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86章:朴实无华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6章:朴实无华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他的心中只剩下一片杀意。

“杀,妖魔界的小崽子们,你石爷爷跟你们拼了!”石天帝带着王峰等人,组成战阵,杀向几位妖尊。

蓝九卿也不说话,面对灰衣人的杀招,一一反击、化解,很快蓝九卿就占了上风,从被动防御变成主动攻击。

太守急得满身是汗,不停的下达追、追、追的命令,拖着养尊处优的身子,以从没有过的速度,朝府衙跑去。

“大小姐的意思是,我们造一座桥,横跨这两座冰峰,让族人退到对面去?”凤离忧看凤轻尘不喜,连忙插1;148471591054062话。

凤离忧看凤轻尘不怎么担心,以为她接受了,便不再多言,不着痕迹的将凤离一族各系的情况说与凤轻尘听,让凤轻尘明白哪些可以争取,哪些可以压制,而哪一支又必须铲除。

那断手落在地上,嗤的一声变黑了。

凤轻尘醒来后,知道这件事,大呼委屈,在纸上刷刷的写了几句谴责翟东明的话,说翟东明这是发她的灾难福。

可晋阳侯夫人这一脸的病容,你要说没病,谁也不信呀。

晋阳侯夫人被凤轻尘看得心里发毛,见对方半天不说话,只好开口:“凤姑娘了,你有话直说无妨。”

果然,主子的热闹不能看。1931墓群,黄泉不归路

通红的火舌往上蹿,雪狼吓得嗷叫一声,连连后退,下一秒,雪狼就像被踩到尾巴一样,发出一道尖锐惊恐的叫声……1123顶天,本王会找到哲哲

九皇叔摇了摇头:“一天一夜过去了,哲哲肯定不在皇城,必须出城去找。哲哲是魔教少主,他在东陵皇城丢失,东陵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本王会请旨,外出寻找哲哲少主。”

如果可以,九皇叔也不想打仗,不管是哪个国家的将士,对他来说,死得都是九州大陆的子民,可是……

拿到这块兵符,才能调动这一万八千人,凤轻尘满意地将其收下。

江南几个大家族,更是摆明不欢迎凤轻尘,如果凤轻尘只买几亩水田,他们不在意,可凤轻尘一买就是大山头,大庄子,精明的人一看就知道凤轻尘有动作,当然不肯让她挤进来分一杯羹。

“你居然还敢来。”凌天看到蓝景阳,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就猜到是他们,皇上不会放心你我,皇上要什么都不做,我才觉得奇怪。”凤轻尘对此半点不意外,皇上不相信他们才是对的。

凤轻尘一点也不介意把这件事情闹大,反正闹到皇上那里,最多也就是明面上责骂她一通,事后肯定会觉得她贴心,这事办妥当。

“被西陵天磊发现了,打了一架,不小心中了陷阱。”蓝九卿咳了一声,殷红的血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闭嘴。”九皇叔冷冷地开口,换来敏夫人张狂大笑。

凤轻尘点了点头,店小二立马奉上纸笔:“姑娘,请!”

宁其白头翁,莫欺少年穷。这话可真是一点也不错,半年前这卫大人对凤轻尘半点不客气,官威十足,可现在呢?却一脸谄媚与讨好。

“翟世子,皇城安危险重要,你还不走?”王七一边往外走,一边对着身边的翟东明道。

收服赤炼水和郭保济的第一步,她赢了。1192杀戒,本王宴请谁敢不到

右脚插入东陵子洛双腿间,往上一抬,膝盖刚好抵在东陵子洛的跨下,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

用完饭,凤轻尘就闲了下来,她一个女孩子,再加上父母刚下葬没多久,完全不用出门去给人拜年,只需要呆在家里便好。

一时间之间景阳先生的名字,传遍皇城每一个角落,酒楼、茶楼全是谈论景阳先生的学子,那些学子提起景阳先生,无不是崇拜与佩服,可是景阳先生最想见的人,却没有出现。

啊……暄菲痛叫一声,这一次却是不敢再骂出声,也不敢哭出声。

“你不是有想法嘛,还需要本王?”九皇叔接过凤轻尘倒的水,一饮而尽。

“我确实不如九皇叔许多,你选择九皇叔是对的。”

