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97章:怒发冲冠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7章:怒发冲冠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因为从头到尾,我都没有看到过什么异常的东西。再加上我的手说,也没有给我任何的提示。

被这样的有色眼光看着,我觉得心里都有点慌慌的,这丫头不会是知道了什么吧。

那个宫装小女子说完,“嘭”的一声关上了百宝箱,然后就没有动静了。

面对宫弦的柔情,我差点儿沉陷其中时,忽然想到了那团黑雾正飘在我们的上空呢,再继续下去可就被他看光光了。

我羞得连忙推了宫弦一把,再抬起头来时,连我自己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热量,肯定是我的脸已经红透透了。

“没事,就是此时我闲着无聊,所以想找你聊聊天而已。”

终于,我一个不小心趄趔了一下,仰头就往外倒去。

我只能硬挺着。盼望着天赶紧亮起来。无论如何白天总是比夜晚让人心安一些。

距离飞头蛮出来的时间还有将近两个小时,我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感觉睡意朦胧。

“张兰兰,你快想办法呀,再晚些时间大明就没气了。”大明的双脚刚才还是很有力的无章法的乱蹦,现在他的力度已经弱了许多,一定是小女孩的手掐进了他的脖子,没有了氧气的补充他坚持不了多久的。

“这个牛车从哪冒出来的奇怪?”我不解地透过车窗看向车外。

突然间我感觉到我的头发就像是被人轻轻的扯了一下的感觉,难道是张兰兰醒过来了?我心中一阵惊喜。连忙转过头去看了张兰兰一眼。

看到我们这样,老板站在原地阴沉的笑说:“既然知道我有一个鬼儿子,为什么还这么大胆!你是不是真的活腻了!”

此时我的肚子咕噜噜的叫起来。我饿及了。

我绷紧了身体,静静的等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盖着红色的盖头,除了比我低的东西之外,我什么都看不见。

他一边开车,时不时的转头看着我,他的每一个转头,都让我感觉一阵毛骨悚然,生怕他一个不注意,撞到了什么东西,我们两个人都要玩完。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兰兰匆匆的打断。

我身体一软,没有了力气支撑我的身体,身体委顿于床上。

就在我们这边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之后,那边王鑫的老婆也醒过来了,她跟我们说,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而王鑫也把那个故事讲给她听了。

“昨天晚上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没有?”我还是很担心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毕竟说小慧虽然说回到梳子里边了,但是不知道她晚上还会不会跑出来。

“兰兰,我们是不是中了别人的计了。”我最初想到的是我们是不是撞上类似于鬼打墙那样的情况。

张兰兰吧了口气,苦笑着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想不到我张兰兰也有被人下了套的时候。”

“梦梦,你的观察能力是越来越强了,不错,这里不是真正黄拓跋的家,也仅仅是看起来像而已。”

看着跟白日里的房屋一模一样的场景,可是当我走到秋千架上,想坐下时。才发现,我眼中的一切都是虚的。

悬浮在空中的白纸上面稀稀拉拉的出现了几个大字“让她写”。

寄人篱下的感觉啊。我默默的坐在后座位上,手机滑来滑去都没有什么人可以联系。比较好的唯一两个朋友,一个宫一谦有了自己的女朋友,一个张兰兰离得远。如果只听其声不看其人,那绝对是一种享受,虽然害怕,但是那黄莺般悦耳的声音竟然安抚了我的情绪。使我的心安静了许多。

我摇摇头,“说不上是什么样的感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会有一种不安的滋味。”

张兰兰的问话将我问住了,刚才只顾得难受了,竟然连这个这么重要的问题都给忘了。

没有灯的房间,只有余下的几个蜡烛。因为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风,而随意摆动。

我心想,怪不得呢,整个人都阴气深深的,原来是经常做这样的手术,但是想来也奇怪,为什么他们就一点都不觉得害怕呢?

就单单曾大庆的这个问题都让我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背后的冷汗一直狂流。什么话也不敢接,生怕被他看出什么破绽。特别是刚刚,我才在他的面前表现出那样奇怪的动作。

可是我低伏了大明的热心,他从我的话中听出了不对劲,非但没有听我的话离开这里,反而三步拼成二步的跑到了我的身旁,还扶着我的胳膊,焦急的询问我:“林梦,你怎么了,你不哪里不舒服。”

金龙撇撇嘴小声的说:“说好的美女客服呢,一个长成这样,一个又凶的跟老虎一样。”

我焦急的不行,刚刚听着宫弦说的话,感觉就是一副要找朱克麻烦的样子,虽然说朱克将我变成了现在这样,可是我没有办法将它直接就推入虎口。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不开心了?”

