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138章:高耸入云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8章:高耸入云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怎么,你也认为朕没有胜算?”太上皇看着封老爷子,那眼神就像是淬了毒一样。

“我们会追杀顾千城,是因为药王谷的季诺说,他们发现了不死之人,而那个人与殿下你有莫大的关系,我们探查过后,将目标锁定在顾千城身上,结果却不是。”

前哨四处查看,任何一点小细节也没有放过,很快就让他们发现,西北方向有几簇雪花散乱,抬头往上看,发现树枝末梢像是被人蹭过一样。

“西胡这批老虎,养废了。”凤老将军摇了摇头,一脸叹息。

暗卫身上还有两个火药包,这些猛虎就是聚到一块,他们也是不怕的。

他来了!

活到他这个年纪,后代子孙不知多少,根本不会去管,也管不来。

为人属下,知道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是呀,君姑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是要和朝廷对上,那我就先走了。以后有别的事,你再找我吧。”民不与官斗,他们这些江湖中人就是武功再高强,也不敢朝廷为敌。

“真的吗?你真的有办法?”唐万斤抬头,半是希冀半是不确定的看着顾千城。

“英雄出少年。”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城府,老太爷忍不住赞道,面上也带了一丝笑容,只是转念一想又不对。

林琳一看顾千梦的眼神,就知道她这是看上了孙家的公子,还真是……

唐万斤抱着龙宝往外走,出去时正好与进来的倪月擦身而过,唐万斤对倪月无好感也无坏感,在他眼中倪月就是陌生人不需要关注。

秦寂言收回剑,面无表情的往前走,他没有傻吧啦叽的警告猪头六别耍花招,像猪头六这种人要是不耍花招才奇怪。

秦殿下一时没有控制住,脸上冷硬的线条一软,可很快就恢复原状,云淡风轻的说道:“不算什么,以后有机会带你试一试。”

当然是故意的了。

秦寂言的不争,在老皇帝眼中就是孝顺,让老皇帝更信任秦寂言,对秦寂言比任何人都要纵容。

老皇帝每次看到秦寂言脸黑,心情都会很好,然后又继续虐秦寂言,杀得秦寂言片甲不留,虐得秦寂言脸更黑……

顾夫人不是蠢妇,知晓老太爷必有算计,可现在她根本没有别的选择。赵王府和楚世子根本不把千雪当回事,千雪回去也只能孤苦等死,为了千雪她也只能听老太爷的话。

得民心者得天下!

秦寂言还是很给凤于谦面子,人前从不叫他小将军。

前面两条户部尚书没有把握,可最后一天却极有把握,因为西胡和北齐要是粮草不够,就是这么做的。

只要看到圣后,她们就忍不住,想起血腥取子的画面。

顾千城眼中的泪,再次落下。

太上皇没有喝,而是冷冷地看着秦寂言,“怎么?你在怪朕?”怪他搅乱了登基大典。

皇上给先太子、太子妃拟的谥号绝不简单。而之前,皇上那么轻易,就同意现在不立千城为后,除了顺势而为外,必然也是为了这一出。

“冲!”

蜘蛛女在前面引路,“圣女,这里我曾经到过,原本两座山都有阵法保护,没有人带着,外面的人进不来,我倒是知道原来的路,只是现在山塌了,也不知原来的路还能不能走。”

顾千城抬头看去,已是醉了。

顾千城满头黑线,深知自己说错话了,朝秦寂言傻笑一下,秦寂言被她看得没了脾气。

秦寂言好不容易把嘴里的梨囫囵吞了下去,哪里还敢再吃,忙后退几步,不经意看到顾千城眼中的戏谑,秦寂言立刻明白,他被顾千城耍了。

对秦寂言,他绝对是深恶痛绝,因为这个男人逼他不得不放火烧船。

更加坚定要把这些人一网打尽,赶尽杀绝。

回去的路上十分平静,至少没有再遇到刺客。

这话一出,大理寺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即立了案,派人去顾家宣人来问话……暗一带着任务而来,现在任务完成一半,他自然要带着未完的任务赶回去。

他们总不能,对普通百姓下杀手罢。

“寂言,你胆子不小,居然敢过来。”赵王见到秦寂言打马而来,嘴角一抽。

“皇太孙殿下说得是,赵……狗贼,你不配为大秦人。”言倾又补一句。

这把剑代表暗风楼,代表江湖最厉害的杀手组织。虽然暗风楼已落没,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余下的杀手虽然年纪大了,可要杀几个人对他们来说还是很容易的。

“天下苍生重要,朕的祖父在朕心中同样重要。若是朕连教养自己的祖父都不顾,又如何顾得了天下苍生?”

