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75章:霸王别姬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5章:霸王别姬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秦寂言却一副没有听到样子,见侍卫拎着水过来,也没有阻止的意思。

比起文官,武将们更羡慕嫉妒凤家。同为武将,他们也不会比凤家叔侄差太多,可他们根本没有上战场立功的机会。

“殿下和顾姑娘感情真好。”互相喂食什么的真讨厌,欺负他们孤家寡人。

她在老太爷面前,扯秦王这面旗时一点儿也不心虚,可面对正主,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她的脸皮虽厚,可还没有厚到那种程度呀!

此时,以不变应万变,才是上上之策。

焦向笛和顾三叔在江南里面不是人,两人在江南的日子不好过,景炎对他们监视的十分严密,平时不控制他们的行动,一旦他们有异动就会立刻被扼杀。

五皇子在两位兄第献礼后,送上自己手抄的经书。

说话间,两人已走出了六扇门,秦寂言扶顾千城上了马车,从案卷房借了案卷,则被他随手放在马车上。

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大部是说密室杀人案的事,分析背后主使者的身份,可是……

手上的线索太少,两人能想到的有限。

她不会永远都是一颗任由人摆布的棋子,总有一天她会永远足够强大的力量,可以将曾经欺辱过她的人踩在脚底!

“好,好好,我不碰。我不碰。时间不早了,我走,我们回去。”秦寂言哪里敢惹顾千城不高兴,自然是顾千城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吃你自己的,姐姐不是给你单独备了一份吗?”

在太上皇走后,祖父也没有立刻起来,而是在地上跪了很久很久,而且还跪得心甘情愿意。事后,祖父下令给全家添菜、添衣服,而且每个人都有礼物。

“孙儿不敢。”秦寂言木然的低头,眼中没有一丝情绪。

好在承欢几个早就习惯了,根本不怕,承欢还恭维的道:“封大人真贤惠。以后谁嫁给封大人,谁就幸福了。”

“盯紧些。朕的周王叔呢?他留在京中的人可有动作?”周王被老皇帝赶到偏远的地方去了,可并不表示周王的势力就清楚了了。

收拾整齐后,秦寂言才施施然的走出来,“朕去御书房,记住,发生天大的事也不能不告而别。”招呼不打一声就消失的事,做一次就好了。

大秦特使了然的点头:“这么说,这是贵国太后的意思了,我会如实转告给秦王殿下。”

好好照料四个字就非常有深意了,大秦特使不会死,但在北齐的这段日子绝对不会好受。

显然,乌于稚在边境的力量很大,甚至可以随意调动边境的士兵。

北齐人看大秦人一路死伤惨重,却不知大秦真正死的没有几个,不过是借机抽走了一批人,而且又不会让人怀疑罢了。

“我怎么感觉,秦王这是故意说给我们听的呢?”真得不能再刻意了,刻意到让他们想要相信都不行。

密室只有十余平,很空,地上散乱了几块木板,没有移动的痕迹。暗卫发现此处后,第一时间就上报了,根本不敢破坏现场。

“古画造假?”顾千城拿起卷轴,无声冷笑:“去查查看,他们的颜料放在哪里。”想用这几副画糊弄她,摘星楼的人当她是傻子吗?

这么一间破密室,几块画板,几张作旧处理的画卷,就能仿造古画了?

皇上不用他不要紧,他年纪大了,跟不上皇上的节奏,只要皇上用封家人就好。

“嗯。”秦寂言抬手,示意身后的太监上前,将举在手上的圣旨,递给封大人:“朕拟了两个谥号,封大人看看。”

在一个接一个炸药面前,他们再多的冷静都是徒劳。

当当当……北齐人继续砍铁链,又是数十下,虎口流血,铁链也只是开了一道小口。

暗卫看到这一幕,啧啧称奇,可到底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

蜘蛛女在前面引路,“圣女,这里我曾经到过,原本两座山都有阵法保护,没有人带着,外面的人进不来,我倒是知道原来的路,只是现在山塌了,也不知原来的路还能不能走。”

“酸。”这味道,顾千城还能说甜,什么味觉呀?