丹凤连连点头,对我们挥了挥手。旁边有一辆的士正好过来,丹凤也就上了车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小钰突然间从房间里大声的喊出一句:“喂林梦。这衣服是你要买还是我要买啊?怎么你让我给你挑,自己反而跑出去喝水了。”

宫弦与那明女子所在的位置,已经不复存在。我已经找不到它们的方位。

“这些,这些是宫一谦送过来的,说是要送给我补身子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些心虚,尤其是说出宫一谦这三个字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都要停止了。

我看到钟明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雪白雪白的,然后又转为暗黑,最后是猪肝色的黑紫。

很快的兰兰跟蓝先生就以双的睁开了双眼。我惊喜交集,正要询问他们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时,却在此时,从兰兰的身上掉出来了一个黑色的圆球,那个球腥臭无比。“哇”的一声,我立即就吐出一口酸水。

红黑相印,一时不相上下。

我疑惑地看了他们三个人几眼,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竟然是警校的学员。从他们身上一点也没有看到警察的威严。

张兰兰一边说话,一边迅速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那个酒杯的面前。神色复杂的将杯子里面的红酒全部倒掉,然后仔细的观察这个杯子。就像能从里面找到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还是请你们帮我治好我的夫人吧,不管怎样我还是最喜欢那个真实的她,那个曾经日日夜夜陪伴在我身旁的她。”华先生沉默了一会,突然间冒出了这句话。

我跟张兰兰两个人惬意地躺在了花园里的秋千上。一边观赏做花,一边荡着秋千。

忽然想到这里我乐起来,有听说过鬼是如何的想方设法的去克制道士,却没有鬼还能教人如何的去对付恶鬼的方法的吧。

刚才一直看戏般的看着我跟宫一谦交涉的张兰兰,也忍不住的站起身来指责宫一谦。

邻居大妈倒是挺贴心的,为我们做了一桌子乡村美味。

只是又正是因为如此,我说服他们今晚不要再返回磨盘山的理由却是那样的苍白。一点说服的力度也没有。

吃晚饭的时候,我随便的坐在欣欣旁边,没想到她说,“姐姐,这个位子是给我家宝贝坐的,你不能坐。”

我来到欣欣的卧室,里面没有人。窗帘被拉上,让房里的光线很昏暗。在书桌上我看见有一张供台,上面摆着王先生从店里买去的雕像。

陆雅为了创造她的这个身份,让我配合她演戏,真是下够了血本。

我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却是知道萝卜和人参同吃会滞气,尤其对我这种体虚滑过胎的人来说,这种东西最好不要碰,今晚这东西来的这么巧,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过?

瞬间我内心的感动的情绪都消失的差不多了,走到了外面一些,宫弦突然转回头,在手掌心中凝聚起了一团黑色的雾气,就要往那个小鬼魂的身上打过去。

到了外面,小鬼魂一直都安安分分的。也不知道是被宫弦刚刚吓得,还是因为什么原因。一句话也不说,就坐在张兰兰旁边的小凳子上,一点也没有刚刚盛气凌人骂张兰兰老巫婆的那种底气。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想起了如同噩梦一样的“叮咚”。那是淘宝的声音,也是我另一个噩梦开启的声音。

我站直了身体,往左右的山路看过去,此时连阿明跟小功的身影也看不见了,倒是隐隐约约的还是可以听到他们呼喊张兰兰跟大陈的声音。

以前所遇到的那些恶鬼,宫弦只是动动指头,或者是隔空就有带着我脱身,哪里像昨天晚上那个,他亲自现身与之恶心斗了大半宿,差点儿就敌而被对方灭了。试想如果这里还有能力超凡的恶鬼,怎么可能会选择受制于昨晚那个恶鬼身下。由此来判断,此处应该是没有更为厉害的恶鬼才对了。

其时不需要手镯的预警,这一次我也能够感觉得到那个恶灵离我已经近在咫尺了。因为这一回的恶灵是挟持着冷意而来,它离我越近则这股冷意越浓,到了此时我已经开始打哆嗦了。那种感觉就像是我被人强制塞进了冰箱的冰冻室的那种感觉。

上次看见我摸了她的雕像后,欣欣就不再让我去她房里了,把房门锁起来了。

中间一会儿是华先生的声音,一会儿是夫人的声音,一会儿又是小孩子的哭声。中间还夹杂着我听到的诡异的风铃声。

听到‘紫色的花’这几个字,我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竖起了耳朵准备从买家的那边得知更多关于花朵的信息。于是我“嗯嗯”两声,证明我有在听。

