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56章:一动不动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一动不动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五妹,你也知道咱家自从某人进门之后就没消停过,出点丑闻也是早就能预料的事儿,咱们还是回自己屋里去吧,眼不见心不烦,省得被沾染了晦气……”晏启芳这话对晏少蜻说的,但她的眼睛却是看着水菡,她明朝暗讽的话,谁听不出来呢。

纯净的大自然就像是母亲的怀抱一般温暖,让人整个身心都放松,仿佛回到娘胎里,安静恬淡。

水菡瞪大了眸子望着门口走过来的男人,他手里不正拿着当票吗?

又一次听到她喊热,而她的身体确实是异常的滚烫,是酒精的作用吗?听手下汇报说小颖在酒吧点了五杯粉红佳人,但也不至于喝了之后体温这么高啊?

电梯里走出来两个年轻男人,其中一个面带微笑,正低声对另外一个人说着什么,神情略显暧昧。

这“老公”二字,果然将晏锥给激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强忍着内心的不悦,将这杯酒一饮而尽。

“好……好……哈哈哈哈……”

“是!”

一会儿到了车上,水菡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没过多久又昏昏欲睡,也不知咋的今天会感觉那么疲倦。

晏鸿瑞夫妇或许听不懂水菡和沈云姿在打什么哑谜,但晏锥能猜到个八.九不离十。

水菡失神之际,邓嘉瑜又插上一句:“大哥不是说会回来吃饭吗,怎么还不见人影呢,这菜都快要凉了。”

随着那一期节目的播出,由于是在国内也同步看到,所以小颖在节目中的表现以及她的经历都被传开来,成为了新一代90后的励志典范。不止是做菜而已,她还收获了很多陌生人的支持和钦佩。

两人聊天中,没留意前边来了一辆黑色豪车停下。

你。”

童菲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滋味,下意识地摸摸肚子,眉头皱成了小山……又开始不舒服了,感觉饿,但又伴随着反胃,害喜的症状实在太折磨人,她还是快点先回家去。

兰芷芯差点当场昏厥过去,强烈的恐惧和绝望袭来,拼命往门口冲去!

对于这一切,赫淑娴依旧是异常冷静,不会因为被骂而失去她的理智。她的脸色更加岑冷,精细的妆容之下,是一颗坚若磐石的心。

晏季匀心里一颤,沈云姿红肿的双眼明显是刚哭过。她曾是那么坚强的一个女人,他只见她哭过一次……她的抑郁症这么严重,自杀被救起算是命大,现在又哭了,情况岂不是会更糟?

是的,梵狄接到山鹰汇报金虹一号今晚出现的异常,提前结束了对何宇森的款待,赶去金虹一号了。

“老大,您想到办法了?

“啊?真有?”亚撒立刻眉头一皱做出可怜状:“嫂子,你骗我……”

梵狄是金虹一号的主人,他当然要坚守阵地,这半个月下来,金虹一号的盈利是个可喜的数字,相信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已经打响了名号,它将来自然会为梵狄源源不断地赚进财富。

空气由阴转晴,水菡暗暗吁口气,看到这父子俩又开始了欢声笑语,她有种恍如再生的感觉……前一刻是地狱,这一刻却是天堂。真希望幸福的时光能停驻不走。

“老公……别说愧疚,你能活着,就是对我和孩子最大的恩赐了。”水菡软糯的鼻音听起来十分惹人爱怜,晏季匀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化成了一滩水。

蓝泽辉家楼下不远有一间咖啡厅,洛琪珊约他在那里见面。

蓝泽辉闻言,黑眸缩了缩,捧着奶茶的手也抖了一抖,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愁绪。

回到家的两口子,心情轻松,直接去浴室洗澡了。临别在即,明天便要暂别,这注定会是一个激.情澎湃的夜晚。

“nike……你父母只是叫你回去接手,应该不会将重担全压在你一个人身上吧?你的父母还是会照看生意的,或许你还不至于失去自由那么严重,只是造型师这个职业,恐怕你是暂时不能胜任了。可你看看晏少,他以前也是当总裁几年,后来将公司都交给了晏锥,他才脱身出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你不是还有个弟弟么,以后你弟弟毕业了兴许还回家里帮着做生意呢,你不就可以又回到造型师的行业吗?”

