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74章:泾渭分明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4章:泾渭分明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连忙戴好之后……

“我去找他!”夜风中传来尤歌的声音,紧接着,佟槿就看见尤歌从车库里骑着一辆自行车出来了。

容析元两眼一瞪:“听你这口气,好像不是站在我这边的?”

“大叔,这是万盛商场第几楼?我要去四楼,大叔可以告诉我怎么去吗?”尤歌终于是想起了还有郑皓月在等她。

游艇王子可不是虚名,许炎亲自带人出海,当热不能寒酸,普通游艇他平时不坐,每次出海都是他的豪华移动宫殿。

容析元不禁莞尔,轻笑着说:“他只是想帮你而已,别怕。”

“晓东,我们改天再聊吧,这个时候,你该去看看新娘子了,说不定正在找你呢。”

阴阳怪气的,酸溜溜的,还带着讽刺的意味,谁听了都会不舒服。

唐虞梅,是何家大公子的原配老婆,现年五十五岁。她不同于很多豪门的阔太太们那么热衷于将大把大把的钱砸在自己的脸上试图永葆青春,因此她跟实际年龄看起来是很相符的,只因为,唐虞梅从多年前就知道,无论她再怎么青春美貌都无法留住丈夫的心,既然这样,她何必为了讨好一个貌合神离的男人而那么费心呢?

霍骏琰心里暗暗较劲,唐虞梅太狡猾了,刚才他半真半假的话就是为了让唐虞梅露出破绽,谁知道她竟这么强悍,硬是忍得住不开口。而他无奈的是,他口中那两个雇佣兵,实际上在前年便死了,家中只留下妻儿,他是从这两个雇佣兵的妻子嘴里得到一点线索,但人死无对证,这不能成为令唐虞梅入罪的铁证,所以他只能抱着一线希望借此试探唐虞梅,可她却不上当。

尤歌听不懂小姨和叔叔在说什么,可她能从他们的表情和语气中感受出不同寻常的气氛,好像她真的闯祸,真的做了不该做的事,这可怎么办?

股东们事先都对容家订购首饰的事抱着十二万分的信心和憧憬,一致认为这是公司打入香港市场的一条捷径和良好的广告效应,可现在黑珍珠却被他们的董事长给拿走17颗,他们认为董事长的做法伤害了公司的利益,纷纷表示反对和抗议。

“是,你可以回家了,只要何宏森知道唐虞梅做的事,他一定不会饶了她,会加倍保护你,补偿你这些年受的罪。”

可偏偏容析元遭遇枪击,在他生命垂危时,尤歌才彻底看清了自己的心……她甚至能从沈兆说那些刺耳的话中得到反省。没错,她是受了伤害和委屈,可她何时真正地去了解过容析元的内心世界?她了解过他是不是伤了痛了吗?她是以被伤害者自居,而从某些方面来说,容析元不也是被伤害的人?

郑皓月紧蹙的眉头就没松开过,十分头疼,她也知道霍律师说的没错,只不过她同样不甘心,怎么都想不通,为何容析元对尤歌这么上心?该不会真的对一个智力有问题的女孩子动情了?

容析元走的时候吩咐过,叫尤歌无论去哪里都要在保镖的陪同下。尤歌很听话,也不再排斥保镖的存在,因为知道这是必须的。

尤歌吃完饭都会到花园里散步,当然身边也都免不了跟一群可爱的狗狗,只要是尤歌在,狗狗们都会像拥戴女王似的保护她。

尤歌的笑声听在郑皓月耳里,简直就是难以忍受的诅咒,尤其是“小三”这样的字眼更是让郑皓月怒不可遏。

“别闹,晚上喝点香蕉牛奶有益健康和美容养颜,别人想喝还喝不到的,只有你……”他的呢喃,越来越含糊,用他自身的灼热点燃着尤歌。

就连香香都忍无可忍,使劲咬着夏晴雪的裤腿不松口,惹恼了她,干脆一脚踢过去……

两人聊得正欢,镜头里突然出现了佟槿的脸……

“苏慕冉,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居然会用一叠钞票打发我把我当什么了”许炎脸上在笑,可语气是带着愠怒的。