解气了,顾千城拍了拍手,开始考虑自己的问题……

一片废墟!

“啊……”顾千城悲痛得大叫一句,心里又恨又悔。

“这是驯马?秦王殿下,这姑娘到底是谁,这么神的人你在哪认识的?”焦向笛双眼放光,恨不得现在扑上前,问一问顾千城,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除了找到顾千城所说的凶器,还找到了一件血衣,衣服被埋在树下,被这位细心的官差发现,给挖了出来。

“怎么了?”秦寂言压下将人抱在怀里的冲动,却无法压下,伸手为顾千城拭泪的冲动。

冷静下来后,顾千城也明白,即使她没有折回去救风遥,也无法阻止别院的大火,也无法救下那五个人,更不用说……

“理解你什么处境?”秦寂言脸上带着坏笑,上前一步,逼近顾千城。

倪月有心计、有手段,作为帝王他欣赏这样的人,但当倪月拿他儿子的命,来玩心机玩手段,他就不可能欣赏。

书房内,就只有老皇帝的心腹太监,听到这话不得不硬着头皮道:“圣上,武家就是再出妖孽,那也是为您所用。顾姑娘提议虽好,可到底年纪轻不经事,这不……就被人套了话。再说了,科考的弊端越积越多,再这么下去十年后就无能臣可用。顾姑娘此时不顾自己的生死揭露出来,到底是一片赤诚之心。。”

“你知道找衙门,就不知来找朕,朕哪里不比衙门强?”说来说去,秦寂言最不爽的还是顾千城遇到事,他居然是最后一个知晓的!

“夫人,入口就在前方,你跟紧我们。”长生门的人也比顾千城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热得直吐舌头,哪怕拼命喝水也没有用。

“啊……”一声惨叫,藏在土丘下的死士,生生被劈成两截,可就是这样风遥还不满意!

顾老太爷看着两个儿子,从原本的希冀到失望,再到现在的绝望……

小雪貂狠狠心,不再理会。

“靠家族庇荫怎么了?这世间家世好的人又不止你一个,可他们个个都成功了吗?好的出身注定起点比别人高,可并不表示你自己的实力就可以否定。你拥有今天的成就虽然和你的出身有关,可和你自己的努力也分不开。那些喜欢在背后酸你的人,就算有你这个出身,也不一定有你这样的成就。”

没有意外,调整战略后,承欢几人最终赢了!

言倾还好说,有救命之恩在,封似锦还会收敛吗?

太可怕了。

“多谢。”

唯一的出路,就是秦王进来的地方,她要往哪里躲?秦寂言和顾千城用完晚膳,盯梢的人就将顾承志和顾老太爷的对话,一字不错的复述给两人听。

“夏天不吃冰,那还能叫夏天吗?”她已经吃很少了,也就是饭后喝一杯山楂汁消食。

“千城姐姐你真得没事吗?”顾承意怕千城是安慰他,忙道:“千城姐姐,要不找大夫来看看?”

是瘦了一些,不过腰围最多瘦了一寸,也不知景炎是什么眼神,这也能看出来。

“你说休战就休苫,我的面子往哪摆。”呼延千霆本就是呼延家的反骨,真要听话,就不会在有着大好前途的情况下,依旧投向皇上。

一直睡在有火炉的地方,醒来确实需要喝口水润润嗓子。

顾千城确实愣了一下:“回京?今天就走?”

他是想要控制顾千城,可更想把母蛊拿回来,可不曾想到,事情最后却变成这样……一连十三份折子,等到太监一一念完,满朝的大臣已是大气都不敢出,而被点到名的那十三人,则是瘫倒在地上,有几个罪名较轻的还能保持冷静,可面对如此压抑的气氛,却没有一个人敢发声。

这个时候没有被点明的大臣,自是不会吭声。不怪他们冷血,实在是帝王的怒火,他们承受不起,他们只是自扫门前雪,而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很不错了。

在秦寂言的放纵下,大殿瞬间变成了菜市场,太上皇派系的官员,为了保住自己的中坚力量,开始不遗余力的拉其他人下水,试图将所有人都拖下水,好让皇上法不则众。

身为内阁首辅,身为百官之首,封首辅做了这么多年的官,他很清楚这些京城是什么样子,皇上真要办某个人,能弄不出一个必死的罪吗?