“酸吗?我觉得很甜耶,要不你再咬两口。”顾千城说话间,又往秦寂言嘴里塞。

秦寂言好不容易把嘴里的梨囫囵吞了下去,哪里还敢再吃,忙后退几步,不经意看到顾千城眼中的戏谑,秦寂言立刻明白,他被顾千城耍了。

顾家一行人义愤填膺的指责,可偏偏拿不出证据,女尼一筹莫展,连连赔不是,却只能干瞪眼。

芸娘死时的样子。

像猪对六这种穷凶极恶的土匪,秦寂言绝不会对他们心慈手软。对他们心慈手软,就是对大秦的百姓残忍。

朝中的大臣不会因为他得皇帝宠爱,就全部站在他这边,自然也不会因为皇上的厌弃,就纷纷站到五皇子那边。

这可不是官差抓犯人,看到犯人横冲直撞,还要喊两句。这队人马一出来,手中的长枪就朝秦寂言胯下的战马刺去;弓箭手也早早寻好方位,张弓拉箭,对准秦寂言和他胯下的战马。

“你是谁?有什么事要见我们少主?”领头的将领听到秦寂言的声音,略感熟悉。可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这是皇上?大秦的皇上?

“嘭,嘭……”一下又一下,很快鲜血就从跛脚男人头上流出,“啊……放,放开。杀,杀了你,杀你……”

她以前破案时,曾碰到几起长期施虐案。有些姑娘被人拐卖后,被一些心里有问题的人人关了七八年,甚至十几年不见天日,每日面临非人的折磨。

子车看了一眼,立刻往里面倒了一碗水,“姑娘,我去倒了。”

顾千城暗自“呸”了一句,她真要往地上或者桌子上坐了,秦殿下绝对会气死,甚至会揪着她的耳朵说:我的腿难道不比地上和桌子舒服吗?为什么你宁可选择做桌上也不坐本王腿上?

不管是家里的老爷子,还是秦寂言就吃顾千城这一套。顾千城只这么轻轻一哄,秦殿下那一肚子郁闷与不满,瞬间就消了大半。

“这话……本王信。”好吧,秦殿下又被顾千城一句话给哄回来了,大度的道:“去西北的事,本王不与你计较。”这原就是决定好的事,秦殿下说起来一点也不勉强。

在绝对的权力面前,所有不合规矩都会变得合规矩……第二日早朝,秦寂言和往常一样准时出现,隔得远,朝臣看不到他的脸,可光凭声音就能听出秦寂言昨晚必是一夜没睡。

“圣上,您三思呀!”秦寂言这话说得在理,又占了大义,朝臣们也不敢劝说,只能拼命的磕头。

手按在9528这组数字上,第三道石门缓缓上升,露面第四道石门的真容。

不知何时,顾千城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

顾千城知道,这不是长久之际,她最近虽然天天锻炼,可这个身体还是太弱,她现在已经在喘气了,再打下去她只有吃亏的份。

她要真落到顾国公手里,恐怕就再也没有自由了,说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必须速战速绝,可这两个打手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无法拿下顾千城,可顾千城一时半刻,也伤不到他们,甚至身上挨了好几拳,背部似乎有一根肋骨断了,疼的顾千城直抽气……

顾千城一边打,脑子一边在飞速的旋转,看两个打手越打越心急,顾千城知道机会来了……

顾千梦发誓,她以后再也不敢惹顾千城了,万一被杀了怎么办?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话虽然有一棍子打死人的嫌疑,可是……

这位姑娘,这么快就退缩了?

顾千城也不慌,离那马三步远时站稳了,静静地与马对峙,黑亮的眸子熠熠生辉,除了那匹马外再也没有其他,好像整个世界就只有这一人一马。

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她身体受伤不说,为了安抚这匹马,她的精神力严肃透支,她已经无力把这匹马解救出来,只能找人帮忙。

秦寂言面上露出一丝笑意:“和你们无关,凤将军手握重权,焦大人简在帝心,他们保持中立最好。”

“一个没有人教导的少年,即使有一身力气,浑身是胆,他又有多大的可能,成为手握兵权的将军?”

