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95章:朗朗上口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5章:朗朗上口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所有的生员有点猝不及防,没有料到,师祖招呼都不打,抬手便射击。

方继藩背着手,笑吟吟的道:“将来,你们让他们组织人马,一路西进,遭遇到了罗斯人,用什么武器,最好。”

“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陛下若是下了决心,这还是银子的事吗?”

弘治皇帝却是微笑。

方继藩道:“儿臣当时见这夺目的光华,便忍不住想要拜倒,再无他念,只想着,吾皇万岁,心里这般默念之后,陛下已将那突兀,一脚踹飞,陛下……实在是神鬼莫测,儿臣佩服。”

先进来的乃是王守仁,戴着墨镜,一声冕服。

突兀提着匕首,冷笑:“什么汉家天子,我突兀乃是成吉思汗的子孙,这大漠,乃是我们的草场,这里的牛羊,也是我们的畜牧,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们的,你们汉人,也敢染指,真是可笑!”

这么大的事,也容的他来胡闹?

咱干爷爷,就是睿智。

他已经一宿未睡了,听到外头,是汉人士兵的操练声,他整个人,松懈不下。

朱厚照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方继藩语重心长道:“做人哪,不能像为师这样耿直,偶尔,也要学会变通,再者说了,这确实是太子殿下的主意。这事……防的就是万一,若是没有人行刺,那么陛下肯定要追究。可若是当真有人行刺呢?到时,就是大功一件,你便是想说,你不是主谋,为师都要将这功劳推到你的身上,为师……的儿子,不太靠得住,想着将来老了,还是弟子们比较稳妥,好好干吧。”

方继藩顿了顿,道:“得跟礼部去说一说,这几处地方,要改一改,让这些狗东西离陛下远一点。”

他是个永远不知疲倦的机器,但凡是有什么能让他出风头的事,他总是求之不得。

卧槽……

刘瑾大喜,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但凡是干爷爷出马,那么,孙儿就一点都不操心了。奴婢这边,先着紧着考察那些心腹和佛朗机的俘虏,尽力也从中,择选出一批能用的来,先将骨架子打好。”

可偏偏……面对这方继藩,你还真一点脾气都没有。

尤其是弘治皇帝这样的人。

…………

他的眼睛,总是时不时的盯向王不仕,怎么看,怎么古怪。

弘治皇帝说罢,低头继续看报表。

弘治皇帝颔首:“怎么变了一个人似得,如此俗不可耐。”

弘治皇帝皱眉,他不喜欢这样的风气,却还是道:“既如此,那么,要让王不仕奢靡,何以,让他戴那么粗的链子,还有那个墨镜,朕看着,瘆得慌,总觉得是瞎子一般,还有……”

这是羞辱朕!

…………

王不仕没有说话,只朝他们点点头,又重新戴上墨镜。

“瞧见他的玉佩了吗?那么大一块,白璧无瑕,只怕价值不菲。”

卧槽………

不过一看眼镜,王不仕不禁道:“老爷我眼睛好的很,不需眼镜。”

他不禁一脸怒容,可是这怒容,被硕大的墨镜挡不住了,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这一刻,他浑身焕然一新,竟有了几分我是你二大爷的豪迈。

统计的数据不同,它能清晰的告诉弘治皇帝,大明新政区域的国力是否有所提升,又能给多少流民,安置多少的就业。

“太祖高皇帝的前事,确实让商贾们生出了疑虑,他们害怕显露自己的财富,担心有朝一日,自己的财富,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因而,他们虽然起初时,冒险挣了大笔的利润,可一旦财富到了一定阶段时,他们反而变得谨慎起来,他们开始效仿士绅们一样,想要将那巨大的财富,藏匿起来,这样下去,可就糟糕了。”

国富论他已经看了几遍。

方继藩微笑道:“陛下,正是,否则,极有可能发生滞胀,到时,只怕要万劫不复了。”

方继藩道:“他一直都在儿臣府上的奴仆。”