符临哭笑不得:“我又不是逼你喝酒,只是说有个好消息,值得喝一杯庆祝。”

到底要她说多少次,九皇叔才会相信,她没有嫁人的打算。

九皇叔摸摸鼻子,看了一眼豆豆消失的方向,默默移开眼。

踏踏踏……脚步声响起,一群背着箭筒的弓箭手,第一时间冲到最前,前排蹲下,后排站起,另有六排做好准备,动作机械的搭箭、拉弓,箭头对准凤轻尘和暄少奇一行人,只等鬼将一声令下,弓箭就会朝凤轻尘和暄少奇飞射而来……

他居然有一种,被十万大将给包围的感觉,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老者和九皇叔一样,不过老者并没有把南陵锦凡放下来,而是随便拿缰绳,将南陵锦凡绑在马背上,同样给马扎了一刀,让马往前跑。

刚刚这老头看到凤轻尘时的异常反应,九皇叔可是看在眼里,为防万一,多防着一点总是好的。

“你这个疯子。”玄情察觉到蓝九卿的意图,脸色一变,想要收回攻势,可是晚了……

现在,凤轻尘这个年轻的女大夫说有办法医好他的病,那些大夫要是不关注,那才叫奇怪了。

“可我……”

九皇叔眼中闪过一抹嘲讽的光芒,起身道:“把人带到书房。”

“九皇叔,东陵的女子实在无趣,小王想要见识一下,那个让您这般人物也神魂颠倒的凤轻尘,不知可否?”

只可惜这病来得晚了一点,要是在兽苑时发病,她就不用去驯马了。

有谢贵妃在宫中与皇后斗,凤轻尘不担心皇后还有时间找她麻烦,可是安平公主不一样。

王业也只当没有看到,心中暗想:这苏绾小姐今天肯定会痛个够本,一连得罪孙太医与凤大夫,这苏绾小姐可真是自讨苦吃了。

“九皇叔这是从哪回来?”凤轻尘见好就收,满脸笑容的问道,只是这笑怎么看怎么寒渗人,这是点型的皮笑肉不笑。

“你没有儿子,你这话不成立。”郭保济硬邦邦的堵了一句:“我们几个都没有孩子,没有立场指责皇上的不是,我们只是大夫,尽自己的责任就好了。”

谷主和郭保济摩拳擦掌,两眼放光。

冷静理智的凤轻尘,身手虽比不上九皇叔,但却比一般人灵敏多了,只不过她在九皇叔面前,极少能保持这样的冷静,今天算是一个进步。

啊啊啊啊……她一直以为王锦凌是个温润如玉的君子,可到今天才发现,原来王锦凌是个披着君子外衣的强盗,不管外在表现的多么温润,骨子里却霸道的要死。

刚换好就听到脚步声,下人恭敬的站在门外:“凤小姐,世子爷来了,说是有急事找你。”

屋内没有什么异常,凤轻尘身上的青紫都被衣服遮住了,身体虽有些不适,但在凤轻尘的遮掩下,差别倒是不明显。

他们今天的任务,是保护凤轻尘,只要凤轻尘没事,他们就没事。

看着这如同蜘蛛网的地方,凤轻尘不得不说,九皇叔有自信的本钱,不跟着九皇叔走,她估计会直接绕死在这秘道中。

九皇叔,你居然把我带到这么一个地方。

九皇叔从头到尾就像一个雕像,无论凤轻尘怎么折腾他,他就是不动不出声,凤轻尘只忙着和九皇叔较劲,忙着跟他争夺地盘,连那对男女慌张离去都不曾发现。

凤轻尘手劲大,又专挑九皇叔腰上软肉捏,刚开始九皇叔还能一直忍着,没办法吃美人豆腐总是要付出代价,可当凤轻尘的手,不小心捏到前面捏过的地方时,九皇叔也忍不住呼痛,反正这里已经没有外人了。

凤轻尘一急,抬头吻上九皇叔,用唇堵住九皇叔的嘴。

“哦。”萌宝呆呆点头,小手握成拳:“师兄你快去快回,萌宝一个人很怕的。”

“好,我听师父的。”

“呼……”凤轻尘吐了口气,昏沉的脑子因着这刺痛,也清醒了起来。

“要避也是世子爷避吧,我和凤轻尘认识在先。”为了九卿,他也要守着凤轻尘,然后在凤轻尘醒来的第一时间,告诉凤轻尘,雪莲百花膏是九卿特意派人送来的。

九王府内,东陵九听完探子来报,沉默半刻后站了起来,看着窗外:“北陵的二皇子还要多久才到?”

