了他们一击。

猪头六小眼珠一转,面上的笑容更殷勤了,弯着腰走在前方,“少侠,人在这里,你随我来。”

听到秦寂言是来找顾千城的,红衣妇人握着一把匕首就冲了过来,意图拿顾千城做人质,可不想她低估了顾千城的实力。

要是让人查到了,就是没事也要惹一身腥。

三人也不敢再闹,安慰地拍了拍承欢的背:“好了,别孩子气了,我们三个还不是沾了你的光,要不是你,姐姐哪里会记得我们。”

季诺拼命挣开侍卫的束缚,冲回殿内,跪在殿中央,“皇上,求你……求你放过季家一次。北齐,我可以再帮你对付北齐,我与北齐皇帝有过命的交情,北齐皇帝对我十分信任,我可以帮大秦……”

在太上皇走后,祖父也没有立刻起来,而是在地上跪了很久很久,而且还跪得心甘情愿意。事后,祖父下令给全家添菜、添衣服,而且每个人都有礼物。

“封大人,你可要好好干,我们可是在殿下面前为你打了包票。”几个副将纷纷来恭喜封似锦,同时不忘提醒封似锦,好记他们这个情。

“盯紧些。朕的周王叔呢?他留在京中的人可有动作?”周王被老皇帝赶到偏远的地方去了,可并不表示周王的势力就清楚了了。

“真的?”秦寂言眼前一亮。

武定不敢隐瞒,如实禀报。

北齐太后不气反笑,眼神一扫,她身旁一紫衣女官便上前说道:“来使的话我们北齐听到了,也请来使转告贵国秦王,同样的话我们北齐送给他。”

“终于要熟了。”秦寂言死死盯着火焰果,生怕一个错眼,火果就落在地上化为灰烬。

“啊……啊……火山,火山爆发了。”在场的众人,无一不停下手下的动作,呆呆的看着那耸向天际的火柱。

“嗯,北齐给本王这么一个大礼。本王要是不回礼,岂不显得本王无礼。”秦寂言双手搂着顾千城的腰,脸靠在顾千城的小腹处。

“皇爷爷,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只是你以前看不到罢了。”秦寂言再次将汤勺递到太上皇嘴边,“皇爷爷,你放心,汤里没毒,我再狠心也不会对我的亲人下手。不管是赵王叔还是周王叔,甚至是云楚,我都不会要他们的命。”死只多痛苦一下,而活着才能痛苦一辈子。

言倾抿着唇,一副不愿意说话的样子,御林军统领几次想要开口,可看到言倾冷峻严肃的样子,到嘴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直到两人走到宫门口,御林军统领才硬着头皮道:“言将军,一个月内揖拿刺客,你可有把握?”

“朝臣怕是不会同意,太上皇肯定也不会高兴。”封大人有些为难的道。

六个暗卫,在点燃炸药包的那一刻便冲了出去,脚踩在地上没有发生一丝声响,但他们手中的炸药包却异常惹人眼,六人一出现就被官差发现了。

在西胡有这么大能耐,又熟悉西胡天牢布局的,必然是西胡皇室。

“夜明珠呀,好值钱的。”顾千城心疼坏了。

顾二叔得知此事,明里暗里嘲讽了顾三叔无数次,说顾三叔是个蠢蛋,背了这一百多万两的欠款,顾三叔这一辈子都得给顾千城卖命。

废城一如既往的死气沉沉,没有一丝生气,并没有因有外人到来而焕发生机。

“胆子不大,怎么敢在这条道上混饭吃。小子,你爷爷我今天就教教你,什么叫强龙不压地头蛇。在我猪头六的船上,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卧着,想要在我猪头六面前充大爷,你大爷我会打得你找不着北。”猪头六恶狠狠的瞪向秦寂言。

“是,老大。”船上的土匪,虽然都有自己的想法,但在大慢大非上,却十分听猪头六的话,猪头六说放火烧,他们便毫不犹豫的将火油倒在船上,然后把火把丢过去。

而这个时候,暗卫们的船离得越来越近了,猪头六的人看到那条船的样式,不由得大惊,“不好,老大。是那条船被官船护送的船。”

武定将状纸奉上,上面又有封家和言家施压,大理寺卿不敢不接状纸,又不敢审理此案,只得给皇上上报此事。

最主要,那个能一拳将城门砸破的唐万斤,这个时候就算不死也残了,赵王不认为没有唐万斤在,秦王还能不做牺牲的攻破城门。

他们落到今天这个境地,是老管家一手造成的。老管家真要让她过得舒心,就别把她丢在让人窒息的舱底。

“唉……夫人,你看我们是休息,还是去试一试,这组数字对不对?