张开嘴舌头都要被冻掉,我没办法联系宫弦。不过这个项链所到之处,但是让我感觉到一些温暖。我也就索性将它解了下来,紧紧地握在手上。

象刚才那样,一接到张兰兰的消息就立即把此事告诉给车里的大明跟小功的事情,我已经在后悔及想办法补救,虽然此时我还是一点儿也没有想得出来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补救。

如果张兰兰的愿意就是想要告诉我,她搭的并不是顺风车,而是被人要挟而离开的,会是这样的意思吗?我陷入了苦苦的寻思之中。

被这一差评弄得我的心情更不好了。于是我放弃了本来想去逛街的念头,打道回家去了。还好今天宫弦又没有回家,近期他总是神神秘秘的,不像以前只要我在家里,他都是在我回家的时间出现在家里。

她不断的逼近我,我害怕的不行。手紧紧的抓着浴袍,可是仍然还是感觉不到一丝的安全感。水漫过我的脚踝,很快的就没过了我的膝盖。冰冷的如同冰窖里面的寒水一样的触感让我直哆嗦,恐惧填满了我的心脏。

我叹气,这个女鬼这又是何必呢。自己有一个完整的魂魄,不好好珍惜,还非要擦边球的去做这种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事情,真的是让然想不通。“那么这样又有什么意义呢?”

“要不我还是把衣服换回去吧?”我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怯怯的问道。

宫一谦也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到了,连忙一个急刹车就把车给停了下来。

宫一谦摸摸鼻头,神色也带着几分紧张。视线时不时的往后备箱的方向瞄过去,然后他说:“我感觉后备箱里面一直有东西在动。”

幸亏没有在宫一谦的面前打开这个箱子,吓死我了。

我当时就直接坐回了原地,怏怏的撇开了脑袋,装作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心里暗暗想到:“曾大庆啊曾大庆,不是我不想帮你,是你身后的女鬼太可怕了。”

程凤捂着脸背过身去,在她的后脑勺上面竟然还另外突出来两个眼珠子。我跟程凤的距离挨得不是特别的近。可远远的也就能感受到这股浓烈的杀气……

但是当我发过去还没多久,就直接收到了张兰兰回复的信息:你好自为之。”

我连忙走到刚刚看评价的地方,想着那儿也许能够有信号呢。可是当我站在原地的时候,看到的事实却让我差点要崩溃了。就算是我已经来到了刚刚查看信息的那个位置,手机却依然是没有信号。

我只好又放轻了口气,尽可能温柔的说:“宫弦,你就让我去见见黑雾吧,你也知道这一路上若是没有张兰兰的相护,我早就死了不下百次了。”

我关掉手机,觉得这次乘坐的电梯时间过得竟然异常的慢。讲道理,一个十八楼的楼层,可是我刚刚的观察,这个楼道里面并没有十八楼。而是两个数一层楼。比如说二楼,四楼,六楼。

有衣服掉色呀,不是全棉的啦,买回的电器通电不工作什么的,还是就是买的物品怀疑不是正品什么的,却都没有人遇到象我这样出现在恶灵恶鬼附身其中的差评。

为了打发时光,我把宫弦藏书阁里的一本百种恶灵谱带来了上班的办公室里,无事时我就翻翻书,给人一副很是阳光向上,喜欢看书的印象。

“大明,你还坚持要救她吗?”我调头看向了大明,也不知道他与这个小女孩有什么渊源。小女孩一眼就看上了他,而他也一直对这个小女孩心存眷念。一直不忍心伤害她。

宫弦却直接捏了捏我的脸蛋,小声的在我耳边对我说:“就你是个没眼光的。”

我对曽小溪安慰的笑了一下,然后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面前的两个女鬼那儿。

姐姐皱了皱眉头说:“凭什么说我们是依靠着曽小溪的样子,我们这明明就是自己长出来的。”

我想要安慰她,但是张兰兰直接拉住了我,对我缓缓的摇摇头。

这话说出口以后,我自己都让自己楞上了好一会。我的声音也变得十分缥缈,远的捉摸不到。

晕过去之前,我的手中死死地握住宫弦戴在我手中的戒指。如果宫弦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个戒指灼热的温度足以让我醒过来。

本来跟宫弦待在地下室,就已经十分令我瘆得慌,现在又听见张兰兰说这种话,只觉得整个后背都是一阵发凉。

我常常在安静下来的时候想到他们。说到底,宫一谦跟陈媚他们两人都是被我拖累了。

我连忙将我梦中看到的事情告诉了张兰兰,此时的我已经俨然忘记了张兰兰是个道士。说完了那些情况,然后我又担忧地抓住了张兰兰的手。

虽然梦中凶险万分。但是宫弦他既然有能力托梦。应该是吉多凶少的。只是你梦中的情况。他是在修炼还是在对抗什么?我倒真不知道了。”

我对老板说:“我身上阴气这么重的原因,是因为我结过冥婚,而且来你店里面吃饭前,我才刚把肚子里怀着的鬼胎给打掉。”

整个脸都绷得紧紧的,看得出来许之前,一定受了很大的惊吓,而且,表情又十分的痛苦,因为这是刚死没多久,所以面皮还比较鲜活。

张兰兰轻声的问,声音带着无限的颤抖,一句话都没法一次性说完整:“为什么要带我们来看这个?”

