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43章:千方百计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千方百计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另外一边,易琛暴怒要动手打人,裴淼心赶忙将他的手臂一抓,“易琛,算了!”

那时候她就觉得这男人好像正透过自己看着另外一个女人,模样安定而温柔,并不像是她和他之间那种关系所该流露出的温情。

办公室里的舒玲玲似乎正在会客,被这没来由的一声推门重响吓得一跳,立时就火冒了几分。

她骇得受不了,被子底下抬腿踢了他一脚,“滚!昨晚明明是你……”

虽然现在这个所谓的“家”还不是他的家,可是推开门就看到正系着个围裙站在门边的小女人,那种温暖,却凭的让他觉得心安。

他低头轻笑了起来,“没有,我只是觉得,好像很久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情形。”

她说完了话他就皱眉。

可是他不要她。

夏芷柔她现在怀了身孕,更何况他也早就答应过她,一定会在近期给她一个曲太太的名份,不会让那孩子以私生子的名义来到人世。

曲母听出儿子有心帮儿媳说话,沉默了数秒过后才道:“耀阳,不是妈想说你,可今天这种情况,你也知道军军的脾气,他可能一时半会没那么快能接受芽芽,而且再加上他那个妈,我发现她真是藏得好深啊,我都捉不住她!”

曲婉婉怒瞪着他的眼睛,小手用力抵着他的胸膛道:“无耻!”

沈俊豪弯唇,“不敢,大老板谈不上,最重要是这次的合作案能够谈成,让投资方与收购方的人见个面把生意谈成,再开开心心地把他们送走,这才是你们的工作任务和我所期许的事情。”

裴淼心没有说话,可看那护士的态度也大概能够猜出,这间医院的院长或是护士大概都误会了她同曲耀阳的关系,以为她是他的什么小情人,或者还有别的隐衷,所以在听说他的太太马上要到医院来的消息后,才会择个人过来提醒。

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么胀痛,只觉得有什么坚硬到喷张的东西在她还很干涩的时候,直接顶到了她的最里面。

该死该死该死!

裴淼心不知道是怎么了,才下车就有这么多的记者冲上来围攻她。

“为什么要后悔?”赖欣在那边一副特无所谓的神情,“我知道要接受一个刚刚失婚的女人并不容易,更何况是你这样的身份和背景。”

看得出来,这里的每一份设计图样都是比照那枚粉钻的最新设计,且每一副设计作品都经过不只一次的改动——这就看得出,她有多用心在设计这些作品。

曲耀阳说完了话便勾了下唇,也没有下,就这样把车开走了。

“嗯。……淼淼你若不想,可以不说,我相信你的为人,而且,你也知道我大哥他已经结婚了。”

刑俞晴走后,曲耀阳看也没有去看包裹里的那张照片,在临出办公室大门以前,果断将它整个都丢进了垃圾桶。

那时候他同裴淼心之间的关系正好陷在最尴尬最紧张最让人痛苦难堪的境地里。

“好吧!先前答应你的事情我说一不二,但是……我要你现在过来……”

刚才的那一声轻唤过后,手机里的女人突然静默了声音。

“那刚才你不同他说清楚!”严雨西气得就快要跳起来,“你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可夏芷柔的底细你又知道多少?!当年我们可是跟着同一个妈妈出来的,她那人开始的时候就是表面清纯,抢姐妹客户、偷老板钱她什么事没有干过!这一行里因为家里情况而堕入风尘的又不只她一人!就算她真有多么需要钱,也不能干出这样的破事情!”

心底好像有什么悬着的东西落了地上,也是“砰”的一声,她酸涩着眉眼鼻尖翻身,逼自己再睡一会。

“什么二少奶奶啊!二少爷都不在了,你何时见过这个家里还有什么二少奶奶!”

陈妈正着急得不行,裴淼心已经冲出大宅快速奔上洛佳的车,说:“开车。”

“淼心!”

她本来并不欲去接起,可是想想还是把电话接通,“刚才我去过你家……”

曲母的连番言论使裴淼心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犯了一个最致命的错误,她不应该在婆婆面前讲她儿子的不是,因为儿子是婆婆亲生的,儿媳妇则是个外人,是别人家的。

餐厅里的裴淼心起身,几步迎到跟前,唤一声:“爸!”