不就是一种会发深绿光泽的珠子么,没什么特别的啊……尤歌就是这么想的。

午餐忙活,这种感觉真好,好像是小夫妻俩似的。许炎就这么想象着,越发怀念以前在国外的几年,和尤歌一起的开心日子,那时只有他和她两个,再没有其他人的介入和打扰,只是,快乐的时光总那么短暂。

尤歌思维混乱情绪异常激动,有点语无伦次,可容析元还是听明白了,狠狠地被震惊了一把!

真是稀罕了,唐虞梅从小娇生惯养,除了跟着容孝光那几年的时间里曾经做过家务,其他时候她都是养尊处优的,现在却这么主动地讨好着一个人,难道说这女人的爱心被激活了?

唐虞梅得意地笑着,看上去,那高贵的气质荡然无存,只有一种令人生厌的卑鄙嘴脸。

尤歌被这会议室里的气氛给吓到,她好想离开这里,她不想看到这些人如此愤怒的嘴脸,以前那么和蔼可亲的叔叔阿姨们,现在就像是要吃人的猛兽。

经过一晚的时间,尤歌的气也消了很多,加上对容析元本身就有深厚的感情,已经惩罚他睡一晚沙发了,那么这种时候就不能在他有兴致时去破坏,那样才是真的伤感情。

尤歌停下了脚步,清冷的眼神扫过来,与那位婶婶对视着,尤歌的小宇宙又在开始膨胀了。

容析元大惊失色,本能地冲上去,叫着尤歌的名字,充满撕心裂肺的凄惨。

他乘兴而归,刚踏进家门,她抱着孱弱的早产儿跪在他面前:“不爱我,就放我走。”

两人很默契地换个话题,气氛没有受到影响,因为尤歌不曾责怪许炎,她很理解他。

又过去两个月,店长被调走,专柜原本该有新的店长调来,可是公司却没派人,而是安排了一个代理店长的工作。这个位置,由尤歌坐上去,这在公司里还引起了一阵不小的流言蜚语。

这事儿跟容析元是有点关系,但调走原来店长,却不是他的意思,是人事部正常的人事调动。只不过,在代理店长的提议中,容析元说了,不论是新来的还是老员工,都可以有机会,另外还要看业绩表现。

“哼哼,走着瞧!”尤歌不甘心啊,冲着他的背影呲牙咧嘴,脑子里在开始盘算着什么时候能让这男人也吃点亏?不然每次看他洋洋得意的表情她就很想上去捏他的脸……

这样的一群萌物,尤歌怎能不挂念?此去香港也要好几天时间,她担心狗狗们在家会不习惯,会因想念她而难过。

尤歌却暗暗舒了口气,离开了容析元的怀抱,她才能正常的呼吸了,先前都是在强撑着没有露出异常的情绪,可实际上早就快撑不住了。

恍惚间,他望着苏慕冉的侧脸,莫名的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她这个人其实挺不错的,从客观的角度说,她很真诚,不矫情,敢说敢做,直率,没有千金小姐的架子,还得做一手好菜,外形气质上佳,只是行事作风有点火辣,一般男人吃不消。总体来说,她是很适合当老婆的。

虽然知道尤歌怀孕,容老爷子也没有直接跑去隆青市,他就当这件事是秘密,既然容析元不宣布,他也不再容家人面前提起。

这令人感动的一幕,忽地被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给打断了……

天知道他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能控制住内心激荡的汹涌,呼吸都不自然了。只是这些,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一个病号还有人搭讪啊?哈哈……”男人肆无忌惮的笑声分明是在讽刺,以为容析元是在对那个戴口罩的女子搭讪呢。

容析元迈着沉稳的步伐一直走进了电梯,这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手捂着胸口,试图抚平刚才的悸动。

