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14章:百变神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百变神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崔二老爷本来打开暗室的门,看到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崔意端,以为被人耍了,无救了,他的儿子死了,气急攻心外加哀怒悲愤下昏厥了过去。此时醒来,还沉浸在悲痛中。乍闻崔意芝的话,有些反应不过来,愣愣地看着崔意芝,“你……意芝……你说什么?”

谢芳华放下执笔,走到门口,又道,“程公子等人还是派人去平阳县守府说一声吧!免得平阳县守忧急。”

有人说,那是自然的,肯定再没关系了!

“只要你交出魅族的秘术,本座便饶你不死。”藏锋居高临下地道。

“好!”持奉立即对天发誓,有些迫不及待。

三人落筷之后,秦铮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谢芳华出外收拾洗的衣服,听言收拾碗碟。

“嗯。”李沐清点头。

左相夫人听罢后,愣了好一会儿,“爷们新婚,别说三两日,就是一两个月,半年内,荒唐纠缠些也是有的。他这个按理说,到也符合新婚的情形。总比冷着你不喜你不进你房的强。”

卢雪莹闻言露出惊异的神色。

“哦?快快请来!”皇帝放下茶盏。

英亲王似乎极力掩饰了片刻眼中的情绪,才缓缓落座。

皇帝点点头,“可将那医者请来京城?”

包裹住也不过是一瞬间,霞光骤然从透顶消失,两道红色的光芒,分成两道,进了秦铮和谢芳华的心口。

尊贵天下的英亲王府铮小王爷,才华滟滟的忠勇侯府小姐英亲王府小王妃,就这样死了?

初迟脸色不快,“凭什么给他们马?”

秦钰看着谢芳华,一时不再言语。

“四皇子秦钰,皇后嫡子,自幼聪敏智睿,武兼修,少年多谋,腹满经纶。满朝武人人称赞,天下百姓心甚喜之。皇室一众皇子不可比拟。”谢云澜也看着秦钰,片刻后,忽然淡淡道,“从来不曾有过德行亏损之事,可是就在去岁,却酒后失德,纵火烧宫闱,举国皆惊。检察院上奏,御史台弹劾,左相为首,力荐皇上严惩。”

谢芳华不说话,低头沉思。

不多时,李沐清来到近前,翻身下马,走到谢芳华身边,对她温和地道,“你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我过来看看。”

谢芳华推推他,他睁开眼睛,她伸手指了指里屋,他又闭上眼睛,“懒得动。”

听言在外面喂了两声,之后搓着手乐道,“听音,你可真好,谢谢你了,既然你要帮我,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去睡了啊。”

但是他总觉不止是这样,一定还有哪里不对。尤其是他对他说话的语气和情绪不对。

“他心里定然是有喜欢的人了。而且还一定是皇上和父王不准许他娶的。”秦浩思量片刻,沉声道。

“我差点儿便能娶成忠勇侯府的小姐。”秦浩道。

李沐清、谢墨含等人来到,看到里面的情形,也都齐齐愣了。

几人齐齐点头,向屋子走去。

燕亭习惯了她的态度,也不计较,继续道,“反正你也不会说话,不能跟我说想知道,其实心里一定想知道的吧?我就好心告诉你吧!他们三个分别是翰林王大学士的次子王芜,监察郑御史的长子郑译,太妃跟前抚养的八皇子秦倾。”

半个小时后,二人净了手,端着七八个菜从厨房出来。

谢芳华点点头,走上前。

三人吓得身子一软。秦倾是跟着他们出来的,若是他出了事儿,死在这里。那么他们也脱不开干系。闻言齐齐让开了床前。

“等等!”秦铮拦下她,对她道,“你明明知道有人要对我不利,偏偏我来了没将白莲草的事情知会与我。为了将功补过。你就辛苦一趟,跟着飞雁去一趟杀手门救人吧!”

燕岚也跟着站起身,“我们离开时,丽云庵还好好的,怎么就发生了山体滑坡?竟然还将整个丽云庵给埋了?哪儿有这么不可思议的事儿?丽云庵虽然不大,但也不小啊。”

金燕似乎从来没见大长公主对她如此凌厉,顿时禁了声,

他话音未落,谢芳华拿出了腰牌。

李琴显然生平未曾遇到这样的徒弟,半个时辰的时间到了之后,罕见地有些舍不得走。

谢芳华垂下头,原来如此!爱花如命也是债!