一听到这个消息,倪月心里就忍不住狂喜,她知道她等的机会来了。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顾千城一个姑娘家,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一手策划科考舞弊案,而这个说法,甚合老皇帝的意。

圣后无力的叹了口气,“去,把椅子上的盒子,送去给秦皇。”

“噗……”埋在地底的死士被人压住,反手就是一刀。

窦氏听到这话,心里发苦,可面上却乖巧的应是……

顾千城摇了摇头,见向导又打断一根屋梁,找出上百颗珠子仍不满足,还欲打断第三根,顾千城忙退了出来。

“啪……”寂静的夜空,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响,只见一枚石子“嗖”的划过黑夜,朝那探子的眉心射去。

“靠家族庇荫怎么了?这世间家世好的人又不止你一个,可他们个个都成功了吗?好的出身注定起点比别人高,可并不表示你自己的实力就可以否定。你拥有今天的成就虽然和你的出身有关,可和你自己的努力也分不开。那些喜欢在背后酸你的人,就算有你这个出身,也不一定有你这样的成就。”

秦寂言没有接,低头就着杯子喝了一口,然后……

女人的青春很短暂,而这个时代女人的青春更短暂。她现在十六岁,要过了十八岁还未出嫁,她估计就嫁不出去了,要去家庙和老夫人为伴了。

一向都是她顾千城挑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挑她了?

“千城姐姐你真得没事吗?”顾承意怕千城是安慰他,忙道:“千城姐姐,要不找大夫来看看?”

“千城姐姐,你没事就好了。你不知道,我和承欢听到你一个人离家,担心得不行,就怕姐姐你一个人在外面受了委屈,或者遇到坏人了。我和承欢都不敢想象。姐姐要是出了什么,我们该怎么办……”顾承意说着说着,都快要哭出来了……

“不用了,我没事。”顾千城露出一抹笑,端起碗筷吃了起来,可是……

“你……”单增坐在马背上,握刀的手不停的颤抖,鲜血顺着指缝往下流。

“小心点,慢慢喝,别呛着了。”服侍了顾千城一个晚上,秦殿下已经得到了不少经验,这些小事做起来越来越顺利了。

“哼……”顾夫人轻蔑地看了顾千城一眼,对抬尸的婆子道:“去账房领二两银子,买口棺材埋了。”

一双儿女是顾夫人在顾家得意的本钱,也是她的软助。

那几个抬尸体的粗使婆子,见状立刻丢下尸体,朝赵婆子追去……

能让她留在顾府,可不就是救命中的稻草!领兵在外,战事还未结束,就被皇上诏回,这绝不是什么好事。程将军一向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可这个时候却什么也不敢说,只是一脸呆滞地看着平西郡王。

如果是平时,秦寂言肯定不能这么做,可今天情况特殊。

“我明白该怎么做了。”这种事封似锦虽然不曾做过,可要做绝对能做到完美,只是,“这次好解决,可就怕皇上见殿下你迟迟不回,再次下诏书。”

封似锦却看到顾千城面无表情,丝毫不受老太爷的话影响,就好像老太爷不是在训她一样,甚至老太爷说得起劲时,顾千城还会点头附和:“有道理”“就该这样”“老爷子大才”

他就喜欢听话、受教又不聪明的孩子。

一直等到午时,也不见秦寂言出现,几位大人犹豫片刻,决定去附近的酒楼吃饭。

“嗬嗬……”顾千城和秦寂言越是不动,坛子里的人就越是动的厉害。秦寂言见状,突然笑了出来。

“我的去处是秦王建议的。”人都要离开京城了,封似锦自然不会再和秦寂言客气下去。

当然,也不是没有心腹之人,在赵王面前说秦云楚最近小动作不断,可是……

这座官宅之前是赵王住过的,东西都很齐全,顾千城只将原本奢侈的物件扯了下来,换上他们自带的被子、床单便可入睡。

这么一忙便到半夜,仅仅比秦殿下早回来一刻钟后。

子车的运气不好,游错了方向,到不了岸。可同时,他的运气又极好,在他即将脱力、昏迷时,他遇到了一艘船,而船上的人发现了他的存在。

秦寂言救人心切,不断的提醒开船的人快些,再快些……

看到不远处有光亮闪过,秦寂言提气,踏着水面,跃了过去……

“啪……”足尖轻点,几乎没有声音,秦寂言稳稳地坐在船尾。

在道上,黑吃黑是常事,他们经常打劫过往的船只,也被人打劫过,可却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高手。

还是那句话,顾千城和秦寂言不相信圣后,圣后同样也不相信他们,不相信顾千城拿到火焰果后,会心甘情愿的把火焰果分给她。

这样的情况下,一般人也不想为了药王牺牲身家性命,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不知。可一旦药王有生命危险,药王拿当年的人情求救,他们就是再不乐意,也会豁出性命去办,因为……

长生门的人找上君亦安,就是看中了药王的人脉,而想要动作药王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人脉,自然只能找上君亦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