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94章:等量齐观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4章:等量齐观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弘治皇帝却已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若如此……若如此,岂不是……岂不是……”

不等三位老臣行礼,弘治皇帝已微微一笑:“不必多礼,今日是朝廷的抡才大典,朕倒是希望,今科各省多中一些举人,将来他们能如诸公一般,为朕效力,为朝廷分忧。”

顿了顿,方景隆叹了口气:“你现在出息了啊,校阅第一,震动了京师,爹吃了早点,便要去当值,现在真恨不得插翅飞过去,也让那些老兄弟和同僚们看看。儿子,你说你是如何考中的,平日里,也没见你……咳咳……”

招谁惹谁了啊,上一次校阅的时候,那位‘世伯’便对自己喊打喊杀的,他心有惊惧地看着邓健道:“你听谁说的,可靠不可靠?”

王金元看了那旗蟠,心里一凉,百……百两……

“噢。”邓健就是这一点好,从不和方继藩争论,行云流水地拍了拍自己的脸,赔笑道:“小的该死。可是少爷,大家都觉得小的不丑,就是个头矮了一些,肤色糙了一些。”

方继藩心里叹口气,有些于心不忍,可看到一旁的邓健,又忙叉手道:“哈哈哈哈……小妮子竟还害羞,别怕,少爷疼你。”

平时总觉得自己取代另一个人,要适应另一个人的生活节奏,很是惨不忍睹,可这时他才意识到,这个世上,有太多太多比自己更凄惨的人,从前那个败家子,不知做过多少恶事,那么现在,就该让自己来还一点债了吧。

疯了,疯了啊。

方继藩也不停留,竟朝张懋行了个礼:“走了啊。”便飞也似的走了。那宦官得旨,匆匆去了。

刘健顿时瞳孔收缩,整个人打了个颤,竟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谢迁听说自己得留在内阁里当值,不禁郁闷。

到了第二天早上,才刚上值,户部左侍郎陈彤便莫名其妙的被喊了去。

四人心情愉快的到了作坊。

于是他道:“陛下办的第一件事,便切中了利害,如此,何愁这作坊不兴?”

“儿臣能治这作坊,虽不能说一定能治理天下,可至少对于这治理天下有莫大好处,却是板上钉钉的。”

可是一个恨不得将自己的聪明写在脸上。

陈彤于是叩首:“臣本起于阡陌,蒙陛下厚爱,加以重任,岂敢懈怠,半月之内,这作坊定当焕然一新。”

就这般愉快的过了一些日子。

陈彤一脸底气不足的模样。

“逆子!”弘治皇帝豁然而起,吹胡子瞪眼:“你不但不看书,若不看书,却也是罢了,你本不就是个爱书之人,四书五经,现在朕也没有强求你去看,你不看便罢。可不看就不看,何以欺君罔上,竟是如此欺瞒朕,朕今日若是不收拾你,往日你谎话连篇,谁还敢相信你,他日你若是做了天子,天下臣民,统统视之为儿戏,那么,朕岂对得起列祖列宗?”

方继藩毕竟是个有节操的人,人总该有点底线才是,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离……离职了。”这账房先生怯怯的道:“三日前走的,说是……说是……在这儿挣不到银子,要另谋高就,听说……听说找到了一个新作坊。”

其他人都在公房外头,不敢进来。

只是……他依旧没想明白。

这是他极好的表现机会。

正因如此,整个洛阳城里,堪称是众志成城,即便是衍圣公府,在无数读书人的呼吁之下,也不得不下了学旨,抨击了楚国皇帝的行为。

可是……更加可怕的消息,却是一个又一个的传来。

洪健咬了咬牙:“臣遵旨。”

洪健磕头如捣蒜:“臣无话可说,蜀国有罪,愿陛下严惩。”

何况,陈军的强大,已通过灭胡来证明,显然,陈凯之是一丁点都不担心,楚军重新反叛,似乎在他心里,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大不了,陈军再横扫楚国一次便是了。

梁萧便徐徐的解出了自己的腰带,接着上前去。

项正怒喝:“够了,够了,老匹夫,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朕早就知道,你这吃里扒外的老贼,来……来,杀了他,杀了他!”

所谓的都督,便如惶惶之犬一般,倒在地上,他身体蜷缩,再没有人记起他的显赫,也不再有人意识到他曾是多了不起的人物!

