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81章:一盘散沙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1章:一盘散沙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画面里,只有一个人,苏放。

也正因此,变异动物群体,始终无法靠近防线,被死死的拦截在五十米开外。然后,一头接一头,被射杀倒地。

近千守军,还没有冲到自己战斗位置就被打死打伤大半。

“好在七皇子殿下为我们父女出了这口恶气!”

这倒也是。

谢钧下意识地摇头:“绝无可能。”

黑中透红的俊脸,像极了即将嫁人的小媳妇,简直辣眼睛。那一席话,更是令人酸倒了牙。

一提顾山长,盛鸿脑海中的绮念顿时消散大半。被美色冲昏的理智,也尽数回归。

白子为先。

俞皇后淡淡一笑,头也未回,又落一子:“和我对弈,你竟还敢分心去看学生的动静。今日你是非输不可了。”

淮南王府和四皇子过往甚密,算是提前站了队。盛渲和三皇子自不会亲近,寒暄过后,便住了口。

昌平公主承袭了父母的优良基因,十分聪慧,过目不忘。对于政事也十分敏锐。虽不能上朝听政,对建文帝却极有影响力。

谢明曦没问六公主是如何看出来的,六公主也未细说,只张口道:“江家人确实可恨可恼。今日得了个教训,以后定不敢再来书院滋事。”

倒是建文帝,颇为欣赏七皇子盛鸿的宽厚气度,点点头赞道:“如此仁厚,方为皇子气度。”

“师父不必为我忧心,我心中有数,自会慢慢收拾他。”李湘如白皙的俏脸染上丝丝红晕,目中异彩连连。

不过,他在人前并无醉态。只目光略有几分涣散。

李湘如回过神来,略一点头:“让她进来。”

“祖母今日来,我便给祖母一个准话。”

俞光正死了女儿,又死了嫡亲的外孙,美梦尽数破碎,也只能继续“养病”了。傍晚,李府。

说起这个,李湘如心里更怄了:“射御课程未考,廉夫子依据我平日课上表现打分。最高也只有八分!”

继续打,不要停!

去找死吗?

心里一片空荡茫然,所有的悲哀伤痛难过,都凝结成了实质,就这么堵在胸口。却是连哭也哭不出来了。

……

快五旬的人了,还穿着墨绿这等鲜亮的长袍!一张老脸飘出可疑的香气,连一把胡须也被精心地修理过。

果然是蜀王来了!

这个老虔婆,压了她几十年,磨搓了她几十年。这世间,她最憎恶的人,莫过于眼前这个老虔婆。

婆婆难得的温情,令她受宠若惊,不疑有他,便喝下了那碗气味略显浓烈的补汤。

宁王忍无可忍,怒而张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林微微很快凑了过来,半开玩笑半是打趣:“谢妹妹,我怎么觉得你像是故意在顾山长面前表现?”

俞太后喜怒不行于色,神色淡淡:“免礼平身。”

说到这儿,文绮顿了一顿,满面为难。

她们?

谢云曦这才住了嘴,乖乖上了马车。

为人做嫁衣!

“小伤而已。”六公主故作淡然。

廉夫子正要点头,六公主却道:“不用了,我参加比试无碍。”

正要继续再说什么,宫女玉乔快步进来禀报:“启禀皇上和娘娘,六公主殿下在外求见。”宗人府风云变幻,后宫也是波涛暗涌。

“三妹如今毫发无伤,父亲就别罚我了……”

说来轻描淡写,这一路上,不知要花多少心思。

顾山长很快释然,慢悠悠地踱步。

李湘如心中一凛,不敢再随意吭声了。

尹潇潇被抱得一愣,想推开闽王,却被闽王搂得更紧了。

借刀杀人,手不沾血。

……

京城第一美男子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谢钧相貌生得俊美不说,声音也低沉悦耳。唇角微扬,目中含笑。

众人再夸赞李湘如的时候,少不得要再提一提谢明曦。这种时时处处被压一头的感觉,实在糟心!