“少爷说的太对了。”邓健擦拭着眼睛:“少爷这是深谋远虑,一语中的,得让他们花银子,不然百姓们没法活了。”

弘治皇帝微笑:“你们西山,处处都是宝,以往……地方州府送上来的奏报,都是虚数,唯有欧阳志进来的奏报,却都是实数,且还琳琅满目,有时看的朕头疼,可是……这确实是有妙用,了不起啊。”

这就是虚数,反正天知道具体的数目多少,直接用百、千、万的单位,至于到底是几千,是几万,或者,只是单纯觉得,霸气一点,用个万字,可实际上,却不过几百,也是有的。

王文玉心头一震。

……………………

翰林院里,沸腾了。

只能在心里幻想一番。

王不仕显得很镇定,也同样笑吟吟的看着方继藩,看不出一点不舍得样子,这人还真是大方呀。

他急速上车,紧接着,那马车快马加鞭,将无数妇孺,抛在了自己的身后。留下了无数妇孺的哭啼。

其实……他一丁点都不担心,陛下对他的银子,有所猜忌。

弘治皇帝道:“去西山钱庄,取一笔内帑银来,取五百万……”

商贾们兴奋的热议着,他们是这个时代,最领先的一批人,是弄潮儿,因为他们接触的眼界最广,也最容易接受新鲜的事务。

可欧阳志这些人不同,他们针对层出不穷的问题,摸索出一个个方法,而后,这些新的方法,约定成俗,最后,变成了新政中的规则,随着商业活动的增加,商贾之间的纠纷日渐增多,那么,就需有一个专门调节纠纷的地方,就需要有新的法典。因为大量的人群,开始聚集,甚至有的作坊,竟是让数百人,住在一个年久失修的大宅邸里。

他哭了。

王细作从这总督的府邸出来时,他手里掂着金币的袋子,可就在此时,突然,钟声响了。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想要银子了,这才想起了为师,你们这几个师兄弟啊,没一个省油的灯。”

欧阳志面无表情。

刘管事无奈的点点头,忙不迭的告辞而去。

听到罢黜……

“陛下……”刘焱痛哭流涕:“陛下啊……臣这就让侄儿,立即收回退婚之书,这便让侄儿,将梁神医娶回家门,还请陛下恕罪,臣……希望陛下容臣等,一个亡羊补牢的机会……”

“迎娶梁女医,你们刘家,配吗?”

早有一群宦官冲了进来,架着刘焱和刘文华二人便走。

梁储决定……不谢了。

可今日,陛下格外的开恩,这是何其大的恩赐啊。

对了,还有这个青年人,也是举人,将来若是他能高中,凭着陛下对他和刘家的好印象,将来,平步青云,还不是信手捏来的事。

不说别的,刘家这几个在朝为官的,怕是将来的前程,都不可限量。

“到底是怎么了?”

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弘治皇帝摇摇头,随即道:“朕已给方卿家,定了谥号,又追封了其为郡王,此事,已是昭告天下,诸卿……怎么看?”

弘治皇帝道:“萧伴伴,你有话说?”

弘治皇帝面红耳赤,不是因为被朱厚照问倒,而是觉得,自己怎么生出这么个玩意。

狠狠的吸气……

一旁的小环,则手搭在太皇太后的脖上大动脉上,惊喜的道:“成了。”

可今日……她们亲眼看到了,用论文之中的知识,直接将一个已是失去了生命体征的人救活,哪怕是没有参与施救之人,在这一刻,也激动的颤抖起来。

一群御医显得尴尬,忙是垂着不敢作声。

梁如莹缳首:“正是,小女子受方……”

梁如莹显得不安,却还是欠身坐下。

另一边,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已急匆匆的到了大明宫了。

来的人,看到了朱厚照和方继藩,俱是一脸的惊诧。

为首的宦官,显是东厂的档头,神气活现,请了一个青年人下车,面带微笑。

刘文华从容镇定,面带微笑,远远看到,两个穿着蟒服的年轻人,说笑着什么,那是……太子殿下和传说中的齐国公吗?