“他果然忘了。”郑皓月心想,脸上还是微笑着说:“后天周末有个酒会,你能陪我一起去吗?我知道你不喜欢参加那种场合,不过……我那群闺蜜们都说,我们订婚四年了,一次都没见我和你一起出席过聚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而她,之所以能这么顺利地接手公司,跟容析元以前在公司打下的坚实基础,分不开。他甚至早就吩咐过公司的几位高管,在公司的董事长换人时,他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即使他现在成为植物人,那几个他信任的高管也没有任何一个敢心怀不轨,只因为他们都知道,容析元最可怕的地方是……他永远会为自己留后手,就算他本人不在公司,也会有人盯着高管们的一举一动,谁敢有点小动作,那下场将会很惨。

尤歌心里一紧,有种不好的预感,不得不暂停一下,出去接电话。

尤歌的眼睛在打量着翎姐,翎姐也在看她。两个女人目光交汇着许多复杂难明的讯息,只有女人才会懂。

这花园……墙角的腊梅还在,桂树还在,蔷薇花正含苞待放,水池里的睡莲绿叶青葱,叶子下边多了几条锦鲤。

“不够,这还不够……唐虞梅那个女人太狡猾了,她是肯定会来打探消息的,只是几句话,没可能骗到她,所以,我需要找个能跟我默契配合的男人,做出一个迷惑唐虞梅的假象,让她以为我真的跟别人好上了……”尤歌这表情有点奇怪,还冲霍骏琰眨眨眼。

订婚礼还没正式开始,台上现在是有一位钢琴家和小提琴手在共同演奏。这两位都是从香港请过来的顶级艺术家,是富豪们平时只在电视或者买高价票去音乐厅里才能见到的人物,如今,不过是为容家服务的罢了……

现场香气四溢,不是任何香水喷的,全都是自然花香,光是这些鲜花所花费的开支至少都是上百万,其他的就更不用细算了,只会是一个让人眼花缭乱的数字。

这些人的鼻子还是很灵的,确实出事了……

她在哪里?她是死是活?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尤歌就像是人间蒸发了,没人知道她被带到码头之后发生了什么。

尤歌心里暗暗发笑,但她忍着,就看许炎怎么解释了。

记者只知道容析元在医院里,知道下午出事时他车里还有另一个女人,这新闻爆点太强,记者们不敢松懈,都巴望着能探听到关于那个神秘女人的消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其中一间主人房的灯已经熄了,只剩下一盏柔黄色的灯光还在那里亮着,只是窗户拉得严实,看不清楚里边什么情况。

“容析元!”郑皓月痛苦地嘶喊:“凭什么她可以得到你的爱,我有哪里比不上她?我才应该是那个跟你并肩作战的人,她根本不能帮到你,她不配当你的妻子!”

容析元也隐去了另一段,将他流落街头当乞丐的那段日子去掉了,只说被人带到了孤儿院。

但即使被隐瞒了一些,可已经足够震撼到尤歌了,让她对容析元这个人再一次有了新的认识,总算知道为什么他做事会那么狠辣,也理解了为什么容析元和容家其他人无法相处。

这黑虎说得眉飞色舞的,看样子是痞xing难改。

“呵呵,过奖……一般般而已。”

“……”

这番话,信息量好大!许炎都不禁被勾起了那么一丝丝的好奇,用一种玩味的目光打量着苏慕冉,像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我明白了,那不外乎是横刀夺爱的戏码,那个女孩子抢走了你的心上人,于是你们俩就反目成仇,啧啧……这么老的剧情啊……”

“是……遵命……”

龙晓晓看看时间,9点过10分,她已经等了40分钟。

“呃?”龙晓晓抬眸,愕然地望着他,见他这凶巴巴的态度,她心头忽地一痛。

龙晓晓愕然,在这里住?