没有意外,对上王锦凌,符临只有妥协的命!2077炸了,一对一单挑

百鬼宫单人实力确实不凡,可面对两万武装精良,带着大量震天雷和火药包前来的水军,百鬼宫也只有挨揍的份。

他手上到底拥有怎样的势力和多少高手,能让他的父皇如此忌惮,能如此迅速的做出这么多事情。

后宫新进了一批女人,还有谢皇贵妃肚子里那个,要斗,现在就要开始。

“我的天啊!”

龙,他们居然看到两条龙,从藏宝的宫殿中飞了出来,其中一条还在和九皇叔交战。

夏挽吸了好几口气,才让自己的声音恢复平静,把其他几个城的动向汇报完毕后,夏挽将封死的信盒递到凤轻尘面前:“姑娘,您的信。”

小小一个陈家,九皇叔还没有看在眼晨,看凤轻尘饶有兴志,才懒懒地开口道:“陈家送的必是华而不实的东西。”

“是吗?”凤轻尘挑了挑眉,这才相信九皇叔是认真的。

太监捧着签筒,谦卑的走到苏绾面前,凤轻尘心里的不安越发的浓郁,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这狼族禁地,果然是雪狼的葬身之地。

“嗯。”凤轻尘抱着小孩上了车,春绘虽然对凤轻尘手中的孩子好奇,却没有多问,放下车帘,让车夫把马车驶到公主府侧院。

做什么?

洛王亲兵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毕竟驿站并没有规定,九皇叔住的期间,别人不可以住。副将犯难了,两边他都不敢得罪,在洛王亲兵的催促下,只得硬着头皮去找九皇叔。

当然,他见不到九皇叔,只有九皇叔身边的幕僚接待他,听到他转达洛王亲兵的要求,幕僚皮笑肉不笑的道:“大人,我家王爷的意思很明白,限他们半个时辰出城,否则别怪我家王爷不客气了。”

半个时辰一至,九皇叔的亲兵就打开驿站的门,齐刷刷地走了出来,没有司家十八骑插手,洛王亲兵与九皇叔的亲兵人数相当。

司丞带着大军,在边境劫杀九皇叔失败,是皇上心中的痛。皇上不相信九皇叔面对司家大军,还能安全脱身,尤其是司丞打赢西陵回来,皇上就更不信了。

唉,她果然还是太感性,想到那三个人为她而死,一时冲动,握刀就挖土,却没有想过,这个工程有多么浩大。

那个男人有千般坏,万般不好,可在千千万万人中,她一眼就看到他、认准了他。

“云公子有心便好,云公子要是不忙,今晚就与两位大夫,在这里小歇一晚如何。”九皇叔这话说得客气,可却不容人置疑。

“你不是担心奶宝在玄霄宫,被大公子欺负,要去给奶宝撑腰的吗?”凤轻尘无限鄙视,这个说话不说话的男人。

“把衣服送1;148471591054062到山下,让春绘送给各地的贵女,告诉她们这是大公子穿过的衣服,给她们收藏。”九皇叔相信,一定会有许多贵女,愿意花大价钱购买。

他相相信奶宝不敢。

相比,她画得的确不能见人。

“美什么美呀,方方正正,冷冷冰冰,没一丝人气,这什么破房子呀。”王七一脸得意,但嘴上却说得谦虚。

“母后……”安平公主一脸泪痕,从皇后的怀抱里爬了起来,被泪水洗涤后的双眼,不仅没有变得清澈明亮,反倒满是狠厉:“母后,你下旨杀了凤轻尘好不好,我不要看到她。”