刘健咳嗽一声,镇定自若的站出来:“诸公,陛下想来,是不会来此了,今日廷议,所议的事……”

这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

那刘焱,顿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刘文华身躯一震,忙是出班,他心里虽是激动,面色,却是从容。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朕见卿家,气度非凡,心甚爱之,来啊,念恩旨吧。”

弘治皇帝也已匆匆赶到了。

有御医上前,低声和把脉的御医低声议论。

弘治皇帝心里悲凉,本就是心烦意乱,心痛到了极点。

却还见这些女医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这……明显是一群来捣乱的。

所谓猝死,即心脏骤停,一旦病人脉搏停止,在十数秒之内,便会伴随身躯抽搐。

而一旦过了二三十秒,便连呼吸都会停止。

能救活?

何止是萧敬,便连张皇后和其他人御医都不禁瞠目结舌,个个目瞪口呆。

就在所有人都瞠目结舌,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

张皇后只瞥了一眼,呷了口茶,脸色平静,仪容和顺,她微微笑道:“本宫今日,倒是不想听《天仙配》了,就唱……《击鼓骂曹》吧。”

击鼓骂曹……

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萧敬蹑手蹑脚的进来,给弘治皇帝点了灯,弘治皇帝便将这章程轻轻一合,搁置到了一边。对萧敬道:“萧伴伴,张皇后那儿,好吗?”

萧敬道:“陛下,宫里还有女医呢!”

一个宦官匆匆进来,抬头,这宦官脸色煞白,梁如莹吓得心惊肉跳。

内廷女医院成立了。

在西山时,学堂里不准他们靠近,到时入了宫,从此之后,就更难相见了。

许多的车中,已是呜咽了一片,方继藩依旧不为所动的样子,心里却是感慨万千。

方继藩一愣,他随即,开始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

方继藩道:“有什么话,赶紧说,少来啰嗦。”

弘治皇帝此刻,看着厂卫送来的奏报,另一边,还搁着一本《球经》。

多少人因为如此,买了保育院队的足彩,结果……全砸了。

弘治皇帝从袖里,掏出了一沓厚厚的足彩,这都是足额投注,有几千两银子的投注。

弘治皇帝将足彩票子搁在御案上:“去,将这些票子,兑换了,银子直接缴入内库。”

弘治皇帝道:“但愿唐卿家,不要辜负朕的期望。”

在学习的差不多之后,便要开始进行实习了,当然,实习和理论学习,需集合着来,因而,往往是上午学习,下午前往西山医学院里,进行观摩。

方继藩的几个门生,也在队列之中。

走在朱厚照身后,乃是内阁大学士谢迁,谢迁心里感慨,不禁想,这齐国公,看来,还是有心肺的,他也有伤心的时候啊,可惜可叹,可惜可叹。

我们都老了。

他懵了。

他只瞄了纸卷一眼,没有看到真切,只晓得有人活了,当时就震惊了,顾不得继续看下去。

儒家官员,非常注重历史经验的。

他觉得李东阳是来添乱的。

于是乎,汉武帝大怒,李陵族灭。

“既如此……”

东配殿里,一下子,鸦雀无声。

殿中传来了此起彼伏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

刘健苦笑:“臣不知。”

群臣走又不是,不走又不是。

顿时,众臣哗然。

…………

百官们没什么可说的,乖乖的听着陛下训斥。

他顿了顿:“朕是一宿没有睡好啊,心里想着,太子和继藩殚精竭力,为我大明,立下了大功劳,这大功劳的背后,是他们的心血,朕有如此巨舰,何愁海波不平呢?可惜的是……鲁国公,却因此而战死,他如此忠烈,实是让朕觉得可惜。却也让继藩,失去了父亲。”

说到此处,张懋唏嘘感慨。

朱厚照还是觉得不放心,都是佛朗机人,这王细作……

对于任何黄金洲的讯息,急递铺都不敢等闲视之,立即命人安排了快马,送往京师。

“都准备妥当了,唯一美中不足,是……是……英国公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