他们计算数字时,并不会防着顾千城,因为他们知道顾千城绝对看不懂,而事实上也是如此。

不过,这已经很快了,至少顾千城就觉得这些人快逆天了,这么复杂的数字,他们居然也能算得出来,简直了!

在惯性作用下,顾千城往前栽倒,好在面前有一个倒霉的打手在,顾千城左手撑在对方身上,勉强稳定住身形,无视背后的痛,顾千城利落的拔刀子,转身朝背后两个打手挥去。

“小心。”两个打手,看顾千城动作利落,一点也不像花架子,一时间有些踌躇,不敢上前……

西胡大将军风遥!

顾千城跑到村子里,找了一户村民,把头上的发簪摘下来给对方,请对方帮忙看守这五人的尸首,而她自己则再次返回树林……

重重的一咬唇,闻到了嘴里的血腥味,顾千城才回过神,带着无法宣泄的愤怒与杀意,再次回到被烧成废墟的别院。

他的婚事,不能当作交易的筹码,哪怕是为了皇位!秦殿下脾气虽坏,可他一向不屑与女人计较,要不是北齐太后拿顾千城说事,秦寂言会假装不知北齐皇帝这个人的存在,绝不会在这种场合提起他的存在,可偏偏……

压力好大呀!

这么容易就被激怒,真不知她早年是怎么在后宫杀到皇后的位置,又是怎么护着小皇帝登基的……

子羊可以肯定,这人是真的会杀他们,和死相比,忠于长生门算什么?

“活命?要活命有的是办法。朕说过保你不死,你只需要安心为太子殿下培养药人就行了。”如果倪月有能耐,一直压制龙宝的寒毒,他不介意一直好好的供养着倪月。

“皇上,我只有这个条件。”倪月抬头看着秦寂言,沉静的眸子无言的诉说自己的坚定。

“朕……很欣赏你!”秦寂言没有正面加复她,但这句话就已表明他此时的心情。

而且还被撕碎了,锦衣卫首领费了好大功夫,才将其粘起来。

“你确定,她事先不知晓?”老皇帝不怎么相信的道。

“谁知道呢,听说平西郡王妃眼睛都哭肿了,可言倾非去不可,为了这事还在殿外跪了一天一夜。”景炎知道言倾为什么要离开京城,又为什么选择去西北,可是……

他会告诉顾千城吗?

她好像知道了什么,可她宁可不知。

和五皇子一共事,景炎就明白这人靠不住。而这个时候,他也终于明白秦王为什么会让他留在京中帮五皇子了。

圣后不知秦寂言还有什么底牌,也不知秦寂言还有什么后手。圣后早就过了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年纪,对秦寂言一无所知,心底难免会担忧,而一担忧就不免束手束脚。

“告诉圣后,朕虽不是君子,但也不是小人。”落子后,秦寂言没有再下的意思,起身说道。

老太爷根本不知顾千城回来的事。

老太爷的想法很美好,可现实却极度残酷,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要有那个本事,顾家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局面。

他们这次得罪的人,非同小可。

猪头六一脸惨白,用力呸了一口,骂道:“老子要知道怎么办就好了。我们昨晚放火烧船,差点把皇帝老儿烧死了,皇帝老儿肯定不会放过我们,老四、老三,你们两个把寨子里的女人和孩子带走。其他人……跟我出去,跟他们拼了。”

追踪的人,却把人跟丢了!

一路抱着秦寂言,顾千城看到秦寂言如同丛林之王一般,从容的游走北齐内城,一个个追上那些探子,在他们毫无反应时,将其一一灭杀!

没有办法,顾千城爱吃的那些菜不是酸酸甜甜,就是麻辣重盐,这对秦寂言和景炎这种出身良好、重注养身的人来说,真得是一种折磨——他们吃不习惯。

单增松了口气,可一回头呼延千霆又追了上来,单增心急,大叫:“呼延千霆,我们休战。”

顾千城走到顾夫人身边,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前,上前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母亲,不管官司打下来会如何,你的名声、顾家的名声肯定是臭了,到时候千雪妹妹在赵王府,还有好日子过吗?到时候还会有好先生,收承志弟弟吗?”

“财帛动人心,我娘留给我嫁妆太多了,他们怎么能不动心。孙妈妈你别哭了,收拾收拾,我们得走了。”顾千城已经伤心过了,她已不把顾国公当父亲看待,管他如何做。

“孙妈妈,别去。”顾千城厉声呵道,孙妈妈吓了一跳,只个人都僵在门口,呆呆地转身:“小姐?”