“你,你,你……什么叫棋手,你这是污辱棋艺。”封老爷子恨铁不成钢,能背下那么多棋谱,可见是个好苗子,怎么就不肯多用心呢?

“哧哧……”白卵里面不知有什么,许是被火烤的难受,不断的挣扎,偶尔会凸出尖锐的一角,不过不管白卵里面的东西怎么动,它都无法破卵而出,或见外面那一层透明的东西,不仅能保命它的命也能要它的命。

坛子里的人拼命的挣扎,身上的树叶和花朵不断的颤抖,看向顾千城的眼神全是恨意……“我不是真得要谢你!”君亦安就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这个小小的要求,皇上还是可以满足的,君亦安被人带着去了六扇门,看到了被关在牢里无人看管的唐万斤,君亦安大大地松了口气,也总算相信顾千城说话算话了。

私诏并没有当众念出来,可前有钦差到来,后有秦殿下宣布回京,军中上下都明白,秦殿下这次是真得回京了,而且都不会再回来了。

言倾和承欢几个人忙完手边的工作还能回去吃个宵夜、休息一下,秦殿下却是彻夜无法休息。

他会记得,给唐万斤留一份的。

有一份足够了!秦寂言可以在景炎面前,嚣张的说他输了,可他却无法说自己赢了。

秦寂言临走那一脚,虽说没有踹到要害,可却伤了景炎的小腿,景炎跌入火海中,有那么一刹那根本无法动弹。

那位姓程的将军难道不知道,双腿残疾对一个少年来说是多大的打击?

“看看水里还有没有其他人。”秦寂言看到子车一直拖着老管家,心里就明白顾千城肯定不在水里,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秦寂言冒不起这个险,所以让暗卫仔细查看。

“啪……”足尖轻点,几乎没有声音,秦寂言稳稳地坐在船尾。

眼见着从船尾退到船头,就快没有退路,船上的打手们不得不停下来,“你,你,你别上前,再上前我就不客气。”

君亦安虽然有心脱离父辈的生活,只想隐姓埋名的过日子,可她愿意这么干,也要看旁人乐不乐意,容不容许。

这样的情况下,一般人也不想为了药王牺牲身家性命,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不知。可一旦药王有生命危险,药王拿当年的人情求救,他们就是再不乐意,也会豁出性命去办,因为……

“我们来找你,自然知道你办不办得到。君姑娘别耍花招,让长老们不高兴的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死并不可怕,可怕是生不如死,而长生门有的是办法,让人生不如死。

“很好,这件事办好了,你们药王谷就能重新建起来,长生门会给你帮助,让你的成就不亚于你的父亲。”长生门需要药王谷这么一个地方,替他们收集名贵药材,替他们赚钱、收揽势力。

“是呀,朝廷没粮了。”秦寂言轻叹了口气,“江南土地肥沃,水田数量占了大秦的一半,要没有江南上缴的粮食,大秦的百姓根本吃不饱。景炎在江南经营多年,前几年就陆续转移了许多粮食,以至朝廷存粮不足。而这两年江南那块不仅交不上粮,还需要大批的粮食赈灾,朝廷根本撑不住。”就算他勉强凑齐粮草,把今年的军需供上,明年怎么办?

“可爱你也不能捏呀。很疼的……”顾千城格开秦寂言的手,气鼓鼓的瞪着他,就像炸毛的小虎崽,惹得秦寂言哈哈大笑……

“不许笑,我们说正事呢。”哄人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回想一下,顾千城也觉得自己装傻卖蠢的样子,实在有够蠢的。

“诶,诶。”顾二爷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又飞快地缩了回来:“承欢,疼吗?疼吗?”

“祖父,父亲,你们陪了我大半天也累了,你们先去休息,等太医来再过来就好了。”顾承欢体贴的开口。

“小的这就去。”大管家松了口气,转身欲走,却被顾千城叫住,“慢着。大管家,你可知承欢因何受伤?”

“大管家,派人去军中查清楚,我要知道承欢的腿是怎么伤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伤了她弟弟,她都要对方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