大年初二,瑞麟山庄一大早开始忙活开了,有客人前来,但都不是外边那些富豪们,而是孤儿院的小朋友大朋友,在佟槿的带领下,一个个穿着新衣服,容光焕发的样子,一看就是一群幸福的孤儿。

“你……”容析元无语了,佟槿这货实在太奇葩,对方在同个城市都不见,这不是白白浪费大好机会么?

想要接近他的女人,实在太多,面对苏慕冉这颗小白菜,许炎在她第一次来看病时就知道她是为了什么。

“你……”

尤歌冲着翎姐打个招呼,低头安抚香香:“宝贝怎么了,乖点别吵。”

好吧,容析元不会承认自己怕狗,但这是事实,原因说起来却有点辛酸……是因为他小时候曾被狗咬过,而那只狗的主人居然没给它打过狂犬育苗,所以,当时容析元差点没命,后来好不容易脱离危险,捡回一条命,可是却留下了心理阴影。

...很难得看到容析元尴尬的表情,此刻他却是老脸一热……这,真不好意思说出口啊,不是他不想给尤歌一个像样的婚礼,而是她自己说现在孩子太小,想等孩子一点,再过两年办婚礼,让俩宝当花童……

尤歌却是不客气地笑出声,感觉容析元紧张的样子看起来特别的……像个大男孩般可爱。

好些天不见霍骏琰,其实先前龙晓晓见到他来,也是有点惊喜的,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她始终不会忘记,霍骏琰喜欢的是尤歌,她不能自作多情招人笑话。

抛开某些恩怨来说,尤歌意识到,容析元真的是优异的管理者,宝瑞在他手里更像是良驹遇到了伯乐。

“咳咳……该吃饭了。”容析元适时提醒,顺手揽着尤歌的肩膀。

踩着八寸高跟鞋,穿着灰色职业套装,郑皓月成熟干练的外型看上去很适合处理眼前的状况,而她也觉得自己出现得正是时候。

这部电梯其实并不狭小,可此刻却是充斥着令人窒息的气息,都是源自于容析元身上,那股阴冷,墨眸里好像燃烧着冰焰,紧抿的双唇预示着他的心情有多糟糕……刚才那个女记者说的话,她是能肯定还是仅仅只猜测?是在试探还是真的听到了什么?

尤歌不会知道,她和容析元的事,在香港容家掀起了怎样的风暴。昨天容析元去了香港,除了有点私事之外,还回了容家一趟,所经历的风波,只有在场的人才知道。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以前不是瑞莲山庄的,就是最近才出现在这里。是谁?跟容析元有何关系?听郑皓月这口气,似乎很失望?人家做了什么让她失望了?

“15mm南洋金珠,你们有多少?我全买了!”这位是年轻男人,一句话就霸气外漏啊。

尤歌洗澡之后换上了他买的睡衣,那透明的薄纱,比没穿还更xing感,容析元看到尤歌从浴室出来,眼睛都直了。

==========

苏慕冉穿着黑色紧身衣,惹火的身材勾勒出迷人的线条,健美的身姿比起那些弱不禁风的女人来,她更彰显出了一种健康的活力,好像在发光一样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罢了罢了,看来今晚注定得麻烦霍骏琰送了。

“你最近对我老婆的关心程度好像过于了吧,以你的身份,非要当第三者吗?虽然觉得你一般般,可你家境背景还行,你不至于那么缺女人吧?呵呵……”容析元损人的招数向来够辣,说话呛人,戳中人家的痛。

容析元这番话显然触碰到了许炎的痛处,只见他脸色一变,眸光倏地变得锐利无比,带着几分狠意:“容析元,看来你知道得还不少。”

简单几句话,语气淡定冷静,并且是很聪明的回答。

“看到了吧,这视频上穿黑色貂皮大衣的女人,是宝瑞的vip顾客,但也是一位出了名难缠的客人,每次她来挑选东西都要耗费很久的时间,每次都是鸡蛋里挑骨头,挑剔到令人受不了。看这里……”葛斌指着镜头的特写:“这是一枚蛇形戒指和一条豹型吊坠的项链,这位顾客已经来试戴过三次。”