水菡也是太不走运,杨智不仅是这里的常客,更是老板娘她丈夫的上司。为了讨好杨智,老板娘哪里还会管水菡的死活。

但沈云姿的家世却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好,她之所以能去澳洲留学,是因为她在国内某大学里成绩特别优异,每年拿奖学金,最后做为与澳洲大学的交换生,才获得了去留学的机会。在国内,她为了完成学业,自己半工半读辛苦打工,去了澳洲也不轻松,除了努力学习,她每天都要打工,以此来赚取生活费。

晏季匀与沈云姿是真心相爱,尽管求婚不成,可晏季匀的心依然如故,临走之前告诉了沈云姿,待她毕业之后回国,希望她能答应戴上他买的结婚戒指。

“珊珊,你愿意听我解释吗?”晏锥尽量让自己不要激动,控制着情绪。

洛琪珊的脸色微微缓和了一点点,但很快又瞪着他,鼓着腮,愤懑的样子。

杜橙实在受不了,俊脸上满是怒意,咬牙切齿地,一把将童霏那只手给抓住!

祠堂里一片肃穆的气氛,晏鸿章站在上位,晏季匀和水菡站在牌位前边,脚下还有蒲团。

“就你知道贫嘴……”

评委依旧是昨天的四位,他们对小颖的印象比较深刻,在品尝她做的菜时,都显得越发仔细了。或许是网上的那些评论给予了评委们一些压力,所以他们为了显示自己是公正的,在对待小颖的问题上,会比其他人更严格。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无论再怎么强悍的人都敌不过岁月的侵蚀,无论你曾经多么了不得,都逃不过命运的翻云覆雨手。爱睍莼璩无声无息看不见的大手总是会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猛推你一把,你哭你笑都只不过是这世界渺小微弱的声音而已。人生无常,越是不想发生的事情越会接踵而来。

晏季匀和秦川在手术室门口候着,还有毛秉华也在。

人生在世是为什么呢,爷爷虽然像个**的帝王,但抛开这一点,晏鸿章对晏家的贡献和功劳是无人可以否认的,家族和公司都在晏鸿章手上得到了最大的发展,达到了一个辉煌的巅峰。即使将来,晏季匀也不一定就能超越晏鸿章对晏家所做的。

水菡硬生生刹住了脚步,想走却又像是两只腿灌了铅一样,小脑袋里禁不住传来不同的声音……一个在催促她快点走,另一个弱小的声音在纠结着该不该问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成功的企业家都该深谙一点——有时候需要你站出来振臂高呼,但有时更需要你沉默是金。

兰芷芯确定了亚撒的心意,她也放心许多,在亚撒的追问下,她终于是说出了一个地方的名字。

哈吉见到亚撒和赫淑娴到来,吩咐妻子和侍女们都退下,他要跟亚撒好好聊聊。

赫淑娴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他们谈话,越听越是觉得,原来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那为什么哈吉要下令让她和亚撒都回来?

赫淑娴脸色微变,但就算想明白了这一层又怎样,命令是哈吉下的,只能说明哈吉跟亚撒在某些问题上居然是一致的?真不知该说哈吉太*爱亚撒还是说哈吉病糊涂了?