小泉子骇然,“皇上,万万不可啊。”

郑孝扬连连点头,“秦铮把我一地库的好药都抢走了,我若不听他的话,就被他白抢了。”

“王妃?您这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了?”小泉子连忙迎上前问。

秦铮脸色发寒,拉着谢芳华打着伞出了房门。

秦铮点点头,往里面走。

“回小王爷,是我。”那个领秦铮和谢芳华进来的将士道。

谢芳华点头。

秦铮看着她,“你离开两日了,皇叔依旧好好的,没了你,皇叔照样有人侍候。”

“云澜哥哥,我的意思是,我不是要跟你抢房间,我是住你隔壁好不好?”谢芳华感觉他身子僵硬,轻声道,“有事情我可以及时找你啊。”

谢芳华坐在床上,踢了鞋子,立即扯过被子,钻进被窝里躺下,露出两只眼睛看着谢云澜,“谢谢云澜哥哥,还是床舒服。”

明夫人点头,“芳华,你要小心身体,我到不担心背后之人出手,只是担心再伤了你。”

谢伊看着谢芳华,想了想,“五六分。”

秦铮眯了眯眼睛,“牵红线”

秦铮哼了一声,“你以为呢”

谢芳华中午没吃多少,也有些饿了,秦钰跟谢芳华差不多,所以,一时间三人都不再说话,安静地用膳。

“你可还记得法佛寺失火”秦铮问。

秦铮冷声道,“荥阳郑氏,藏得可真深。”

“舍不得走”秦铮见谢芳华不动,偏头。

春兰惊骇的声音止住了,回头见英亲王妃已经快步走出来,她伸手指着门口,“王妃,您……您看,她……”

“是。”有人立即去了。

“是。”喜顺立即拿着名册去点名。

“那你觉得最可能的一种猜测呢”秦钰看着她。

谢芳华摇摇头,“我如今不敢胡乱猜测,任何一种猜测,也许都会导致以后对方向判断错误,所以,等着我见了月娘,询问答案吧。”

秦钰又与她闲话几句,回了寝宫休息。

谢芳华歇了一日,才算是真正地歇回了几分气色,不再理会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的整顿之事,懒洋洋地抱着被子拿了一个本子,提笔谋划着对于谢氏暗卫重新整顿洗牌的方案。

傍晚时分,谢芳华收到了李沐清的飞鸟传信。

谢芳华拿到信,看罢后,一时脸色变幻了几番。

谢芳华揉额头,想着以后她还是不要在秦钰身边待着了,比秦铮还婆妈,以后秦铮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算了。总好过被这么个已经渐渐有了皇上架子和脾气的人管着好。

秦铮“唔”了一声,“你说得有理,倒是我欠考量了。”话落,他思索了一下,“要不然去茶楼听曲吧!”

金燕闻言顿时欢喜,“铮表哥,芳华妹妹,我今日可是跟着你们沾光了,我往常来,掌柜的还是看我娘的面子,才给我折个八成。你们二人一来就七成,可真是大面子了。早知道我就应该拉了你们来。”

“自然是真的!”秦铮瞥了她一眼。

    里面暗室昏暗,有两个人,一人被绑在类似刑具的东西上,一人正在那人后面给他扎针。

    谢芳华手猛地一僵,立即瑟缩地后退了一步,眼眶更是红了地慌乱无措地看着他。

    是属于……谢云澜的……

花篮落在地上滚动了数圈,里面的花瓣全部洒了出去,与早先落地的花瓣堆在一起,厚厚的一层。风吹来,一层层花瓣被吹起,满院飘着繁花。

来到英亲王府大门口,秦钰、郑轶、郑诚、郑孝纯、英亲王妃、大长公主、金燕等人都在。

“李小姐在哪里,相爷带路吧。”谢芳华道,“能救治的话,我定尽我所能。”

刚到李如碧的院子门口,便听到右相夫人的哭声,其中夹杂着又气又恨又怒的骂声,自然骂的是荥阳郑氏的二公子郑孝扬。

右相皱眉,“哭什么哭我看该出去的人是你。你这样子,打扰诊治。”话落,他隐着怒气说,“清儿,先扶你娘出去。”

李沐清接过,点了点头。

荥阳郑氏的三人一个个愁眉不展,虽然心下焦急,但也未询问郑孝扬被右相府绑在何处。

“你……”秦钰恼怒地看着她,忽然拿起桌子上的奏折,砸到她的脚边,奏折用了极大的力气,到她脚步已经粉碎成末,他震怒,“大姑姑辛苦抚养你长大,将你当做手心里的宝,就是由得你拿出来作践自己的吗”

正因为这样,所以无力,所以怒。

“要不然,换人易容替你进宫吧”言宸思索片刻,试探地建议。

“这样行吗”谢林溪怀疑地问,“若是被发现,怎么办”

谢芳华走到内室,从床头暗格取出谢氏米粮老夫人离开后,那个妇人给她的事物。然后拿到画堂,推到谢云澜的面前。

“你身体日渐大好就是好事儿,你娘在天之灵也能宽慰。”英亲王妃感慨地点点头。

秦铮忽然扫了谢芳华一眼,对英亲王妃道,“娘,儿子过来是有一件事情找您说说。”

...

“然后他回府了?”秦铮问。

如今算起来,望族吕氏、清河崔氏、大长公主府、永康侯府、左相、右相、翰林院这些都是依附于皇权盘根错节的。英亲王府虽然和忠勇侯府定了婚约,但这婚约除了秦铮和她这一根纤细的纽带外,英亲王府实打实的是宗室,英亲王将南秦的江山视为自己肩上的重担,对皇权固若金汤。放眼京城,忠勇侯府当真是孑然一身盈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