“裴淼心,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出来的时候,正好在走廊上遇见一边打电话一边走上楼的曲臣羽。

本来是开玩笑说出来的话语,可他这会正裸露着丑陋的伤疤,被她这样一说,裴淼心只觉得一怔,一瞬就变成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爸爸看重的其实并不是我,他看重的,是‘宏科’的总裁,是我背后的经济价值。”

“妈,我知道这么些年您过得并不容易,就像过去那几年的我,过得总不如意。如果爸爸想要‘宏科’,那就让他来拿就是。我知道他私底下见过‘摩士集团’的梁冠东的事情。如果爸爸已经不再相信我了,打算用他手上的股份去支持梁冠东,赶我下台。我也……悉听尊便,这么多年,我真是累了。”

她娇羞着,双手缠上他的腰肢,抱着他仰起头来,“大叔,我头好晕。”

“差不多了,曦媛把一切都打理得很好,我只是例行公事罢了。”

他皱眉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想起自己先前答应了她的事情,也不过还有小半个月的时间就到两个人的婚期。

答案当然是不会。

裴淼心突然红着眼镜倒退了一步,仿佛摇摇欲坠,“我知道你还放不下耀阳、放不下这里的荣华富贵,可是我跟耀阳是真心相爱,就算你故意拉拢曲夫人想要赶我出去,也不应该把私怨牵扯上孩子,他们是无辜的啊!”

“从前的我是什么模样,我都快忘记了,她怎么会像我?”

裴淼心咬牙,下颌被他箍得生疼,几乎用尽了全力冲他大喊:“曲耀阳,你混蛋!你臭流氓!”

眼角鼻尖好像有些酸痛,他正习惯性地眯了眯眼睛,在彻底失控以前赶忙抬手揩过自己的眼睛。

她低头看了眼拿在自己手上的便签本,挣开他的钳制侧头,“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搞定。”

她没再犹豫,怔怔对上曲耀阳的眼睛,说:“曲耀阳,我不想埋怨你什么,因为本来一切的开始都是我犯的错误,它们跟你没有关系,只是我做错了而已。”

听到他的声音,她委屈得差点又要哭出声来,却还是强忍着对电话里细语:“我都不知道应该跟你说些什么,我好抱歉,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刚才的事情……对不起,嘉轩,对不起……”

“哦。”曲耀阳恍然大悟地转过头去,大脑里一片空白,似也没什么心思与她闲聊下去。

厉夫人赶忙拉了拉此刻正挽着她手臂的年轻人,“老司令,这是我儿子,冥皓,今年刚刚从大学毕业,前段他外公和几位老参谋长一块过来的时候,都是他代我们老厉做的接待。”

“你好,我是万辉代驾公司的安小柔……是你?”

他努力保持清醒,找到自己的手机接起,刚说得一句“喂”就听见电话里的人说:“哥,是我,我想跟你喝一杯。”

……

曲耀阳自始自终安静靠在车窗前,单手撑着下巴一言不发,只任了她去发挥无穷无尽的想象。

归国之后夜店里的一次偶遇,当他再遇见她时她已不是曾经模样。

她猛然仰起头来看着苏晓,苏晓却是一脸平静地回望。

她在车后座上抱着女儿,默然盯着车窗外的风景时,小手突然一紧,知道是被他握住,暖暖的,却没有回头。

他说:“听说我哥的新女朋友年纪很小,好像还是个学生,没从学校毕业那种。”

她转头对他笑笑,并不答话。

她转身要走,他的声音却突然在身后响了起来。

他见她步步后退,单手抚着自己小腹的动作,就像是护着自己活在这世上最后的尊严以及勇气。她看着他的眼神尽是防备,她的眼睛甚至红得像只受伤了的小兔子。

******

曲耀阳听着就快要笑出声来,“裴淼心你故意的吧?谁说要到你那去过夜了?”

“芷柔的手伤得不轻。”他一边吃着面前的方便面,一边头也不抬地继续,“事不过三,我忍你一次不代表可以忍你第二次,你爸那边的情况我也知道,如果你还想要分到多一点的赡养费,就请你适可而止。”

她点了点头,说:“是啊!旧车配旧人,这车你早该给我了,我现在每天走好远出去坐车,我脚都疼得不行。”

如果不爱就不要靠近她的身边,不要再害她动摇,也不要害她连最后活下去的勇气也丧失了,她只是想要通过这样的远离换来一条生路而已,难道这都不行?

……

裴淼心听到这里,已是震惊不已,“你是说……你是说子恒还参与了贩毒!”

