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52章:异想天开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2章:异想天开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寻常的火铳,早已能达到一百五十步至两百步的距离,可这么个玩意……竟还没有鸟铳的一半。

未来,这大规模的人口,将一路向西,他们需带着大量的给养和武器,翻山越岭,越过千里的荒漠和平原,这可能对于女真人和蒙古人而言,早就习以为常,他们吃的了这个苦头。

以后……看来这礼部,可以扬眉吐气了。

王守仁叩首:“死罪。”

这万岁之声,冲破了云霄。

他深深的凝望了方继藩一眼,想说的话,没有说出口。

他依旧懵逼。

萧敬幽怨的看着方继藩,有些犹豫。

几日之后,銮驾至大同。

独当一面,是吹牛的。

王守仁平淡的道:“若为家国之事,臣岂敢不去。”

方继藩不敢怠慢,躲在家里,将章程摆在自己的面前,细细的研读。

方继藩道:“殿下,你太冤枉臣了,臣现在担心的,乃是陛下会盟的事。”

这鞑靼人拜下,勉强用汉话道:“小人鞑靼部皮货商人祝人杰,见过齐国公。”

方继藩打起精神:“是吗?可有确切的消息?”

方继藩随即冷笑:“呵……你一个鞑靼人,竟口口声声跑来和我说这些,我看你才是包藏祸心,来人啊,将这狗东西……”

鞑靼人内附之后,绝大多数的牧人,日子过的确实比之从前,好了不少,他们不愿再回到战火纷飞的年代,不愿意去劫掠,也不愿再苦哈哈的过着日子,可总会有一些,从前的旧贵,当初的时候,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现在却处处受大明钳制,心有不甘,怀着不满。

方继藩便背着手,接受了他的恭维;“只是可惜啊,让谁来做这个外语学院的院长呢,真是麻烦,这个世上,有这么多能人志士,实在是挑花了眼睛啊。”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他喜欢,就由着他去吧,朕管不了他啦。”

他哪怕对人严厉,心中自有好恶,却也不愿意暴露自己内心的想法,免得给人增加压力,或许,正是因为有了这份同理之心,所以才格外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邓健敲着铜锣,哐当一声:“王老爷大驾光临交易中心啦……”

谁也不知道,这四洋商行到底是什么路数。可它拿到了海贸特权,就足以让所有的商贾为之动心了。

可现在,看到王不仕来了,许多人心里有了底气。

就在这时,四洋商行的牌子……终于挂了。

这时候,他心里难免有无数的疑问,于是他看向邓健,扯出了点笑容道:“邓健哪,你当初在方家的时候,也是这般伺候你家少爷的?”

……………

这是啥意思?

方继藩叹口气:“不是不要你,是有一件天大的事,要你去办,办成了,就是利国利民,是拯救苍生,办不成,少爷就将你剁了喂狗。”

这做皇帝的,要杀人头容易,可是要让人掏出银子来,却是难上加难。

转悠了老半天,才寻到了西山,见着了方继藩。

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个观念,在农耕社会,几乎成了政治正确。

说到底,谨慎的巨富们,个个都借鉴了历史经验,选择了低调行事。

邓健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忙是点头:“小人懂了,懂了,要让王不仕高调起来,要让他名动天下,做天下人的表率。”

方继藩朝他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滚。”

原来,统计学还可以这样用的。

方继藩在心里暗暗思忖着。

王文玉颔首点头,除了无数巨石的建筑之外,他还看到,这里,有一处高塔,也是巨石铺设而成,很有气势。

王文玉见过金刚石。

“你看,在这黄金洲里,竟能发现这样的祥瑞,这足以证明,我大明经略黄金洲,乃上天的恩旨,这黄金洲,乃上天赐予皇帝陛下的礼物,大明据有此地,定当万世永昌,国祚绵长!通知所有人,立即赶路,不要逗留了。”

王不仕冒着腰,上了其中一辆马车,这五辆马车真正厉害之处,还不只如此,五匹马,几乎一模一样,同样的体型,同样的毛发,五辆车,也几乎没有任何的分别……这……得花多少银子啊。

虽然绝大多数人,家境还算殷实,可这单单买房一项,就几乎把大家的家底清空了。更不必说,还有那该死的房贷了,压得大家,透不过气来。

方继藩:“……”

因此,几乎所有人都和王不仕一样,对于财富,虽有巨大的渴望,可同时,当他们得到了巨大的财富时,就不免生出了不安之心。

他几乎已经可以确信了。

这不是找死吗?