梁萧张开了眼睛,却见这个人,依旧还死死的盯着自己。

可他虽如此说,虽是闭上了眼睛,可喉结还是在不断的滚动。

可是他们无法接受的事实是,陈军居然当真击溃了胡人。

不过自三清关一路奔袭,这七八日几乎都在马上度过,渐渐的,许多人也开始掌握了其中的诀窍。

楚军和越军们,终于看清了对方。

其他人见了,个个噤若寒蝉,无数人脸色惨然,随即有人大喝:“动工,谁敢偷懒,便是此人的下场。”

吴越其实并不急,反正有的是时间,雨水再下一些时候也好,他穿着蓑衣,站在山丘处眺望,看着远处被雨水浇灌的世界,还有那被雨水冲刷的洛阳城城郭,不禁感慨道:“说句实在话,这水一冲下去,下头这些人,只怕十不存一了,实是有些残忍啊。”

于是,当天夜里,大都督吴楚亲自带着人到了位于这洛口的大营里,折腾了一夜,足足抓了七十多人,其中多数都是一些低级武官,还有一个乃是游击将军,到了次日黎明,七十多人的头颅,便直接的悬了起来。

“放心吧,先生还不明白吗?天命就在朕的手里,成大事的人,岂有一点风险都不冒的呢,何况,朕有五千护卫,也足以了,在朕看来,各国军马,不堪一战,倒不是朕小瞧了他们,只是……晏先生近来看多了锦衣卫送来的密报,想来,此中之事,先生比朕清楚。”

刘涛便凝视着朱寿,一脸正色的问道:“前锋营指挥朱寿便是足下?”

钱盛乃是西凉皇子,却被陈凯之封为了凉王,倘若,陈凯之依旧保持西凉的话,就不会只封西凉皇室代表的钱盛为王了。

这就说明……

从现在开始,西凉只是一个地理的概念,而凉王,至多也就一个亲王或者是郡王的身份,至于西凉,将彻底被兼并。

为首的人,正是晏先生。

“人心险恶,大抵也不过是如此,楚越等国背盟,蜀国趁此机会落井下石,现在各路军马分头并进,大陈丢失的州县,有数百之巨,不过……他们显然没有过多逗留,而是各提着大军,直袭洛阳……”

他心里冷笑。

他原以为,这陈凯之一定会按自己原先所预料的那样,依旧还需借助赫连大汗,只要这陈凯之还存着这个心,他便还有生还的可能。

与此同时,自关内的快马终于来了,陈凯之接到的乃是急报,而这份急报,却因为胡军的拦截,关内虽发了数十封,却没有一封,送到陈凯之的手里。

“那么……这陈凯之是个如此功于心计之人,他会只愿意泄一时之愤,而杀了大汗?”

“何秀。”陈凯之笑了笑:“朕记得,不久之前,我们见过一面。”

何秀一愣:“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快,流血过多,再不救治,怕是不成了,抬到担架上,去附近的营帐。”军医皱着眉,蹲下,确认了陈无极的伤口,随即,便指挥着辅兵将陈无极抬上担架。

这等残酷的战斗,虽是眼看着胜利在望,却也足以让胡人们心惊胆战。

“刺刀!”

他们在面对这黑压压的人流时,竟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可是很快,他们却意识到,他们想错了。

这个少年,曾爱吃肉,爱唱歌,曾对陈无极许愿,希望将来,能够回乡下去,娶自己的表妹做妻子,男耕女织,而现在,似乎……陈无极再看不到那稚嫩的面庞上,那略有腼腆和羞涩地笑容了。

“杀!”陈无极踢飞了一柄斜刺来的刀,面带着狞笑,一刀刺入对方的胸口,他似乎还不解恨,一把将对方抱住,狠狠咬住对方的耳朵。

数百门火炮,此刻上的俱都是开花弹。在一阵怒吼之后,火炮喷出了火舌,随即,便是轰鸣声响起,天上……呼啸着,宛如流星一般的炮弹在半空完美的划过了一个半弧。

只转瞬之间,这冲击的队形已开始变得紊乱,伤亡的数字开始飙升。

现在大队官一下令,一枚信号弹在空中一闪,发出了呼啸尖锐的声音,随即,意大利炮开始喷出了火舌。

一个步兵大队,人数近三千人,有意大利炮八十门,长铳两千五百支,除此之外,还配备了专门负责掷弹的小队两百人,短铳便更多了,有一千二百与支。

陈无极一身戎装,显得精神奕奕,其实他也是第一次以勇士营的身份参加战斗,虽已成为了队官,手心却也捏了一把汗。

平时在军中,大家都知道他乃亲王,是陛下的兄弟,因而大多数武官不敢对他有太多过份的要求,反而是陈凯之亲自下了旨意,严令不得对陈无极客气,再加上陈无极本就苦难出身,也肯专心操练,因此才升迁极快,很快便获得了新军上层的信任。

“明白。”陈无极颔首点头:“请陛下放心。”

有人大怒,恨不得冲上去宰了何秀,厉声道:“你胡说什么,莫非你以为,我们竟打不过汉军。”