但今天来凑热闹的人还真不少,不仅亚撒一家人来了,亚撒的另两位堂弟以及有几位大臣也都不甘落后,先后而入,使得这宽敞的客厅也显得略拥挤了。

水菡站在门口,脚边放着两个行李箱,她被赶出来了。

水菡不会知道,如此平凡的自己竟也会有人要对付她么?树欲静而风不止。水菡只想守在出租屋里等待母亲回来,她怀念曾经那些平静而简单的生活,只是最近几天发生的事,将她的生活搅得翻天覆地,她再也回不到从前的水菡了。

晏鸿瑞也是一脸怒容地喝斥:“季匀,你怎么可以含血喷人,那是我哥哥,我怎么会对自己的亲哥哥下毒!”

但沈蓉和晏鸿章就急了,洛家几次登门拜访,双方谈的都是洛琪珊和晏锥的事,都觉得这一对如果能真正结成夫妻,那将是一件大喜事。可晏锥的态度不温不火的,翻来覆去只会说一句:“我对洛琪珊没兴趣”。

“……两张?你觉得很贵吗?”晏季匀愤愤地抬手,啪一下,怕在水菡pp上,引得她娇笑连连,赶紧地又哄着他:“不是啦……在我心里,老公是无价的,可是我觉得梵狄的女朋友真的需要一个造型师,老公是行业里的大神,你不出手谁还有资格出手啊……咯咯咯……咯咯……”

男人认真工作的时候别有一种独特的魅力,晏季匀即使垂眸低头,那股天生的领导者风范也会自然散发出来。如果没人来打断,他还不知要沉溺在工作多久。

水菡说她和水玉柔在一起,这太不可思议了,对于晏季匀来说,这才是最惊天动地的消息!

童菲不由得吓了一跳:“晏少,你这是怎么了?”

晏季匀挂了电话,一个冲刺,拐弯,再冲!随着一个急刹车,他停在了一栋豪华别墅面前……手机定位系统显示水菡就在这里!亚撒刚才的话提醒了晏季匀……不错,植物人可能永远不会醒,但也有可能一下苏醒过来。莱皇宫里的水玉柔出现在这里,看似是太荒谬,但联想到邵擎的身份,他要将水玉柔

晏晟睿好不容易消停了一下,马上梵狄来电话了,告诉晏晟睿,查到了最新线索!

“你……”童菲咬牙,这男人真是脸皮厚。不过……他说得也没错。

窘迫的晏锥强忍着想骂人的冲动,小心翼翼地跟洛琪珊周旋:“你……既然已经知道这是什么,那就该放手……放了我,有话我们慢慢说,不要这么粗暴,你是女人啊,你不是暴徒,你明一点……”

晏锥嘴角在抽搐:“这个……一点不好玩,你要玩的话,把我放了,我带你去外边玩,随你怎么玩。”

没吃过猪肉,但也见过猪跑啊,观摩过某电影大片呢。

水菡呆呆地坐在床上,嘴角凝结着苦笑,好半晌才打起精神,拿起手机拨通了梵狄的电话……她是想问问他现在人在哪里,想告诉他,她愿意帮他偿还债务。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死亡的气息,阴冷,黑暗,带着腐朽与毁灭,形成一股看不见的风暴席卷而来。死,谁人不怕呢,况且是在这群凶残的人手中,如果真被扔进海里淹死,将会是怎样的痛苦?此刻,梵狄正被枪指着头,而拿枪的人却是他的哥哥!

是小柠檬。

沈云姿还沉浸在喜悦的幻想中,一个热望着窗外的景致,不自觉地嘴角微微扬起,一双勾魂摄魄的美目中含着丝丝情意,想着他对她的悉心照顾,她越发觉得甜滋滋的。

在她的注视下,晏晟睿心底一个模糊的念头逐渐清晰起来,只见他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张精美的卡片,塞到嫣嫣手里。

可,火花却遭遇到晏锥的冷冰冰,他在chuang上的时候可以热情如火,但转身就能冷静得令人心寒。

洛琪珊无辜地眨眨眼:“不关我的事,是婆婆说你需要补的,你干嘛对我凶。”

“……”