拍卖的环节圆满结束,高出预期的善款,让卢老先生笑得合不拢嘴,大赞容析元出手阔卓,他可以用这笔钱帮助到更多的社会弱势群体,他好像真不知道容析元与尤歌的纠葛,只是在安排酒席的座位时,却故意将这些人安排在了一桌。

“满足?哈哈哈……容析元,你真的了解女人吗?我爱的是你,我要跟你在一起,我不希望我们的世界里还多一个尤歌!只要她还在你的视线之内,我就寝食难安,你不能给我安全感,我只有让她滚得远远的!”郑皓月在吼的同时,已是泪流满面。她从不知道原来自己可以残忍到这样的地步,甚至不弱于容析元。

激情的余韵还在空气里发酵,尤歌觉得此刻说某些事,会不会煞风景呢?

这个名字,容析元当然知道了。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会惊诧,紧接着就是陷入了沉默。

老爷子表情沉重,苍老的面容上那双眼睛却依旧犀利有神:“你这么做,良心可安?”

可是,尤歌和两个孩子又该怎么办?

心底没来由地一阵烦闷,尤歌快速洗完澡,准备睡觉。

“什么?不需要?你的意思是你更喜欢直接的?”容析元嘲讽的语气中带着戏谑。

“香香你嘴里是什么?别吞,吐出来!”尤歌惊了,生怕香香吞了什么不能吃的东西下去,急忙伸手去抓。

就在容析元要再次深入时,忽地,耳边传来奶声奶气的呼唤……

但尤歌现在哪里还听得进去,满脑子都只有两个字——骗子!

佟槿被这话给震到,好像被雷劈的表情,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怎么可能,翎姐怀孕?看着架势,怀的居然是元哥的孩子吗?这太不真实了,这是搞错了吧?

她轻颤的小手攥得很紧,掌心被浅浅的指甲刺得很疼,但她只能用疼痛来提醒自己不要在这种时候失去应有的尊严!

“呵呵……对你很重要的人?而我却从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如果不是我刚才亲眼看到,你会坦白告诉我吗?你连歉意都是这么硬邦邦的,你是我的老公,你凭什么认为我可以接受你的解释?这几天,你明明察觉到我的异常,你却能一言不发,明知道我痛苦得快死了,你还是能忍到今天才说,容析元,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地对待你的妻子,对你来说,我是什么?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机器吗?”尤歌的声音比平时沙哑了很多,她在极力克制住快要崩溃的情绪,每过去一秒都是那么费劲的事。

容析元站在舱门的位置,高大的身躯在这一刻有着轻微的颤抖,墨色的眼底有着叹息和疼惜,但更多的还是坚决。他要带着那个人去m国做手术,这件事,是不可能被更改的,即便是尤歌无法理解,他也必须要去做。

“头儿,什么情况?”

天啊,咱这回丢人丢到外太空去了!

尤歌在客厅的窗户里看到这一幕,她的心也会莫名抽一抽,感叹猫与男人之间原来竟是如此和谐。霍骏琰这个硬邦邦的警察,有了小奶猫的搭配,显得柔和许多。这又让尤歌想起了容析元,他抱着香香的画面也是那么有爱。

何宏森也不知怎么想的,居然没派何炬来接,而是派来了何家现任的管家,也是何宏森目前较为信任的一个心腹。

...此时此刻,容析元的说的话就像是蛊惑般迷糊了尤歌的大脑和视线,她原本清澈的眼神出现一丝恍然,竟一时忘记挣扎,几乎迷失在他眼底的温柔。

尤歌抚摸着香香的脑袋,故意提高了音量说:“宝贝,我们今晚吃什么呢?一会儿叫佣人送进来好不好?嗯,我想想吃什么……红烧排骨?清蒸桂花鱼?反正不管吃什么,咱就在这里不出去,也不让闲杂人等进来。外面的世界太危险,还是这儿安全,清静,省得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