张兰兰可真是心大,开始就应该直接让她坐我的位置,然后让她体验一下我的这种感受。那样子来一下,张兰兰估计也就睡不了那么熟了。

对方总算是答应了我的请求。对我说他十分钟以内就能到。还没等我回话,他就挂断了电话。

我点了一杯白咖啡。看着舞池里的小黄他们正在扭动做各自的高难度动作。

想想都不可能这样说的,无奈之下我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朝着卫生站的方向走去。

陆雅看见宫一谦这样,便知道宫一谦宁可去买醉,也不愿和他多呆一分钟;宁可来这里和这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鬼混,也不愿意碰她一下。她的心感觉很疼,很疼。“走!”管家连忙追了上去。

随着这些雾状的气体从我的体内越溢出得越多,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就越发的疲惫不堪。而也正是在此时,我无意中抬头,顺着从我身体内飘出来的雾状的东西飘过去的方向看过去时,这里我看到在我的左前方,正有一个长着大獠牙的怪物正在吸食着我体内飘出去的这些雾状的东西。

虽然我不知道我的判断对不对,可是这一切都太对得上号了。想到此,我连忙闭上了眼睛,心里拼命的想着过往那些让我觉得幸福开心的事情。

这样想着想着,我刚才觉得身上疲备的感觉到就慢慢的消失了。而且我的耳中还听到了那个怪物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咦,怎么不是怨气的味道了。”

差评就这样没了,我和张兰兰离开了襄阳。她热情的邀请我去湘西玩,我拒绝了。家里还有一大堆事呢。不过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和微信,方便以后联系。

继母吓了一跳,没有生气而是心虚的转过头说:“今天有人来提亲了,是宫家的。”

想到此,我探身从车厢里捡起张兰兰刚才想递给我又掉落于车厢里的符纸。一咬牙把我的手指咬出了血滴在我的手镯上。当我的血滴上了手镯上时,手镯瞬间就散发出了红色的光芒。看着我心中大喜。

我抬头看了一眼宫弦,见他额头上的汗珠越多了,心知我得速战速决,否则宫弦的压力越大。

“还不能过去。”张兰兰对我摇了摇头,道:“我们来时,我就怀疑过棺木里的人不是那个木屋的主人徐浩,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棺木里的人真的不是他。而是借此来招魂的怨魂鬼煞。”

看着她尖利到发黑的指甲,我心中就是一阵的毛骨悚然。这要是被毁容还是小事,尸气吸入我的身体,那可就难办了。

关键是这个人还刚好好死不死的把手搭在了张兰兰的肩膀上。

“怎么就没出息啦,这叫勤俭持家。”张兰兰朝我翻了个白眼,语气格外傲娇,我轻轻摇了摇头很是无语,但这就是我们的相处模式,这么多日子下来,现在想想竟然就成了好朋友,都有点不可思议。

回到了市区,见到了久违的繁华,我感触万分,这是又回到了人间的感觉啊。

我本来是想就此睡过去的,实在是太累了,无奈肚子也抗议同,于是只好下床去吃饭。紧接着就是一阵嘈杂,张兰兰摘下耳机,念叨着:“坏了,估计是窃,听,被人发现了。或者是那个瘪犊子把衣服给脱了。无所谓,反正也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而我看着宫弦,却没有发现女鬼的踪影。心中一慌,该不会女鬼真的就被宫弦给杀了吧?想到这里,我凑近宫弦的身边:“女鬼呢?”

宫弦点燃了香薰,没有用他的那根蜡烛。

我轻轻地把烛台放在棺材盖上,打开了打火机,将蜡烛点燃。不过这种微弱的光线倒影出的光晕下,宫弦的脸竟然愈发的青紫,甚至还隐隐透着些黑。

正当这个时候,突然间,我周围的光影都开始忽闪忽闪的。我心中一紧,该不会是有人来了吧。我不敢抬头,只能轻轻的想要把棺材的盖子给合上。

看到站在外面的人是宫弦,我这才松了一口气,紧张兮兮的问道:“他们人呢?走了吧。”

“蓝先生,您别那么客气,无论怎么说,这也是我们家卖出的宝贝,宝贝出现的问题,那么我们为顾客做善后也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