方凯琳挽着杜橙的手紧了紧,美目流转波光潋滟,显示心情大好,娇滴滴地说:“橙子,你看童菲的男朋友对她多好啊,你总该放心了吧,肯定不是他让童菲要

心痛的感觉在身体里肆虐,童菲却只能一忍再忍。而陈尧和杜橙两人不经意的一个眼神对视,彼此都在对方目光中看到了隐约的敌意,只是,这眼神的交汇短短一秒便结束,就像什么都没发生。

陈尧知道她现在必须要卧chuang一个星期,他显得很心疼,还说要请假一星期专心照顾她。

童菲从在路上一直沉默到进家门,都在思索着一个重要的事情,有时陈尧说话她也没注意。

“呃?请假照顾我?”童菲呆了呆,连忙摆手:“不行,不可以的。”

“昨天的事?你是说……在病房里,我摔东西……”陈尧略显尴尬,悔恨的表情格外虔诚:“菲菲,我今天就是来跟你认错的,是我不对,我太鲁莽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别生我的气……我以后会加倍对你好的,决不再犯,绝不让你受委屈,相信我,好吗?”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老人淳朴善良,有着一颗慈悲的心,是她救了小颖一命,并且还用微薄的生活费为小颖买了些药,才将小颖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否则,早在一个星期之前她就该死在茅屋里。

这好比一头冷水浇下,沈贝浑身发寒……这个男人果然是有着令女人疯狂的本事,刚才还压在她身上,转瞬便说出让她羞愤得想死的话,前一秒让她以为他会要了她,下一秒便平静地躺在那安然入睡。

沈贝本身也是个美人,有着几分清纯的气质,加上她与沈云姿的几分相似,这么一张娇颜,含情

晏季匀缓缓俯近她的耳边,薄唇轻启:“嘉瑜,你是个聪明的女人,我不适合你,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当纪雪薇还在闷闷不乐时,嫣嫣和晏晟睿已经开始了。

何慧怡也是心慌慌的,因是第一次跟台,被洛琪珊这一瞪就脑子空白了,忙不迭地上去开始动手将缝合的丝线打结。

蓝泽辉看见洛琪珊到了,顿时也来了精神,他眼里只看得见这个俏丽动人的女医生,即使她穿得很平常,他依然觉得比身边经过那些妖娆艳丽的女人好看多了。

她头发凌乱,灰头土脸,双颊红肿,嘴角破裂……穿的衣服裤子鞋子全加起来都不会超过一百块钱。她自己往玄关处那镜子面前一站,顿时傻眼儿了。现在的她,果真是惨不忍睹啊。回想几天之前,自己还是一个青春活泼的少女,而现在呢,活像是从难民营出来的……

“我要去洗手间。”兰芷芯吃力地从沙发上起来,扶着墙壁走。

水玉柔站在卧室门口的走道上,情绪显得有些低落,邵擎走到她身后了都还没察觉。

“谁让你冤枉我跟女人女人鬼混?这点惩罚算是轻的!”

“你快说啊,真冤枉了吗?意思就是你没有跟女人做那个?”洛琪珊没觉得自己的声音莫名颤抖,心跳也在开始加速,她太期待他的答案了。

这怎么像是大灰狼一步一步在诱.惑着可爱的小红帽呢?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镜子面前那一道高大挺拔俊逸非凡的身影,忽地僵硬了一下,气氛有些窒闷,皆因水菡无意中冲口而出的这句话。爱睍莼璩

不得不说,洛琪珊是个开朗的女人,乐观积极,在她身上仿佛有一团永不磨灭的光亮。即使现在洛家不再是豪门大户了,父亲的财产全部被冻结,并且还面临着被陷害的危险,可洛琪珊在经历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之后依然能保持良好的心态,不*,不颓废,更不会*。

洛琪珊抓起自己的小内往身上穿,顺便再套上一件睡袍。然后,淡定自若地转身往外走,经过晏锥身边时也没刻意去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