现在,各部首领已经怒不可遏,气得跺脚。

天水城的城门已是洞开,浩浩荡荡的大军出征,只是相比于胡人,西凉军马,却显得垂头丧气了许多,大多数人都是无精打采,脸上几乎看不到任何的喜悦和笑容,即便是那国师的心腹,大抵也只是铁青着脸,任谁都明白,当初抗击胡人的西凉人,现如今却成了胡人的辅兵,去攻打同文同种的陈军,本就是一件极为羞耻的事。

他们这时,意识到,大陈必亡,胡人入关,可能也只在瞬息之间。

王翔听罢,倒是细细琢磨起来。

汉人侮辱了他们的战士的尸首,除此之外,昨日夜里,还发生了一次夜袭,胡人在这草场上比较随性,虽是来了,却也带来了自己的牛羊,毕竟牛羊在大漠中没人照管可不成,而牛羊来了,就不免将一家老小都带了来,所以这附近,遍布了大小不一的胡人营地,妇人们在营中生火,孩子们在嬉戏,至带来的一些牛马,除了催问西凉人送来草料,偶尔,也在这贫瘠的草场里放牧。

他凝视着舆图,良久抬眸:“天水和武威等地,现在如何?”

何秀慌忙起身,却是满面通红:“他们中计了,现在赫连殿下已截住了陈军与关内的联系,贱奴昨日,已派人前往关内,散布陈军大败的消息,这势必,会使关内人心惶惶,所以现在万万不可使陈军杀回去,要将其围住,到时各国必定会仓促用兵,陈凯之关内不保,成了一支孤军,一旦遭到围困,必死无疑。”

陈凯之微微一笑,道:“果然,他们打得就是这个算盘,决战的地点,就是在天水,引朕孤军深入,却又坚壁清野,与此同时,袭击粮道,胡人的计谋,不过如此,不过……说起来这个计划得以成功,倒是极为有效。”

陈凯之倒是气定神闲,他悠哉悠哉的这几日在三清关附近走了一遭,见了许杰气冲冲的来,便含笑道:“许都督,你才刚上任,何以如此气冲冲的。”

不过细细想来,似乎连陈凯之也觉得有道理,当初,他只是将后世自近代以来,新式军队的练兵方法原本照抄了遍,殊不知这等练兵方法,是自工业革命开始,在无数的战争以及操练中总结出来的最佳方法,经过了千锤百炼,几乎每一个条例,都是经过无数人的鲜血和经验方才换来的。

这样的情况,他在大汗身边,也遭遇了许多次,虽然大汗深谋远虑,倒也从未因为他是汉人的身份,便轻看了他,可何秀也能体谅大汗的难处,毕竟胡人是各个部族组成,因而若有胡人对自己不规矩,大汗也大多不会吱声,毕竟一旦为了一个汉人而惩罚这些武士,势必会使各部离心离德。

毕竟自己再如何穿着皮衣,和他们一起吃着牛羊,娶了胡妻,也住着一样的帐篷,说着再如何纯正的胡语,可毕竟和他们样貌总是有所分别,此时和这些粗鲁的武士争论自己和关内的汉人有什么分别,没有任何意义。

赫连大汗却是挥挥手:“好啦,出去吧。”

过不多时,赫连大松与何秀便已到了,赫连大松没有这么多规矩,见了自己兄弟,便见大汗起身,二人熊抱一起。

“这无妨,打一打,也就熟练了,谁也不是天生下来,就会打仗的。”

陈凯之当然不相信,各国会因为如此,和胡人死心塌地的密谋,甚至联合起来,双方之间,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本质上,各国都在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若是让他们真正和胡人联合起来,合击大陈,陈凯之倒是绝不相信。

“陛下。”步撵停下,一个英武的少年郎一身队官服,腰间配着长刀,这贴身的新军军服裁剪的极合身,将他的挺拔的身材显露出来,他的脸依旧还不脱些许的稚气,可眼底深处,又带着不同寻常同龄人的稳健。

“陛下,最新传来的消息,三清关派出的斥候,在三清关以西五十里外,发现了大量的敌情,城寨连绵,数不胜数。”陈贽敬的看法,深得杨彪的认同。

“是啊,陛下是有大雄心之人,他所想的,实是前无古人之事,而我等,也算是蒙受了他的恩德,既如此,还是尽心竭力吧,老夫卖了这把老骨头,也需得将这五千万两银子的国债给卖出去,赵王殿下,你乃宗亲王,这宗室之中,也有不少皇家宗亲身价不菲吧,此战关系的何止是朝廷和陛下,和宗亲们,也有极大的关系,想必,这兜售国债之事,也需赵王殿下分担一些,尽力让宗亲们,踊跃购买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