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15章:灵寒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灵寒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带着箱子走进了大厅,看到椅子上正在闭目养神的威廉士,她立刻双膝跪倒在地。

在鬼门关转悠了一圈,陈晴风一点庆幸的感觉都没有。了解到了对方真正的实力,现在他无比的担心。他要怎么带着四个离开,可是事情居然这么轻松的解决了。话说早知道这样,还费那么多事做什么?

说完,景炎转身就走。

“上呀!”承欢一声令下,小伙伴们立刻响应号召,一行人完全不要命,发疯似的往前跑,言倾叫苦不迭,可这个时候他除了跟上去什么也不能做。

“咳咳……”顾千城轻咳了一声,唐万斤猛地抬头,跳了起来,欢喜的喊道:“千,千城……”

“你不能,封家能。”老太爷根本不许顾千城拒绝,“千城,现在是我们顾家最难的时候,我们要团结在一起才能渡过这个难关。而且,顾家倒了你也没有好处,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没有顾家,那些人还会这般看重你吧?”

这一切都不是她说了能算的,也不是她能阻止的,在江南她根本没有自由,她现在只寄希望于焦向笛和武家的人,希望他们能把消息传给秦寂言,让秦寂言提前做好准备,要是能带大军前来,那就更好了。

事情完全按景炎预计的进行,老皇帝和秦寂言这些年虽然一直盯着江南,可他们的目光都放在周王身上,根本不知景炎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把江南的驻军收买了,并且利用五皇子给的银子,将江南驻军重新武装。

“我一个人在客栈能有什么事,而且我也不是没有自保的能力。”顾千城出门前,准备了一大堆瓶瓶罐罐,身上到处是迷药、暗器一类的东西。

七个人一拥而上,也顾不得会不会引人注意,抡起在拳头就朝顾千城砸去,暗卫看得胆战心惊,生怕顾千城带伤回去,殿下会怪他们保护不力,几次想要冲出来帮顾千城,却被顾千城拦住了。

“让人看好她,别让她死了。”实践证明倪月的血有用后,秦寂言再次叮嘱宫人,让他们十二个时辰盯紧倪月,不能让她死了,也不能让她跑了。

占尽优势的五皇子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伤还没有好全,就天天围在老皇帝身边尽孝心,无论老皇帝如何残暴,五皇子都尽心尽责,亲自照顾老皇帝的生活起居,不假他人之手。

顾国公拿走的是压箱的现银,和好变卖的黄金。留给顾千城的,全是一堆不好变卖的古董、布料、首饰,甚至还有家具。

祥云客栈的案子虽然和密室杀人案无关,可这宗案子关系到她的生死,她不可能不担心,只是……

秦寂言不愿意和老皇帝下棋,倒不是要隐瞒实力,或者怕老皇帝看出棋路什么的,秦寂言不愿意和老皇帝下棋,纯粹是不想找虐,不喜欢一直输的感觉。

“安排人将城中的百姓登记造册,本宫不希望这里面有赵王的人。另外,明日给本城的百姓分发粮食,你带上承欢他们。”这种立功得人心的好事,秦殿下自然不会忘记顾承欢。

不过,带自家的孩子吗?

大局已定,他还能动什么心事?风遥的担心是多余的,顾千城几乎是把唐万斤当儿子养着,唐万斤的特殊体质,顾千城比他自己还要注意。后直接把人带回顾家,谁也不让见,并且一个月内不允许唐万斤出门。

就好比,北齐七年前发生雪灾,马羊死伤无数,他这个皇帝就要下罪己诏,说是他做错了事,上天才会降下惩罚,他为此在太庙里呆了一年,以赎自身的罪孽。

长生门一行数十人,此时只剩下十余人,其中包括四位不通武功的术数师。

相比大秦的伤亡,北齐才是最惨的,他们虽然躲得快,可一旦被炸药炸伤,非死即伤,真实的死伤率远高于凤家军,只是他们不知实情,还在那里暗自得意。

虽然也是破了案,可和他们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秦寂言摩挲着下巴,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气……镜子里,清晰的照映出,被顾千城切开的伤口,也清晰的照映出,顾千城把手伸进去,在里面寻找孩子的动作。

御林军统领摇了摇头:这样的一个人,被拘在皇城真正是浪费人才。

顾家一行人义愤填膺的指责,可偏偏拿不出证据,女尼一筹莫展,连连赔不是,却只能干瞪眼。

他会放过他的叔伯们,并不表示,他会放过这群土匪。

说话间,猪头六自己先跳上了小舟,“快,我们要走了。”

说罢,也不给顾千城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

难不成要让封老爷子自己醒了,可是……

“快了。”秦寂言喃喃自语,双眼微闭,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一队人马拿着长枪冲上来,试图将秦寂言围住,“你是什么人?军营重地不得乱闯,停下来!”

“贬回庶民,回你的封地,或者……”秦寂言说到这里,略一顿,视线落到荣王世子身上,勾唇轻笑,“或者……去漠北!”

