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华只钟情卿 第98章:洞察秋毫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44

    连载(字)

78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华只钟情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8章:洞察秋毫

年华只钟情卿 北有楠风 78444 2019-09-02

“按朕的旨意?朕确实是下旨让他继位,可他是怎么做的?他是逼宫,他是夺位,朕绝不会将皇位传给一个逼宫夺位的人,朕今天就要在世人面前,拆穿他的真面目。”他要的是一个听话的继承者,一个能执行他命令的继承者。而不是一个架空他,不把他当回事的继承者。

“封公子,我要回去接圣旨,不得不走。”顾千城很囧,将封似锦的手指掰开,可封似锦却不死心,紧紧握住顾千城的手指,像铁钳似的,顾千城怎么也甩不开。

积雪太厚,他们要是直接踩在雪地上,必然会留下很深的印记,而停了雪也没有东西可以遮住他们的痕迹,如果不仔细的话,西胡人很快就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你们……让开!”暗卫拿出随时佩戴的炸药包,将其丢入老虎群中。

“你和凤小将军是怎么计划的?支灵川这段路不宜动武,不然引起真正的雪绷,大家都讨不到好。”顾千城与秦寂言,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雪地里。

比如说,和顾千城相谈甚欢的紫衣公子,就是裴大学士的嫡长子,至今还未定亲,他明年也要下场科考,虽没有封似锦的名头响亮,可中举对他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

“秦寂言,你终于来了。”顾千城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他,眼眶泛红,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炸药包技术含量不高,杀伤力也不是多明显,在战场能造成的影响力很小。要知道,当初明朝的火统和火药的制造水平也是很高,可最后还不是……

千城和楚世子的婚约,解除已成定局,顾国公就算是千城的父亲,也无法力挽狂澜。同样,顾千雪只能给秦云楚做妾,也是铁板定钉的事,除非皇上下旨,不然千雪这辈子就只有当小妾的命。

顾国公拿走的是压箱的现银,和好变卖的黄金。留给顾千城的,全是一堆不好变卖的古董、布料、首饰,甚至还有家具。

小小的字秀美雅致,说不出来的赏心悦目,一看就知道是多年苦练而成,不过主人并没有欣赏的意思,待到墨迹干了,便随意一叠将其装入信封。

暗卫的反应和顾千城差不多,他们也是第一次见秦寂言用云梯,一时间尽是看呆了:他们跟在殿下身边这么多年,居然不知殿下这么厉害了,殿下藏得太深了。

封家要有那么好算计,就不会屹立大秦这么多年都不倒,封老爷子也不会得皇帝如此礼遇了。

大家族的男子,看上哪个女人领回家就是,一个姨娘的名份还给不起吗?至于偷偷摸摸惹出事来吗?

秦寂言不等皇上开口,就道:“皇爷爷,我先退下了。”

粗使婆子在前面带路,顾千城很快来到小池塘,小池塘旁围满了人,粗使婆子远远就喊道:“都让开,让开,大小姐来了,快让开……”

没有人回答,顾千城又问了一遍,围观的丫鬟却没有一个人吭声,有几个看情况不对,直接跑掉了。

封似锦面上笑着道谢,心里却暗骂秦殿下阴险,简直是越来越阴险了!

顾姑娘,你让唐万斤用拳头砸山,真的不会太彪悍吗?

这段时间,虽然被北齐将士一坑再坑,可凤家军也不是吃素的,凤家军早就接受过训练,他们比北齐士兵了解,在炸场上要如何躲避炸药的冲击,凤家军因炸药而死的人并不多,只是受伤罢了。

他们今天,可不是来抓假画头子的……

“是。”小太监不懂秦寂言这话的意思,可秦寂言身边得用的大太监却明白,立刻上前应是,并把一头雾水的小太监带出去。

言倾抿着唇,一副不愿意说话的样子,御林军统领几次想要开口,可看到言倾冷峻严肃的样子,到嘴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直到两人走到宫门口,御林军统领才硬着头皮道:“言将军,一个月内揖拿刺客,你可有把握?”

言倾已接过缰绳,翻身上马,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言倾不是不怕痛,只是打小就入军营的他,早已习惯大小伤不断的生活,这点痛言倾真得不放在眼里。

秦寂言无示封大人的请求,斩钉截铁的道:“这个谥号,是朕定的。”所以,任何人不得更改。

这些人他们不认识。

当当当……北齐人继续砍铁链,又是数十下,虎口流血,铁链也只是开了一道小口。

什么?