他刚吓得差点瘫软在地,却又听到曲耀阳冷静无比的声音。

乔榛朗开车上山,一边开,一边从后视镜里去望坐在后座门边的小女人。

曲臣羽知道这小女人犯懒,也不去与她计较,认命似的拿出一盒牙签,又戴上了店家提供的一次性塑料手套,这才从装着螺丝的白色饭盒里一颗一颗将它们捡出来。

他的话似乎给了曲耀阳提醒,后者果然微眯着眼睛看他们,说:“渴,厨房在哪?”

曲臣羽只好放了裴淼心在地上,让她先上楼等着自己,这才转身去厨房接了一杯矿泉水过来,递给曲耀阳。

曲耀阳大抵是真的头昏,没在原地站很久就扶着扶手坐在了梯级上。一边揉着自己酸痛的眉角,半带抱怨的语气,“今天真不该喝这么多酒的。”

刚刚在洗手间里,听到王燕青说那些话时,她着实不小地震撼了一下。

大哥为了他们兄弟姐妹几人,这么多年的牺牲和隐忍,真的都已受够,她不想要她的好大哥下半身都因为别人活得不开心。

曲婉婉看着眼前的情形,也知道大哥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心工作室’的事情先缓缓,我暂时还不打算将它与‘玉奇’合并,毕竟‘玉奇’的高定部已经存在多年,‘玉奇’又刚刚被‘宏科’接管,这个时候再有什么大的动作都会使民心不安。”

说是这会儿曼哈顿已是晚上,两个孩子热闹了一阵,现在都已回房睡了。

曲婉婉到底是裴淼心曾经真心爱护与对待过的小姑,见她想要将所有的一切难过揽上身,她还是快步到她跟前,握住她的手。

有午餐结束的护士过了叩了叩门,打开房门的时候看到背对着站在那里的曲耀阳,只是一愣,“曲总,您在这里正好,您妹妹现在要不要退房,刚才我听护士站的人说她要出院了?”

裴淼心拿过鲜花里的卡片,打开,开头就是一句:“dear心,感谢生命中有你的陪伴,感谢曾经一切的风风雨雨中,你对我所有的包容以及爱护,我爱你,爱你永生不变。”

曲臣羽凑在裴淼心身边,问:“冷不冷?”

曲臣羽噗呲一笑,捏捏她白皙的小脸,“看你紧张成什么样子,外头的人那样多,各自聊各自的,没谁会特别注意你有没有偷吃东西,而且你现在是孕妇,就算曲夫人看见了也不能怪你。”

烦?

他恶狠狠的模样看着她的眼里,直觉就是一痛,可到底这是她真正意义上做给他吃的最后一餐饭了。这餐过后,之前种种,全都各奔西东。

曲婉婉赶忙在小家伙向曲耀阳冲过去的当口一把将她拉住,弯身道:“芽芽,还记得姑姑刚才跟你说什么了吗?以后只要有别人在场,就只能叫臣羽巴巴做巴巴,耀阳巴巴要叫大伯,知道吗?”

他的心又似拧搅般疼痛起来。想要走开,到酒店外的阳台上去清静清静,可他偏又觉得自己的身体动不了,僵硬的,像被焊在椅子上一般,不论怎么挣扎就是动弹不得,他的眼神竟是一刻都离不开她。

等他回头的时候,周围都是散场的人们的轻叫,而曲母,就硬生生倒在冰凉的地板上。

电话里传来裴淼心温柔恬静的声音,曲耀阳拿着手机站在医院急诊室外的走廊上,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后,也是在听见她的声音以后,才觉得疲惫的心灵好上了一些。

看到游手好闲多年又不学无术的弟弟出现在病房里,曲耀阳多少还是有些欣慰,伸手招了手让他过来,“婉婉知道了吗?”

大抵是因为生病的关系,曲母看到自己的儿子就红了眼睛,来来回回将曲子恒摸了个遍才闭上眼睛,等到兄弟俩从病房里退出来的时候,终于憋不住的曲子恒还是道:“大哥。”

“我是会做好我自己的!可是你呢?大哥,你又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裴淼心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几近摇摇欲坠地追问:“你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臣羽怎么会是自杀?怎么会……”

夏之韵在旁边听得也是一哼,“算了吧!妈,你也知道姐姐那个身子,就算姐夫现在想回家来,对着她那身子,能干嘛啊!”

裴淼心开始急得跳脚,这时候却听见曲耀阳说道:“要不你们去哪,我送你们吧!”