今日,她却有了继续挺胸抬头的勇气和底气,朗声应道:“多谢母亲夸赞。”

李太后大病一场后,没了管教儿子的底气和勇气,只做不知。俞皇后贤良大度,也未多规劝。

往日盛鸿一直收敛锋芒,有意藏拙。俞太后也不免小看这个庶子几分。现在才惊觉,盛鸿绝不是善茬。

盛鸿满腹心事,面上半分不露,温和笑道:“都免礼吧!”

盛鸿:“……”

明日上朝,不知要有多少异样的目光看他。尤其是临江王那只老狗,绝不会放过这等落实下石的机会……

扶玉比从玉大了两岁,今年十三,生得粗笨壮实,颇有力气。一张黑黝黝的脸蛋平平无奇,离清秀尚差了一截。

谢云曦捂着脸,哭着走了。

说不定,永宁郡主此举,背后还有淮南王父子授意……

十五岁的盛鸿,有着少年特有的英气蓬勃。长相其实没什么改变,气度却已不同。便是穿着女装,也和昔日那个阴郁少言的“六公主”截然不同了。

奈何谢明曦和盛鸿都是一等一的心黑脸厚,压根没将这点取笑放在心上。

她能窥透尹潇潇,能勉强摸清李湘如的性子,对谢明曦,却至始至终如隔着一层纱。

尹潇潇凑到谢明曦身边发起了牢骚:“昨日射箭,我只拿了第四,连前三都没进。可我爹高兴得不成样子,硬是设宴邀了许多武将登门喝酒,喝得醉醺醺的。笑声如擂鼓一般。”

谢明曦眸光一闪,淡淡道:“在你迎回建安帝的尸首后,我便已暗中布局。”

便是建文帝,对这个女婿也颇为满意。

阿萝是娇惯霸道些,不过,却不任性骄纵。对几位堂兄堂姐既亲近又亲热,并未仗着自己矜贵的身份自骄自矜。

就在此时,一个宫女笑着来禀报:“皇上和廉将军一同来了。”

谢明曦抱了片刻,女婴很快就停了哭泣。

驸马顾清的亲娘顾夫人,也笑着附和:“俞夫人所言极是。想来,太皇太后娘娘绝不会吝啬。”

李太皇太后回了寝室,躺到了床榻上。

日后的大齐储君,未来的大齐天子建武帝!

盛锦月有意压一压李湘如的风头,故意笑道:“我们几个来抽签。按着抽签的顺序,一一献艺如何?”

谢明曦悠然接了一句:“我也是。”

四皇子目中闪过一丝狠厉的寒意。

这当然不是黄泉。

“马车外有十余个侍卫。”

周三郎将鲁王闽王送至一处宅院里,给他们两人服下软禁散的解药,然后,又奉上了新帝亲笔所书的信。

总算没那么刺耳了。不过,其余少女在如此鼓声的“影响”下,想专心练习音律,显然不是易事。

李太皇太后目中闪过强烈的渴切和希冀。很快,这抹光芒又被戒备取代。这也是在宫中活了数十载之人的本能反应。

俞太后对芙姐儿,确实有几分喜欢。笑着招手:“芙姐儿,到祖母身边来。”

两人喝酒都颇为克制,一壶酒后不再多饮,改而去了书房。密谈许久,闽王才告辞回府。

芷兰生的温婉秀丽,气质端庄。在一众宫女中,十分出挑。

卢公公是内侍,只能算半个男人。结了对食之后,对芷兰却是极好。将存了多年的私房银子交给芷兰不说,平日建文帝的赏赐,卢公公也都给了芷兰。凡事无大小,俱不隐瞒。

顾山长笑着说起了昨日趣事:“……昨日董翰林上课时,六公主睡着了。董翰林被气得不轻,一散学便跑到我面前来告状。今日六公主在课上表现如何?有没有偷偷打瞌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