“不,不行,母后,凤轻尘死了,谁给大公子治眼睛,她就算要死,也要等她把大公子的眼睛医好。”安平连连摇头。

他最大的倚仗就是太子不长命,一旦凤轻尘将太子的病医好了,那么太子就有了与他一争的能力了。

为了令牌与苏文清,九皇叔丢下了凤轻尘。鬼王此举,正中九皇叔的软肋,在令牌砸向苏文清的瞬间,九皇叔果断放弃追杀鬼王,凌空跃起接住令牌……

回答他的,是九皇叔越来越快的剑,暄少奇心中的不安扩大,拼尽力气的大喊一声:“东陵九,轻尘在哪?人呢?”

看到秦宝儿懵懂清澈的双眼,步惊云的心一阵一阵揪痛,恨不得自己就此消失,不去面对接下来的事。

九皇叔不止一次在想,是不是寻个机会,把事情和凤轻尘说清楚,毕竟这么隐瞒下去也不是办法,可是……

剪线用的刀具,一看就没有消毒,万一发炎了、伤口腐烂了,东陵子洛这条腿十有八九得废了。

他们拆开东陵子洛的伤口,是皇后和洛王不相信凤轻尘,怕凤轻尘在伤口里面动手脚,害东陵子洛。

“原来是胡太医,失敬失敬,不知胡太医你擅长什么?”凤轻尘看似在笑,可眼中却是寒霜密布。

干练、精明。

和他见过的人女人都不同。

凤轻尘一回头就看到,却装作不知,只在心中盘算着,如何给东陵子洛打麻醉针,让他昏过去,可又担心他这身体,能受得住全身麻醉吗?她又要如何解释?

凤轻尘不再理会东陵子洛,再次打开药箱,犹豫了一下,还是取出麻醉针。

难不成,凤轻尘要当洛王正妃?

敏夫人倒是有心想要借此给自己正名,可她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她在东陵根基浅,又不敢动用之前留下来的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看着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被流言摧毁……

现在的她,哪有底气和凤轻尘叫板,更不用提她今天是来求人的。

凤轻尘木然地站在原地,面对安平公主的指责,她无法反驳,曾经的事……她记得并不多,可也知道安平公主并没有夸大。

凤轻尘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他看到凤轻尘,就想到被凤轻尘拆得不成人形的尸体,他还没有缓过神来,今天的画面太血淋淋了,他估计好长时间都不敢吃荤。

“看不出来,凤轻尘你还有贤妻良母的潜能。”翟东明自认昨天没他什么事,所以他完全无压力。

有赤炼水和谷主两个不正经的人在,谁也别想正经。

“锦寒,我们是不是说了,明天要去巡视教学楼建设?”云潇也不落人后,立马找了个理由。

这群混蛋。想当初,他还是太子时,这些人至少表面上会尊重他一下,现在好了……

没有在第一时间,看到凤轻尘的孩子出生,王锦凌确实有些遗憾,可再遗憾也于事无补……

南陵锦凡正想回个是,可就在此时,殿外响起太监尖锐的声音:“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

她肯定能,没有和族人相处,自然没有感情。这么一想,凤轻尘倒是能明白,凤离族人为何排斥她了。

凤轻尘没有将话说白,可九皇叔又不是笨蛋,怎么可能听不明白,只不过凤轻尘没有细问,九皇叔也不打算细说。

“你没听错,让你去救符临。”九皇叔再次重复道。

却不想,九皇叔不仅没有安心,反倒更加不满了,语气不善的道:“嗯,确实是有精神,居然精力旺盛到去管崔家的事,凌默的事你还没有处理,又把崔家的事揽上身,你还真当自己是三头六臂,无所不能。”

“我哪有记痛不记打。”凤轻尘没有挣扎,只是继续拿眼神瞪九皇叔。

“知道?你要真知道,就不会主动去挑衅崔家,现在你拿什么对上崔家。”崔家根深叶茂,或明或暗的势力众多,要是崔家全力反扑,凤轻尘估计只有扑腾两下的力气。

咳咳,云潇是真邪恶了,九皇叔和凤轻尘这一次真是小葱拦豆腐,一清二白,只不过不小心睡过头了。

三人再不复之前的悠闲,左岸带给他们的消息,足够他们重视了。

“对不起,是我做得不够好,如果不是我,二长老也不会死。”泪水从眼角滑落,凤轻尘越擦眼泪却越多。

凤轻尘笑了一声,没有多言。

为难是肯定有的,不过她并不会放在心上,再难也不会有桃花节那般难吧。

可……不行!