对此,顾承意和顾三婶一点也不怪顾三叔自主做张,母子二人十分赞同顾三叔的行为,“我们一家的命都是千城救的,没有千城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别说一百万两,就是要我的命,我也给。”

有她在,至少他们不会被龙凤双城的阵法困住,也不会被龙凤双城的阵法迷惑。

废城一如既往的死气沉沉,没有一丝生气,并没有因有外人到来而焕发生机。

顾家一行人义愤填膺的指责,可偏偏拿不出证据,女尼一筹莫展,连连赔不是,却只能干瞪眼。

更加坚定要把这些人一网打尽,赶尽杀绝。

“对对对,我们跑,我们跑。朝廷是不会放过我们的,跑不掉就杀了丫的,皇帝了不起吗?皇帝我们照样敢杀。”

“不可能。极少有人能在朕的威压下,还能保持冷静,不露破绽。”连景炎与封似锦都做不到,更不用提旁人。

当然,围观的人更多的是赞秦王殿下铁面无私,办案公证,没有让罪犯逍遥法外,还了死者一个公道。

一路快马加鞭,不断换马,终于在跑死三匹马后,赶到江南。可此时,离顾千城被绑,已经是十一天了。

秦寂言斜靠在椅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封似锦黯然消瘦的背影,手指轻敲扶手,唇角微扬,无声一笑。

她以前破案时,曾碰到几起长期施虐案。有些姑娘被人拐卖后,被一些心里有问题的人人关了七八年,甚至十几年不见天日,每日面临非人的折磨。

这湖里的水有多脏,就算顾千城没有看到也知晓。子车会选择喝湖水,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再说,她也不需要做什么,只是再往里走一米,打开另一道石门罢了。

可是……

善后?

想了半天,顾千城发现还是树上最安全,而她之前呆的那棵树上,还有一条腰带在,她要回去的话,把腰带绑在身上,那就不容易掉下来了。

她要杀了风遥!

重重的一咬唇,闻到了嘴里的血腥味,顾千城才回过神,带着无法宣泄的愤怒与杀意,再次回到被烧成废墟的别院。

皇上对秦寂言宠幸有加,却迟迟未立储君,也没有给秦寂言实权,秦寂言在朝中的势力,甚至比不上未成年的五皇子。

“怎么了?”秦寂言压下将人抱在怀里的冲动,却无法压下,伸手为顾千城拭泪的冲动。

“我理解,也请殿下你理解一下我的处境。”顾千城想了想,又后退三步。

今天前,一直满口拒绝的子羊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看着老管家,片刻后才艰难的道:“我们可以和长生门合作。”他好不容易才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事业,他真的不想再成为他人的手下。

倪月是什么人?

“倪月,别惹朕,你该知道,朕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你隐瞒能培养药人的消息,朕就已经很不高兴了。”要不是龙宝还需要倪月,他早就将倪月千刀万剐了。

“啪……”另一个扶手也被秦寂言捏睡了,走到一半的倪月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而是轻轻一笑,继续往前走。

“文章不是,顾姑娘虽然提出了要点,可并不擅长写文章。而且,依属下查到的消息来看,顾姑娘之前并不知这是科考试题。是与江南那一块人的谈田产买卖时,无意中漏了几句,然后对方发现顾姑娘的天赋,特意套了顾姑娘的话。顾姑娘应该是科举结束后,才知晓自己被人利用了。”锦衣卫首领这话,可谓是彻底洗白了顾千城。

“他……在京城不是很好吗?”顾千城想到平西郡王妃来提亲的事,心中紧紧一痛。

呜呜呜……一定是她太宠秦寂言了,这才让秦寂言兴起打她屁股的念头。

“这话说得对,要不是老大我们今天都没法活着回来。”

“我们两个都太矮了,我帮不了你了。”顾千城放下手,一脸无奈的道。

秦殿下的回答是:“本王的手要忙着杀人,抽不出空来,只得委屈千城了。”

“你家公子?”尾音轻轻往上调,带着一丝疑惑,似有所困扰一般,让人很想将所知全部倾倒而出,就为了给他解惑……

和顾千城说承欢的事,想必她不会觉得为难。

“也就你喜欢。”秦寂言对酸甜的东西,敬谢不敏。

她虽然从老皇帝手上,讨了一个婚事自主的口信,可婚事自主并不表示,她可以终生不嫁,顶多就是后宫的女人,算计不到她头上罢了。

“北齐人勇猛擅战,名不虚传。”秦王殿下看罢,真心赞道。

凤家用兵如神,爱兵如子,并非虚言。

“处罚?看在你救过我一次的份上,这次饶过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顾千城并没有直接问武毅的来意,如果武毅只是为了寻一条生路,那么有她这句话,武毅可以走了。