“哐当……”跛脚男人手中的碗摔落在地,鱼汤溅了顾千城一身,顾千城却毫不在意,抬脚将人踹到。

一想到那种可能,顾千城就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这,这这……事要是让顾姑娘知晓了,他们家庄主还有机会吗?子羊三人还有暗风剑的事,子车不敢隐瞒秦寂言。寻了一晚仍旧没有找到人,子车就进宫将事情一一禀报给秦寂言知晓,半点也没有隐瞒。

子车在京城一寸一寸的查找,也没有找到子羊三人的下落。同样锦衣卫让京中所有官员,以及他们家中仆人吃了药王谷主拿出来的药,可仍旧没有发现长生门的探子。

可是,子车能想到的问题,秦寂言会想不到吗?

“寂言,你胆子不小,居然敢过来。”赵王见到秦寂言打马而来,嘴角一抽。

而且,呕吐物在舱底那密不通风的空间里放久了,味道更难闻,要不及时清理干净,顾千城会受不住。

没有任何犹豫,秦寂言命暗卫将自己的命令,送给了暗风楼几位杀手。让他们盯着名单上的人,一旦上面的人有背叛的倾向,立刻诛杀。

顾千城虚挥了一下手中的刀,后退一步,在对方反应过来前,一脸欢喜的大喊:“祖父,你终于来了!”

她为什么要回头去找风遥?

“本王的婚事不急。”秦寂言冷冷淡淡的说了一句,便转身看着湖面,凭栏瞭望……

顾千城想要扑到秦寂言的怀里,将自己的悲伤与无奈一一哭出来,可是她不能……

景炎要是不撤离,他在江南经营的势力,很快就会被朝廷大军剿灭。

倪月知道秦寂言不喜欢拐弯抹角,一进来就将自己的来意说明。

坐上大秦皇后之位,是她唯一能从谷底爬起来,摆脱棋子命运的机会,她绝不会放手。

离别还要丢个难题给她,封似锦真有够不君子的。

他不会告诉秦王殿下,他很期待的。

“这有什么关系?”秦寂言当然也忌讳大年初一死人,可前提是死的人与顾千城无关,要是死的人会影响顾千城,别说大年初一,就是大年三十他也不在乎。

坐在他怀里的女人却很不安分,一直动来动去。

打要怎么打,又是一个问题。

秦寂言迎风而站,在灰衣人下船后,冷硬的唇线微微上扬,“走吧!”

“圣上,解药?”随时侍卫不得不提醒秦寂言一句。

秦寂言并不想以身犯险,把西胡和北齐的死士引了出来,找出了西胡与北齐埋在大秦的探子,秦寂言就已经很满意了,听到凤老将军的话,秦寂言略作思考便应下了。

五皇子于月前,被皇上的人带走,现在下落不明,生死也不知。顾贵妃不知何事冲撞了皇上,虽然妃位保住了,可同样被皇上禁足,不许外出,也不许见外人。

秦殿下回来,皇上下旨训斥周王的事,更把老太爷吓慌了。老太爷清楚,这是老皇帝在为秦寂言清路,为了让秦寂言坐稳皇位,老皇帝不惜对自己的儿子下手,而且绝不会手软。

老太爷都知道顾千城回来了,作为管家夫人,窦氏怎么可能不知晓了。她一听说顾千城从后面开的小门,直接进了自己的院子,就知大事不好了。

正好,这个时候去探查原委的下人来了,窦氏知晓原因后,长长地松了口气。让身边得利的人先去给顾千城道歉,自己则去给老太爷解释。

猪头六说让孩子先走,也是为了保住他们的孩子。

顾千城这个新主人也算做得有模有样,小雪貂要表达什么她大部分时候都能弄明白。

满地都是金珠,一颗一颗滚圆硕大,随便一颗放在市面上,都能卖出大价钱。

“你家公子?”尾音轻轻往上调,带着一丝疑惑,似有所困扰一般,让人很想将所知全部倾倒而出,就为了给他解惑……

噗通……顾三叔话还没有说完,脚下一滑就摔了下去,惊得四周的小鸟乱飞,手中的灯笼也灭了,两人站在黑漆漆的路上……

记住张渊的面貌特征后,顾千城开始查看伤处。

五观扭成一团,“这是什么呀,这么酸。”牙都快酸没有了。

他和承欢宁可和千城姐姐一起出去冒险,也不想留在家里,即使家里更安全……

凤家用兵如神,爱兵如子,并非虚言。

话还没有说完,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皇上这哪里要处置太上皇的人,他这是要把朝堂的水搅浑,要把所有人都拖下水,把所有大臣的把柄都握在手上!

都是面前这个贱人害的,顾千城毁了她女儿的未来,就别怪她下狠手。

顾夫人怒极反笑:“千城,你是不是还没有睡醒?什么杀人偿命,你奶妈妈是失足落水,不信你问问今天早上看到的人,问问和她同住的下人。”

想来,他们当时在皇帝病倒时也是急疯了,皇帝的病太医束手无策,可不代表药王谷也没有办法。

“我明白该怎么做了。”这种事封似锦虽然不曾做过,可要做绝对能做到完美,只是,“这次好解决,可就怕皇上见殿下你迟迟不回,再次下诏书。”

要不是这样,老爷子不会天天去钓鱼,好让自己静心。只不过,这么多年下来,老爷子的脾气还是这般,一点也没有长进,只是在外人面前,越装越像……

他们早早的就来到城门口,自然是为了引起轰动,让更多的人把目光放在城门口。如此一来,不需要他们暗中推动,皇上私自离京的事就会在城中传开。

有这句话,随行前来的人就安心了,一个个伸长脖子,就想看秦寂言回没有回城,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