她甚至已经全副武装做好准备,时刻准备着与他大吵一架以及拳脚相向直到不欢而散。

他似乎听不懂她说出来的话,又似乎根本就没认真在听。

她说:“我没有怪你,也没有对你表示不满,我只是不明白,夏芷柔是你的妻子,可你刚才却把她陷入那样的境地。你知道刚刚都发生了些什么吗?她怀着身孕,又刚才警局里面出来,周围全部都是记者,不只说话难听,还直接将她推撞在地上。”

他说:“我只说一遍,不管你信与不信,夏芷柔肚子里怀的那个孩子不是我的。当初你离开a市以后,我之所以会跟她结婚,除了她当时故意设计陷害我,让我以为是自己将她弄到流产而心存愧疚之心而外,她还运用过媒体向我、向曲家制造舆论压力,让本来极其反对她进门的我父母不得不点头同意,不然便将引起民愤。”

裴淼心被苏晓推得跌跌撞撞,再是想要撤退,却也还是被她推进了一间半透明的玻璃房。

裴淼心急得就快哭出声,冲上前去用力想要抢回芽芽,可是那男人似乎就是铁了心的,抱着小家伙一个转身,任她怎么伸了手来抢就是不给她。

该吼的该骂的,甚至连拳打脚踢裴淼心都用上了,可男与女之间的那点力量悬殊还是让她拿面前这该死的男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是裴淼心,那小女孩,十七八岁挺直了腰板儿不怕天不怕地的娇俏模样,还是在那一年的大学校园里轻易敲开了他的心门。

面上却要做出一脸的平静与高贵,皱着眉头轻拍了下张太太的手背,“哎哟,我儿子开出来的房子可不便宜,宣传部的郭树仁我认识,那都是跟着咱们家老曲劳心劳力干了大半辈子的人,从来都是任劳任怨的,工资待遇也不高,一下要买那么贵的房子肯定吃力。”

曲耀阳一怔,快步奔到那电话录音跟前,想要伸手去接,却又突然定在那里。

他拉住她的手,“那我们的事情,你打算什么时候跟你爸妈说?”

可是在他吐血之前,裴淼心已经开始动手推他了,“听说这段山下附近的马路边经常有喝醉的人半夜出来闹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回去的时候一定注意安全,到家了给我打电话好吗?”

“我就不走。心心,求你了,让我留下来吧!”他干脆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恨不能用力将她揉进骨髓里。

“哥,我感激你这么多年以来对我所做的一切,真的,你比爷爷奶奶跟爸对我还要好。从小到大,有什么好玩的玩具、好吃的东西,你总是第一个想到我,你让着我。为了我,你做了好多事情,包括后来跟爸闹翻,陪着我搬到爷爷奶奶家去住。可是我为你做过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过,我甚至还这么不懂事,这么不懂事……”

“我现在能不能直接跟当事人对话,我想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到底是我设计的哪一部分出了问题。”

洛佳指了指旁边一间装饰装修豪华的中餐厅说:“曲家那位大少奶奶现在就在里面,陈副总跟律师都在……哎,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啊!那么着急进去干嘛啊!”洛佳说着,一把拉住裴淼心的胳膊。

他发现自己最近真是不能不见她了,分开一刻都会开始想她,尤其是漫漫长夜,自从晚饭后从她家离去,他整晚整夜里脑海里想着的人都是她。

“哦。”裴淼心还是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可又觉得不对,她同他现在到底算是什么关系,他到底又跟年婷说过什么东西。

她长睫毛上全是晶莹的泪花,这刻却为着面前这个心爱的男人,再顾不得许多,一把抱住他的脖颈,献上自己娇嫩的唇。

李卓离开以后,偌大的咖啡厅里,就只剩下裴淼心跟严雨西两个人。

“有!怎么没有!你还……喜欢我,你应该是喜欢我的吧?心心,我还记得以前你从缠着我说你喜欢我,那么现在呢?你嘴里口口声声说不,你不过是想报复我!好吧!我承认了,我投降了,我随便你想要把我怎样都无所谓,只求你别再用这样的态度跟我说话了。以前你从来不会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的,以前你会一直待在原地等我。所以我知道你还是喜欢我的,你应该是喜欢我的吧!我知道的!不然这次你之前不会跟我上床!只是因为过去我伤你伤得太深,你想打击报复我所以才会这么说!”

听她说,她只是因为生气想要报复,所以才假装不再在意。

她在他手中的身影开始模糊,隐隐的,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半大的孩子,正一边哄着笑着,说:“耀阳,你看我的孩子多么可爱。”

可是她回望他的模样却是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