刘瑾身躯颤抖。

里头详细的注明了,如何对私募股份进行保障,以及享有的各种权益。

新政的规划,本就是方继藩顶着巨大的压力,在皇帝的支持之下,筹建而出的。

这一生来嘛,叫的人都酥了。

弘治皇帝道:“朕倒是颇有担心,听说单单这几条铁路,联通起来,欧阳志的奏疏里,已有明言,说是需筹银千五百万两,这涉及到了铁路、蒸汽车辆购买,后期维修保养的开支,这个数目,太大了,朕不敢朱批………”

毕竟,自己身边,也有经济学的院士,会给自己讲解经济学的原理。

这令贵人很是欣慰,他被病痛折磨的不清,想不到在遥远的东方,居然在这里,还可以看到如此优秀的理发师,瞧他有板有眼的样子,讲究。

理发师点头,剃刀开始割开了贵人的手腕。

第一章,求保底月票。是诡计!

……

方继藩和朱厚照进了大堂。

“筹资?”欧阳志诧异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而后,弘治皇帝看了奏报一眼:“将人宣来吧。”

刘焱已是恐惧到了极点,他魂不附体,顿时,开始六神无主,于是,左右张望,希望…………有人能为自己说一句话。

弘治皇帝竟是沉默了。

他本是对刘家,深恶痛绝,现在听到这刘焱还厚颜无耻的想要重修旧好,陡然之间,哈哈大笑。

上了贼船,下不来了,那就做贼吧,做个响当当的贼。

姓方的这狗东西,虽然坑人,可至少……本事还是有的。

方继藩:“……”

可是……这人格独立的第一步,必定是经济上的独立,万事开头难,开了这第一步的头,我方继藩的精神,似乎又升华了。古时历来有母凭子贵、妻凭夫贵的说法。

真是……

弘治皇帝看着一脸诧异的刘文华,只因为这恩荣,让他措手不及,弘治皇帝笑道:“刘卿家……还不接旨。”

弘治皇帝厉声道:“你既是他的叔父,那么,也是他的尊长。这退婚之事,卿家是知情的吧,此事,于情于理,都是不合。你们坏人名节,误人终身,至始至终,你非但没有制止你侄儿的作为,想来,还在暗中,变相鼓励,朕倒要问问卿家,卿家乃都察院右副都御使,乃是国家清流,却为何,如此行为不端,身藏祸心至此,又怎么可以为自己一己私念,而不顾别人的死活?亏得卿家平日谏言时,如此振振有词,似卿这样的人,难道没有愧疚吗?”

梁如莹已是吓得脸色苍白,她死死的拉着方继藩的衣襟,方继藩能感受到她和许多人一样,微微的在颤抖。

方继藩忍不住埋怨朱厚照:“太子殿下,说话不要这么直接嘛。”

天哪,造孽啊。

梁储老眼里,突的红了,他站起来:“什么叫看着有身孕似得?”

病人多,大夫少,递给你一把刀,他就敢把人切了,反正也不担心有人敢登门闹事,治好了,是医术高明,治不好,依着这个时代的病亡率,其实……还是挺靠谱的。

翰林大学士憋了老半天,才道:“这个…………这个……陛下圣明,自有圣裁。”

弘治皇帝微怒:“什么意思?”

朱厚照只好气咻咻的和方继藩一道退出奉天殿。

方继藩打断朱厚照道:“太子殿下,钦天监会让陛下如愿的。”

方继藩语重心长的道:“殿下啊,陛下圣明,自然知道,他们的话,不足为信,可是……架不住,有人相信啊,既然有人相信,他们也就有用处了,给他们一口饭吃,又花不了几个钱。”

这算是真正的死而复生了。

这女子,得了方继藩的传授,现在……竟也要获得恩宠了。

今日乃是廷议的日子。

梁储等人,见了方继藩,这梁储没有上前打招呼。

弘治皇帝疾步入殿,随即,上金銮,升座。

哎呀……自己到底何德何能,居然能蒙陛下如此厚爱啊。

弘治皇帝浑身颤抖。

这是何其哀痛的事。

萧敬听罢,越发觉得这女人,实是胆大。

方继藩便笑道:“好了,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我只是随口胡言,你就当我是在搬弄是非吧,这些胡话,不要相信,咱们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这宫中的事,少牵扯进去才是。”

真是匪夷所思啊。

说着,弘治皇帝立即起驾,至仁寿宫去了。

她又忙将那团揉成一团的纸捡起来,慌忙放到烛火里点燃了,等那团纸升腾起了火焰,这时,她的门被人闯开了。

方继藩正色道:“这是因为,儿臣见了陛下,心是甜的,自然,这心口如一,这嘴巴,自然也就甜滋滋的了。”

行至半路,突然……外头传来嘈杂的声音。

方继藩也是头皮发麻,几个护卫已是警惕起来,正要打马,将人打开。

方继藩心里松了口气。

这刘氏,在朝中,也多有子弟为官,平时和梁家走动,都是极亲切的,可今日,这刘家的管家,却是一脸异色:“见过梁老爷……”

梁储揩拭了泪,恢复了一些冷静:“何事?”

方继藩道:“这些话,万万不可对人说,否则,坏了我们医学院的声誉。”

女婿来了,弘治皇帝的脸上,红润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