顾千城叹了口气,放缓了语气:“孙妈妈,今天喜堂上发生的事,我固然受了委屈,可我也丢了顾府的脸。老太爷正在气头上,你这个时候去找他,他必不会帮我。孙妈妈,你如果真心想要帮我,就按我说得办。”

“城门人多,城外没有几个人,能出什么事。”围观的百姓虽多,可这些人只要一听到皇上进城,就会立刻让道,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坛中人见顾千城一行人迟迟不进来,又发出忽促的“嗬嗬……”声,这一次顾千城没有再理会她们,甚至连看都不曾看一眼。

无利不起早,比商人还商人。

“终于要回京了。”风遥同样收到了消息,与赵王的气急败坏不同,风遥收到这个消息,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秦寂言带的人确实骁勇善战,实力也强,可对方派来的杀手一波接一波,他们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早晚有一天会被对方的车轮战累死。

言倾一听就明白了,双眼猛地一亮,连连点头,“末将知道该怎么办了。”

“是。”面瘫言倾就是撒谎也撒得和说真话一样。

顾承欢双手悄悄握成拳,哽咽的道:“姐姐,我不服,我没有对同僚下杀手,我明明是对着箭靶射的,可不知道为什么,那枝箭就射歪了。”

子车的运气不好,游错了方向,到不了岸。可同时,他的运气又极好,在他即将脱力、昏迷时,他遇到了一艘船,而船上的人发现了他的存在。

在秦寂言不断催促下,船行得很快,很快秦寂言就看到水面上出现一闪一闪的光亮,不用想也知,那必是一条夜行的船,至于是不是子车说船,还需要靠近才能知晓,可是……

船上的人立刻惊动了,齐齐朝船尾跑来。秦寂言听到声音,没有动,只站在船尾等人过来。

长生门的人找上君亦安,就是看中了药王的人脉,而想要动作药王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人脉,自然只能找上君亦安了。

“承欢,没事了吧?”老太爷和顾二爷围着顾承欢问了起来。

“老太爷是不是知道什么?”顾千城又问。

“这么说传言不是真的了?”那他就放心了,至于放什么心?

正事、私事都谈完了,天色也不早了,秦寂言起身欲回去,不过走之前还是不忘叮嘱顾千城一句:“要变天了,没事的话出去走走。”

景炎这个时候丢下战事,私下前往长生门,自然不是为了顾千城,他是为了倪月。

“陛下,不可……”带路的人急忙跟上,伸手就要挡,却被秦寂言身后的侍卫格开了,“大胆!”

“似锦也太没用了,居然放秦寂言离开战场,这个时候他就应该亲自去找千城,而不是把机会让给秦寂言。”和秦寂言相比,景炎宁可封似锦和顾千城在一起,这样他心里多少舒服一些。

她也想宰了秦寂言,可是……舍不得呀!

西胡的主帅是风遥,风遥可以暗中帮秦寂言,可西胡军中并不是风遥一个人说了算。再说了,西胡人又不是傻子,风遥做出明显不利于他们的决策,他们还能看不出来吗?

两人在设想,那些干尸是怎么放进去的?

秦寂言享受的不是特权,而是他本身就有这权利。就好比,皇宫里要查进出门的人,有人敢查皇上吗?

“别人不知道,但有七位本王知晓。她们丈夫的宠妾被制成了干尸。”秦寂言说话时,一直看着顾千城,见顾千城丝毫不惊讶,便道:“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

“发什么呆,走。”秦寂言一脸严肃,在封首辅跪下来前,一把拎起他的领子,不顾封首辅的意愿,直把把人带出鼠群,丢到鼠群外。

封首辅踉跄一步才站稳,而站稳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往山下跑,而是跪下来谢恩,“臣,臣谢皇上救命之恩。臣愿唯一生永伴君左右,肝脑涂地、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在江南坐小月子吗?

等老管家去安排时,顾千城扭头看了子车一眼,以眼神寻问他,有没有给秦寂言传消息。

为了确保顾千城的安全,秦寂言一路派人许多人盯着顾千城,几乎每天都有消息传过来。

这里没有外人,顾千城也不用装,一个冷眼扫过来:“娘娘用了什么药?”这伤,绝对是用药弄出来的。

为什么,母妃就不能消停了一下!

程老太爷一脸感激的道:“多谢殿下,殿下的恩情臣没齿难忘。”

基本上秦寂言就这么决定了,程老太爷即使有所不满,也只能同意这个方案,毕竟程蕊杀人是事实,想要一点都不透露出去,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我……我,”顾千城开口,却无法吐出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像是缺水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