同样是在没打麻醉的情况下,清理伤口、缝合,蓝九卿比这个郡王强出不止百倍,蓝九卿云淡凤轻尘,好似受伤的不是他。

连看都没有看东陵子淳,只专注的将伤口处的皮肉拉紧,一针一针缝合。

“很好,你一直这样下去,本王定能护你一生平安。”他想要一个和自己并肩前行的女子,可真正找到了,他才发现自己舍不得,舍不得她吃苦受累、颠沛流离。

九皇叔满头黑线,长这么大还没有人这么训过他,可看凤轻尘一脸笑意,九皇叔知道凤轻尘这是故意的,便不出声打断,任凤轻尘荼毒他的耳朵。

“海边?”九皇叔略一顿,以为凤轻尘想起海盗陆家,可看凤轻尘一脸无伪,便知自己是想太多了,点了点头,主动说道:“以后有机会,带你去陆家当年所在岛上。”

这是打脸,明晃晃的打九皇叔的脸,即使早就猜到,幕僚也忍不住生气,对方太嚣张了!707活该,我上头有人

“也是你给的人好。”虽说和王锦凌交情不一般,但求人办事,总要是客气一些,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吃着水果,没多久小二就把饭菜送了上来。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个道理江湖大侠也懂,他们不会为了所谓的侠意心肠,就放过哲哲。

不过,想到下落不明的九州地图,九皇叔还是忍了下来,冷哼一声,说道:“本王的错?哲哲少主,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指责本王。就算本王来时,魔教还没有被灭又如何?你以为本王会帮你,帮你们魔教吗?”

九皇叔和他非亲非顾,为什么要帮他?

唉……她应该是史上最差劲的医生了,居然上赶着求人家,让她医治。

是的,看不起。在步惊云为秦宝儿这样的女人,出卖他的时候,九皇叔就看不起步惊云,更不用提,步惊云因此害死了苏文清。

可左岸错估了子弹的射程,就在他手中的刀落下的瞬间,凤轻尘开枪了……

凤轻尘好欺,西陵皇室不好惹,夜叶就是再怎么狂妄、再怎么不知轻重,也明白他不能带人打上西陵,甚至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他只能忍气吞生,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为了一个女人,1;148471591054062至夜城家业不顾,她已经能看到夜城的衰败了,没有联姻的关系在,皇上对夜叶会逼得更紧,而多五千兵马进城,对夜城来说也是一个威胁。

这是暖房最近才安上的了设备,为了不打扰客人用膳,暖房内没有下人,铃声一响,小二才会上来服侍。

凤轻尘笑着摇头:“与怕无关,我这是尊重,如果他敢半夜私会别的女子,我也会生气,不是信不信任的问题,而是心里会不舒服。”

“不矛盾了,两人相处就是这样,不过,我相信我和他一定会找到一个平衡点,他能放下骄傲包容我的缺点,我也能为他退让。”两人相处,就是不断的磨合,退让,迁就,她有原则,但也不会固执地不肯退一步。

“改天?凤轻尘,我家主人的邀请容不得你拒绝,你现在必须跟我们走。”黑衣人突然上前,手中的剑一晃,如同蛟龙朝凤轻尘心口刺去……

“是天子剑就好,不然这一趟就亏大了。”她的腰都快弯断了。

“嗷……”它不要这样的答案。

“有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们既然把你带了出去,自然不会放任你不管,我无法保证会给让你活得怎样,我只能说,我会尽力医好你的病,不让人伤害你,也不会逼你做什么,如果实在无法接受外面的生活,你要回来,我也可以让人送你回来。”没有蜥蜴人,他们根本拿不到天子剑,也无法安然无恙的穿过竹林。

凤轻尘给出的条件很诱人,他不知道,他不知道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